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季暖真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季梦然大怒。

    封凌眼色冷淡,如她所愿,重复了一句:“季家的二小姐与狗,不得靠近墨太太十米之内!”

    “你好大的狗胆!”季梦然没想到她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气到甩起手中的包就要砸到她身上。

    结果眼前的短发女人身手利落的骤然挡住她的手腕,再又猛地向后一折,季梦然的手腕差点被折断,疼的叫出声来。

    “啊——”

    为免这里发出的声音打扰到正在工作室里面开会的季暖,封凌在季梦然疼到满脸发白的时候收了手,同时将人狠狠的推开两米之远。

    “滚。”封凌干脆利落的赶人。

    季梦然才刚来就吃到这么厉害的闭门羹,气到浑身发颤。

    这个女人是墨景深给季暖身边安排的保镖?

    不过就是那次在墨家发生了一件小事,墨景深现在居然连她靠近季暖都不允许了!

    呵,季暖究竟是多珍稀的宝贝?用得着他这么用心的去护着?

    还不就是个仗着海城第一名媛姿色的狐狸精而己!

    “既然你认得我,就该知道我们季家人在海城是怎样有头有脸的人物,居然还敢对我下手这么重!不管你究竟是谁派来的人,信不信我去告你!”季梦然揉着刚刚差点被折断的手腕,手腕上的皮肤都有些发红了,她对着那个短发的女人怒目而视:“还从来没有哪个保镖敢这样对我!”

    封凌仿佛没听见,依旧站在那里,保持冷漠无视。

    季梦然不信她这个邪,再又向前走,结果还没走近,封凌冰冷的眼神就骤然又扫向她,那一眼直接落在季梦然发红的手腕上,仿佛她要再敢靠近一步,就真的会给她折断。

    季梦然脸上没有软下来的表情,心里却本能的一抖,脚步顿住,犹豫了一下,眼神向着工作室的玻璃门里远远的望了一眼。

    封凌面无表情的微微侧过身,挡住她的视线,连向里打量的机会都不给她。

    季梦然气归气,到底还是留了个防心,没有直接去硬碰硬,气的扭头直接向外走。

    自从那次被季暖打了耳光后,季梦然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打怵,一直没再跟季暖碰过面。

    之前想借着安书言从美国来海城的这个机会在旁边扇个风点个火,最后却仍然没讨到什么好处。

    她倒要看看,季暖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真的有什么高人在她身边指点?

    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

    “暖老大,市政厅国土办的领导现在都已经到西民广场去考察了!”小八跑进季暖的办公室来报告。

    季暖看了眼时间,站起身拿起车钥匙:“走,去看看。”

    小八手里拿着早已经备好的材料,跟着季暖出了工作室。

    就在季暖的车从停车场驶离出百米之远的距离时,后面一辆计程车跟在后面,季梦然坐在车里,对着司机说:“跟上,一直跟着她们,保持距离别被发现。”

    接着季梦然就发现季暖好像很奇怪,平时季暖也没有什么需要去的社交场所,她这车并不是回御园的方向,更也不是去墨氏集团,难道是要回她现在的新住处?

    现在的季暖防心太重,而且已经撕破了脸,季梦然不能太明目张胆的接近,只能这样悄悄的跟着,伺机而动。

    前方的车里,封凌开车,同时仿佛不经意的向后视镜看了几眼。

    车速忽然间被加快,小八坐在副驾驶位将手里材料递给坐在后面的季暖:“老大,这是一会儿要给国土办领导看的审批材料,你看一下,我都很认真的梳理检查过了,应该都没问题。”

    季暖接过,低头认真的翻看,仿佛对车后的情况一概不知。

    封凌的车技很好,在前方的路口以着很巧妙的方式将车拐进旁边的路口,再又迅速穿行而过,虽然开的很稳,但毕竟忽然飙到太高的速度,坐的前面的小八不明就理的问:“怎么忽然开的这么快啊!”

    封凌没说话,冰冷的眼依旧只是冷淡的扫了一眼后视镜里的情况。

    季暖也始终不动声色的看着手中的资料,一声没吭,连问都没有问一句。

    季梦然发现他们的车加快了速度,心想难不成已经被发现了?是季暖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怕被别人看见?

    该不会季暖是要去见什么人?会不会是连墨景深都不知道的人?

    季梦然又给司机扔过去两百快钱,命令:“追上去!”

    司机接了钱,不停的狠踩油门,但一辆计程车的速度再怎么样也比不上季暖的奔驰,一直被甩在后面,又一直在疯狂的努力的追。

    季暖的车在路过西民广场时也没有停下,小八在车里叫道:“哎呀,到了到了!怎么还不停车呀?”

    封凌无视小八的呱噪,面无表情的继续加速。

    季暖看完手里的材料后,才抬起头来,很淡的说了一句:“继续开,多转几圈。”

    封凌一听,眼神顿时亮了起来,依言继续开,这回选择的是偏僻的小路。

    车在路上大概绕了一个多小时,本来离开工作室时就已经是下午四点多,现在五点半的傍晚,海城周边被拆迁了许久的废城区里灰尘漫天,每一条小路的视线都暗的过份。

    季梦然越来越觉得季暖一定是有不可好告人的事,不然不可能把车开到像是要起飞似的,更是催促一路猛追。

    直到废城区附近,忽然,季暖的那辆车驶进前面的拐角,车再追上去的时候,居然一点影都看不到了!

    “哪儿去了?”司机一脸疑惑,前边有两个路口,根本分不清那辆车究竟是去了哪边。

    “这里面都是被拆迁后的碎墙瓦片,越往里走路越小,那辆车再怎么灵活也不可能走的太远。”季梦然说着:“我进里面去看看,你把车停在这里等我。”

    下车后,季梦然觉得季暖真的是太奇怪了,跑到这种地方来干什么?

    天渐渐暗了下来,这里方越来越黑,正是适合做见不得人的事的地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