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是墨景深,英俊的另人发指的那张脸

    季暖干脆拿出手机要报警,眼角的余光却忽然看见在酒店门前停下的一辆黑色加长商务车里,走出来的两道身影,按在手机上的手指瞬间顿住。

    待看清了那两个身影时,季暖的神色有异。

    是墨景深和安书言!

    前几天墨景深的确在电话里对她说过,他今天晚上会参加一场晚宴。

    他怎么会和安书言一起出现在这里?

    所以,他们参加的,是同一场晚宴?

    远远的就看见他们两人同时下车,安书言今天穿着漂亮得体,是一件白色的抹胸礼服裙,走进酒店正门时,紧跟在墨景深身旁的安书言忽然抬起手,挽住了他的手臂。

    季暖的脑海里瞬间有着本能的反映,那就是墨景深一定会推开她。

    但墨景深没有推开。

    季暖心口瞬间被狠狠的一撞,手停留在车窗上,久久未动。

    另一侧的车窗忽然被敲了两下,门被打开,盛易寒看着她,低问:“确定不进去?”

    季暖转过眼,眼里有些情绪一闪而过,却是很好的掩饰住了。

    想问他带她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又觉得以他的为人,给她的答案也不一定会是真的。

    还不如她自己去看。

    “关门!我换衣服!”她没好气的斥道。

    盛易寒嘴边露出不易察觉的冷淡笑色,车门再度被关上,似乎是为了让她放心,这一次,他将电子车匙留在了车里,给她自己换完后自己开门出来的机会。

    这是笃定她不会再跑了么?

    季暖暗暗磨着牙,伸手将车后座上的那个袋子拿了过来,打开来看,里面是装着礼服的高档包装盒,她没什么耐心的直接拆开。

    十分钟后,季暖下了车。

    “你以为我还是十几岁的小姑娘么?居然是粉色的礼服,下摆还是各种羽毛的点缀,真怀疑你是不是刻意要带我来这种地方出丑的。”她脸色不太好的吐槽了一句。

    盛易寒看她一眼,冷淡的眼里有惊艳一闪而过,虽说以前的季暖经常和她父亲出席各大晚宴,可不得不承认,季暖的美是很低调柔和的那一种美,没有攻击力和杀伤力,却只要稍一打扮,属于她的这份浑然天成里,是比美艳的杀伤力更加吸引男人的一种魅力。

    “你也才二十岁,怎么就穿不得粉色?”盛易寒从车边走开,语气依旧淡淡的没温度,却在季暖脸色不太好的又向酒店那边看了一眼时,又仿佛不经意的对她说了句:“很美,谁在这种地方出丑,你也不会出丑,毕竟胜在颜值。”

    “……”

    盛易寒这男人,就连说好听的话时,都是那么的让人讨厌。

    季暖不看他,好在群摆的长度刚刚过脚下,能将她脚下的平底鞋遮住,车后座下面还有一个袋子里有一双新的高跟鞋,但她没有穿,也实在没那个心情穿。

    “鞋子没换?”他注意到她的身高没变,问道。

    “不是说我胜在颜值吗?”季暖冷冷的反呛。

    盛易寒没再说话,只是又看了眼她的裙摆。

    她身高一米六几,身形窈窕,浓纤合度标准又完美,这样的礼服穿在身上,长度适中,也确实不需要像其他女人那样为了显得高挑纤细而特意穿一双十几厘米的恨天高来撑场面。

    他转身走向酒店,季暖也跟着过去。

    她边走边抬起手简单的用一根皮筋将散在肩前背后的长发挽起来,在头顶弄成一个稍有蓬松感的发鬏,然后就这么清汤挂面的向里走。

    进了酒店的正门之前,盛易寒注意到她这简单又对这种晚宴的场合不失礼仪的打扮,意味深长的说了句:“真没想到,季家的大小姐,居然有一天能这么粗糙。”

    粗糙?

    季暖要笑不笑的看着里面各个打扮光鲜的人。

    换是谁经历过那十年颠沛流离的苦日子,都精致不起来,难不成她现在还能专门打电话叫个造型师过来给她弄个造型才进去?

    换做是以前的季暖,也许还真的会这么做。

    她没解释,进去之后更也没打算跟盛易寒走的太近。

    王庭酒店是海城最大的七星级酒店,华贵的宴厅里已经来了不少人,衣香鬓影不在少数,有名望的政客商者三五成群而立,执酒敬杯,热闹的让季暖深深怀疑,这么大的排场,究竟是一场什么类型的晚宴?

    直到季暖发现宴厅里有许多操着美式英语口音的宾客,隐约从那些人的英文对话中听出,他们是美国Shine集团的高管和企业重要参与者,而今晚,是Shine集团正式与墨氏集团签约跨国合作案的日子。

    最近墨景深的确在忙这件事,季暖听了一会儿就因为盛易寒眼神向她投了过来,而不得不跟他向里面走。

    有几个人正在交谈,声音落在她的耳里——

    “Shine集团始于海城,十几年前将总部迁至美国后,没想到第一个与国内企业的跨国合作,居然是跟墨氏集团……这算来算去都是自己家的,果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听说今晚墨董也会来现场?墨董有许多年都没回过海城了吧?美国的公司总部需要他坐镇,这些年也实在是够辛苦。”

    “可不是,听说墨总半年多前结婚时,墨董都没能抽出时间回国参加婚礼,连儿媳妇的面都没见着,这次忽然回来,倒也确实是突然啊……”

    季暖心里蹿上一种难以言喻的不安。

    墨董?

    墨景深的父亲墨绍则?

    仍然在向里走,忽然,她眼角的余光发现了那道颀长挺拔的熟悉身影……

    季暖转头便直视着那个方向,那个人,那张脸。

    是墨景深,英俊的另人发指的那张脸。

    他从另一侧走向宴厅中央,光和逆影消失,身形容貌寸寸清晰。

    清冽冷峻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唇色偏浅,如上帝鬼斧神工创造出的五官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冷淡的唇勾着极寡淡的看不出情绪的弧度。

    黑色的西裤包裹着他修长笔直的两条腿,没有一丝不该有的凌乱,同样黑色系的手工衬衫,价值不菲。

    他一出现,不需开腔,便顷刻间惹人注目。

    英俊而冷漠,寡淡而从容,以及,无人可比拟的高高在上。

    安书言挽着他的手臂出现在众人面前,气质得天独厚的女人在他的身旁看起来相得益彰,更转头贴近墨景深的耳边低语了一句,墨景深眉目淡淡,看不出情绪,并没有给予回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