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堂堂墨景深,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季暖脚下只是滑了一下,幸好没有崴到脚踝,她猛地抬起眼就看见墨景深那张阴魂不散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她忙要后退,男人手臂却是牢牢扣住她的腰肢,轻而易举的将她按回怀里。

    瞥见她脸色有些发白,墨景深眉宇一结:“崴到脚了?”

    季暖抿着唇先是不语,见挣脱不开才说:“不是……”

    话还没说完,男人已经果断的伸手将她直接打横抱起,脚下忽然悬空的一瞬间季暖惊的差点低呼出声,转过眼震惊的看着忽然就这么将她抱起来的男人。

    她就是因为快到生理期了身体不舒服所以脸色才有点不好而己,根本就不是崴了脚,他抱她干什么?

    墨景深向后瞥了眼紧闭的包厢门,季暖见他这眼神,分明就是不需要她说一句或者解释一句,他就已然知道里面的人是谁,直接就这么抱着她转身走开。

    “墨景深你放我下去!”季暖肚子不舒服,但这一层四周都是包厢也就算了,但下楼的话楼下可都是正在这里吃饭的人,人还很多,她可不想就这么被他一跑抱着走出去:“我的脚没事!你放我下去!”

    “聊了什么?脸色这么差?”男人没抱她直接走楼梯,而是去了另一侧的电梯,进了电梯后也没打算将她放下,只瞥了眼她的确看起来平安无事的脚踝,接着又看向她的脸。

    “没聊什么,不过就是个我爸的旧识而己。”季暖又在他怀里挣了下,这层是二楼,到一楼只花了几秒的时间,门开的一瞬看见外面有人,她下意识的忙将脸直接埋到了他肩上,免得被人认出来。

    男人却是淡然无波的直接将她抱出去,却因为女人将脸埋在他肩上的动作而唇线微弯,侧首近在她耳边道:“害羞什么?只是两个餐厅的服务生。”

    从电梯这里可以直接走到门口,不需要经过楼下吃饭的人群,仅仅有两个服务生在这里,但又显然是不敢朝他们的方向看的太久,早就转身避开了。

    季暖慢慢的在他肩上抬起眼,向旁边向四周看了看,见的确是没什么人,才用力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虎着脸说:“放我下去!”

    墨景深见她的脚刚才是真的没崴伤,又见她挣扎的厉害,免得她一直挣扎再一不小心摔下去,这才将她放下。

    双脚刚一落地,季暖就像是触电了一样的迅速向旁边与他隔开了两步,又向外迅速走了两三步,到了餐厅的门外,才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墨景深没解释,只淡道:“路过。”

    这里是城西区,他一个大忙人怎么可能有事没事的就路过这地方?

    季暖不打算跟他多说话,正准备去停车场,结果刚走到停车场就看见在自己的车旁边停了一辆黑色的同款保时捷。

    她脚步一顿,看了看自己的白色保时捷,再又看了看停在旁边的除了颜色是黑色之外,其他都与她的车一模一样的黑色保时捷。

    就在她想着这车跟她的车放在这里,看起来简直就像是情侣款的时候,旁边的黑色保时捷前车灯忽然亮了一下。

    她眼皮一跳,猛地转过眼,看见那辆车的电子车匙正在墨景深的手里。

    季暖:“……”

    男人面不改色的走过来,在她的车边走过,又因为她僵站在车前而不咸不淡的看她一眼:“发什么呆,过来,给你看个东西。”

    季暖仍然杵在原地,直到看见男人将那辆黑色保时捷的车门打开。

    “这车……你的?”季暖问。

    墨景深没回答,只看了她一眼,答案分明就是显而易见。

    季暖的嘴角抽了抽,看了看自己的白色保时捷,又看了看他的同款黑色保时捷。

    所以上一次他问她喜欢什么车,她没有说之后,他就买了跟她一模一样的?

    价值几千万的限量版古斯特扔进海里,转眼买了台二百多万的保时捷跟她凑情侣款?

    有那么一瞬间季暖感觉自己好像不认识墨景深了似的。

    堂堂墨景深,他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谁要跟他凑情侣款啊?有问过她的意愿吗?

    还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停在她的车旁边?

    男人打开车门后,在车里拿了份文件,无视季暖那双眼睛灼灼的像是因为他的车而十分窝火的表情,直接将文件递到了她手里。

    “这什么?”季暖莫名奇妙的接过文件,低头翻看了眼。

    居然是政F和京市那边安排的一个商业峰会,邀请了海城Shine集团和MN集团同去,还有因为这次体育馆的项目而针对两家公司进行的会议,但是都要去京市举行。

    季暖把文件从头到尾翻了一遍,然后一脸惊悚的抬起眼看向颇为淡定的男人:“让我跟你一起去京市出差?”

    男人关了车门,看她一眼:“有问题?”

    季暖盯着他:“这问题可大了,你们Shine集团跟京市那边的商政界都有合作,但是MN集团毕竟一直是在伦敦,这才迁回国内没多久,我跟京市那边没有任何联系,一个合作项目都没有,只因为这次建造全国最大的体育馆的项目,那你代表两家公司去京市就可以,我明明没有这个去京市的资格,这到底谁把我的名额给加进去的?”

    根本不需要有人来回答她,她也知道始作俑者是谁!

    京市那种地方,可以跟各个领导还有商界大人物见面开会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能有这个本事将她的名额也安插进去的人,在这国内也没几个。

    墨景深被她瞪了眼,反倒是淡淡的笑了:“让你去京市多见见人,这对你在国内商界的地位能起到不错的升华效果,怎么?不识好人心?”

    这次去京市出差开会起码要半个月,这才短短没多久的时间季暖身边除了Vinse还冒出个保镖严格,再一转眼间还能跑出个相亲对像,尤其是季暖说打算以后带着新婚老公来一起把他当成再造父母来行礼的那句话,让墨景深觉得去京市出差的这半个月有必要把季暖一并带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