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脖子处还留有可疑的红色吻痕……

    “我刚才那是随便一说……”

    “随便一说?就可以把话说的这么绝对?”墨景深看着他,语气淡薄如霜:“你希望有一个女人像你一样靠在我身上,拥有支配我的心情和我身体的权利,我也会尽所能满足她的一切,你希望有这么一个人?”

    他又凉凉道:“或者,我也可以给她安排一个像御园一样的地方,我们晨昏暮醒,共进三餐,生活在一起,更像跟你一样,在沙发上,在床上,在地毯上,在浴室里,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亲密无间,你依然会说你不介意?想吃个醋都要犹豫?”

    这男人是故意用刀子来刮她的心脏的吗?

    季暖从昨晚受到照片,到刚才看见戒指,她不断的告诉自己不生气,不介意,没关系。

    可原来一个人的占有欲真的可以这么强大,强大到他只是打个比方,只是一个假设,都像磨钝的刀子在缓慢的挫着她的骨头,尖锐的疼能仿佛瞬间蔓延进她的四肢百骸。

    “季暖,你可以很大度的接受这些吗?”

    季暖:“……”

    死要面子活受罪说的是不是她自己?

    季暖忽然像泄了气似的,直接将头依靠在男人的肩窝里,小声的说:“我不愿意,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去他的理智,去他的自尊。

    自己的老公自己藏着,谁想抢她都不可能让出这位置!

    她抬起手就用力去抱紧他的脖子,将脸埋在他颈间,呼吸着他身上清冽中搀了些消毒水的味道,更是在他怀里依偎的很紧,嗓音闷闷的在他颈间说:“你要是敢对别的女人也这么好,我会想不开的!墨景深我告诉你,我跟你之间,只有百年之后的死别,绝对不会有生离!”

    墨景深忽然擒着她的下颚俯首便狠狠吻上她的唇,在她唇瓣上反复吮过的同时,又在她舌尖一咬,她颤了下,听见男人在她唇上低哑道:“记住你刚才的话。”

    “哪、哪句?”

    “最后一句。”

    ------

    季暖都分不清自己究竟什么时候开始和墨景深吻做了一团,如果不是他的伤不能大动,又如果不是因为她现在刚刚怀孕,估计这男人真的要把她按在医院的病床上做出些什么事来。

    但即使是这样,男人还是在尽量不扯到伤口的同时欺身覆盖上她的身体,季暖本来想说这里是病房,随时会有人进来,男人的吻却霸道而坚决,精准的吻住她的唇。

    最开始以为只是亲一下,结果一发不可收拾……

    直到病号服的扣子被解开了数颗,直到男人的吻落在她白皙的脖颈间,她才因为这别样的刺激而猛地浑身一个激灵,被冲动打散的冷静逐渐回吻。

    “唔,别……”

    男人完全无视她的抗拒,他低低的道:“别动。”

    “这是病房,而且我还怀……”

    男人没说话,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唇上和脸颊上。

    “景深……你还有伤……唔……”

    有伤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怀着孕,前三个月的确是不能碰,季暖才刚刚经历过一场奔波,现在必须好好调养身体,一点都马虎不得,也经不起更多的折腾。

    男人压的她很紧,禁锢着她的自由,吻过她的锁骨吻过她的肩。

    要不是他有伤,季暖早就用力推开他了,现在也只能小心的挣扎几一下。

    特别是病房外不时的会偶尔有脚步声走过,每一次有这声音靠近季暖都会紧张的浑身僵直,可她越是这样,男人身体的摩擦就越厉害,这么久没有更加深入真节的拥抱彼此,她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上对他的渴望其实并不亚于他……

    更何况他的吻不停的辗转过她的脖颈锁骨耳际所有让她的冷静自制力渐渐崩溃的敏感点。

    墨景深显然也是还是有几分理智在,他在克制着想要继续的动作,但毕竟他对她身体各处的敏感点都极为熟悉,加之两个人真的有一段时间没在一起,季暖还是很快的起了反映。

    她被他的手和吻撩拨的呜咽了一声,骤然将脸埋进他颈间,有些难以抑制的喘.息藏在他的颈窝里,哑声央求:“景深……”

    “不想我?嗯?”男人亲吻着她的脸颊,唇贴在她的唇瓣上,低低的哑声道:“这滋味,还真是够折磨。”

    男人的手指已经快将她的住院服剥的差不多了,情潮越汹涌,他理智恢复的越快,薄唇贴在她耳畔,低声哄着:“晚上乖乖睡在我这里,别再让我特意打电话叫你过来,碰不得吃不得,总也要让我抱得到看得到。”

    季暖被男人撩拨的脸颊滚热,贴在他颈窝里慢慢的点了点头:“嗯……”

    ……

    一整个晚上的时间,两人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准确的说,是季暖被墨景深压在床上度过的,虽说他有伤也不方便做太多,但只是这样的拥抱和亲吻就足够。

    以前季暖都不知道原来只是单纯的亲吻也可以保持很久,比如亲一次就至少吻上半个小时不放开,甚至还不会觉得单调。

    季暖并没觉得自己睡多久,可是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病房里已经有了些光线,透过窗帘映射了进来,在白色的被子上落下夺目的光线。

    “醒了?”男人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季暖扭过头去,看到靠坐在床头的墨景深更合上笔记本,他上半身的住院服只松松的穿着,脖子处还留有可疑的红色吻痕,在男人最近稍有些苍白的皮肤上特别的惹眼。

    季暖当然知道那是出自谁的手笔,昨晚在这张病床上虽然没做什么,但是被撩拨了那么久,她自己都没忍住的去吻他亲他啃他咬他,她扫了一眼后就赶紧移开了视线。

    “害羞什么?”她这点小动作自然的被男人捕捉到,他低笑一声。

    “医生等下过来再给你换药的时候,看见了怎么办?”季暖小声嘀咕:“本来我住在你病房里就已经够明目张胆的了,现在要是被人看见,咳咳,多不好意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