第2084章 我不服气

    秦风回了霍宅,秦长生和秦铁蛋也回了自己的住处,留下霍天启陪年舒颜。他嘴上说不稀罕,其实心里还是蛮兴奋的,年舒颜身上那股军人的英气是他最为迷恋的,第一次见到年舒颜他就被这种气质所吸引。女人身上有了英气,格局就比一般女人大,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吸引力,能够秒杀不少男人。

    秦风也喜欢英气勃发的女人,这一点他们表兄弟口味出奇的一致。第一眼看到李红时,秦风也是被身穿警服英姿飒爽的李红所吸引,只是后期接触过程中发现两家的家教完全不同,李红小市民的母亲让秦风十分的反感。而余昔恰恰那时候出现,出于感恩心理,秦风义不容辞选择了余昔。所以年舒颜出现的时机实在是不太好,如果她早点出现,不用她主动发起进攻,秦风自己可能都主动出击了。

    年舒颜在酒店简单洗漱一番,发现秦风这小子溜了,霍天启倒赖在房间里不走,知道这家伙是故意躲着自己,心情十分失落,白了霍天启一眼,蹩眉问道:“我六哥呢?”

    “哦,他回去加班了,让我陪你出去逛逛。你看是去酒吧坐坐呢,还是陪你去江边吹吹风?”霍天启取悦道,这个花花公子阅女无数,但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反而腼腆起来。

    年舒颜对霍天启完全没兴趣,这不是她欣赏的款型,没好气地说道:“加班,鬼才信呢。你回去吧,我累了,想早点休息了。”

    “现在还早呀,才九点多,你这么早睡得着吗?走吧,我今晚组个局,叫一群朋友出来陪你嗨皮。南华新开了一家慢摇吧,叫朗廷云端,氛围特别好,人进去喝点酒,什么烦恼忧愁都忘了。”霍天启厚着脸皮邀请道。

    年舒颜完全没兴趣,这种喧闹的场合她也不喜欢,拒绝道:“我这把年纪还去那种地方吗,让人笑话。好了,你请回吧,我累了。”

    霍天启搞了个下不来台,很没有面子,年舒颜完全对他不感兴趣啊,真的是很伤自尊。他眼珠一转灵机一动,笑嘻嘻说道:“秦风临走的时候说了,我们先找好地方,他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就过来找我们。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南华,这么早休息了太浪费时间,今晚如果不出去玩一会以后就没机会了。”

    “六哥还要过来?”年舒颜一喜,心中一动,马上改口道:“那行吧,你先出去在大堂等我,我换一身衣服就下来。”

    霍天启心里更不是个滋味,想泡年舒颜还得打着秦风的旗号,这他娘的算哪门子事啊,到底是给自己找老婆,还是给表弟找情人,连他自己都有点蒙圈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年舒颜对他提不起兴趣来呀。

    从楼上下来,霍天启闷闷不乐坐在大堂里抽烟,摸出手机拨打秦风的手机,电话接通后问道:“你在哪呢?”

    “我刚回来,准备看会书休息了,老七还好吧,照顾好她,别让她感觉受了冷遇。”秦风嘱咐道。

    霍天启没好气地骂道:“我去你的,你倒会做人,让我在这里热脸贴上冷屁股,年舒颜这丫头根本就不鸟我,叫都叫不出去。还是你面子大,我打着你的旗号说出去玩她才同意的。你出来,别睡了,今晚陪着你的老七妹好好追忆往昔。”

    “什么个情况?”秦风很郁闷,这个点还要把自己揪出去,这不没事找事吗。

    霍天启道:“你自己给她打电话解释吧,我算是没招了。秦风,我现在真的很妒忌你,凭啥这么多好姑娘都惦记你呢,我泡个妞费老大劲,又花钱又送礼的,为什么你什么都不管,反而有这么多妞生扑你,是你长得比我帅,还是比我有钱啊。我不服气!”

    秦风哑然失笑,这个黑锅背得可真冤枉,自己做错什么了,连表哥都开始羡慕嫉妒恨了,他们只看到这一面,却看不到感情债的拖累。

    “这你可怪不了我,谁让你给别人留下花花公子的印象,没人相信你会痴情专一,所以你跟别人玩玩,别人也就跟你只是玩玩而已。偶尔你想认真,也没人敢相信。”秦风苦笑道。

    霍天启无比郁闷,不服地说道:“我一个光棍汉,花心怎么了,大部分人不都是逢场作戏吗,有几个当真的。行了,你快点来吧,你这位祖宗我伺候不了,你自己带着她去玩去,我去找我的姑娘去。”

    正说着,换了一身衣服,焕然一新光彩照人的年舒颜从楼上下来,背着双手看着霍天启笑笑,说道:“好了,我们走吧。”

    看到年舒颜霍天启就改变了主意,真是舍不得走呀,赶忙挂了电话,很没出息地说道:“走吧,既然你不喜欢喧闹,那我带你去江边,坐游船欣赏夜景,顺便吃点烤豆腐什么的,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霍天启开车载着年舒颜去了江边游玩,度过了一个十分窝心的夜晚。年舒颜时不时就要问一问秦风什么时候来,霍天启每次都敷衍快了快了,可到了十二点秦风也没出现,年舒颜自知上当,兴致全无,丢下霍天启一个人打车回了酒店休息。

    秦风这一晚睡得很踏实,早晨醒来精神抖擞,吃完早点开着自己的车前往第一看守所,亲自提审杨树林和他儿子杨晓明。虽说这个案子太大,暂时不深入调查了,但也只是暂时的,等公安部的领导一到,还是要继续调查的。人命关天,一个人死了不可能没个说法,别说赵家不答应,秦风本人也不干。

    到了看守所,秦风让看守先将杨晓明带进审讯室,自己单独审讯杨晓明这个败家子。

    杨晓明穿着号服,戴着手铐和脚镣进来了,进门看到坐在审讯桌旁的人是秦风,马上失声喊道:“秦局长,赵阳真不是我杀的,我是被人给陷害的,你可得给我做主呀。”

    “你喊什么喊,先老实坐好,认真回答我的每一个问题。”秦风冷色说道,对这个杨晓明他实在没有好感,就算赵阳不是他杀的,就他父子俩犯的那些事,枪毙他十次都不冤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