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5章:南有风铃,北有衡木(128)

    不过就是一杯白酒而己,这杯子不大也不小,差不多有二两左右。

    但是才不过一分多钟的时间她就有些眼晕,眼前模糊发花,胃里灼热的温度好像一瞬间就蹿到脑子里。

    她又看了眼桌上那些吃的和酒,感觉自己再在他这里呆下去,估计最后吃亏的只有自己,厉南衡根本就不上当,别说是套话了,在这种情况下想灌倒他简直比登天还难。

    封凌一时间也没有耐心再去跟他斗智斗勇,抬起手放在满是白酒味道的嘴边说:“我是第一次喝白酒,不太适应,胃里不舒服,你吃着吧,我先回去了。”

    说着就要离开。

    厉南衡似笑非笑的挑起冷峻的眉看她一眼,眉眼邃然幽深,在封凌转身已经走开两步的刹那,抬手直接去拦她。

    封凌却在男人的手臂伸过来的一刹那,向后迅速闪退一步,转眼看他,见他眼底笑意冷凉,分明没打算就这么轻易让她离开,她暗骂自己大晚上的没事跑来羊入虎口,在男人直接就要擒住她手臂的一瞬间,瞬间用他教过自己的近身搏斗的方式避开他的手,再又抬手去挡。

    不过就是两三招的功夫,封凌的所有招数都被一一化解,男人轻而易举的扣住她的肩,在她正要挥开的一瞬间用力按住,反手一推便将她直接按在一旁的柜门上。

    背后重重的撞上柜门,虽然重,但并没有多大的痛感,封凌猛地抬起眼,看向忽然压迫而来的男人,忙又要出手,却是手脚刚一抬起的瞬间,便赫然听见男人冷笑道:“用我教你的东西来跟我斗,你是在基地新人考核里成绩优异的久了,真以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了是不是?”

    男人眸色冷漠,一手按在她的肩上,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她没法再动,甚至仿佛全身上下所有位置都在他的掌控中,她有任何一个动作,他都能轻易预知得到,并且她再动一下,肩颈之间的位置他的力度就会加重一分,最后疼的只是她自己。

    封凌靠在柜门上,没再出手,只闷声说:“老大,我好心好意来找你吃饭喝酒,应该不至于把事情演变到这种地步。”

    厉南衡转了视线,看着桌上那几道菜:“菜色安排的的确很精心,酒也不错,只喝一杯就想走,我看起来像是这么好敷衍?”

    封凌胃里烧的难受,逐渐没了耐心,自己的这点身手是他教的又怎么样?真的在训练场上打起来,又不是没有缠斗过几个回合,自己现在就是理亏,不愿意跟他打而己。

    “放手。”她语气里也没有耐心。

    男人眸光清冷的看度看向她,手仍然扣在她的肩上不放,但却又保持着一臂的距离,就像是站在笼子外面的人在看里面被关禁起来的小兔子在做无用的挣扎。

    “老大,我敬你是老大,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可是奉为方向标,我更自认为自己对基地诚恳忠实,绝无二心,所以关于诚实的这件事,我绝对是问心无愧。”她看着他,非常认真:“包括现在,我来这里也的确是为了跟老大你缓和一下关系,但如果你非要逼的这么紧,我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男人冷瞥着她,白色的工字背心将他完美的体魄勾勒的性.感又让女人无法抵抗,偏偏脸色却是矜贵冷漠,嗓音浅浅淡淡,不高不低:“我逼你什么了?”

    或许并不是在逼她。

    只是越心虚的人在某些事情上就想的越复杂,越容易陷入某种死结和惶恐罢了。

    所以,问题只是出在她自己身上。

    封凌静默了一瞬,忽然之间出手就在男人胸前狠狠一拍,再又反手以手肘隔开他的身体,俯下身就要从他的臂下纂出去。

    厉南衡眉梢微挑,看了眼居然还敢出手的封凌,眉都没皱一下,完全不需要出招,直接一把拽住她脖子后边的领口,直接将人拽了回来,封凌踉跄了一下,背后再又重重的靠在柜门上的一刹那,男人俯下身便直接靠近,更在她忙侧开头就要避开时,一手扣着她的腰身没给她再乱动的机会,另一手以手指托起她的下巴,冷淡的黑眸就这样打量她因为酒意而微微有些潮红的脸颊。

    封凌因为他这样的动作而不敢置信的抬眼,目光一对上男人的视线,心口狠狠的一震,骤然扬声提醒:“厉南衡!”

    少年的声音带着几分怒意和羞恼,却被他顷刻间就挑起了下巴而不得不微微仰起头,她皱眉:“才一杯酒而己,老大你这就喝多了吗?”

    厉南衡的眸色比窗外的黑夜还要黑的深邃,看着她,又看着她仰起下巴时漂亮的颈线弧度,眸色深暗的几乎寻不到底,只是指尖在她下巴处手感细滑的皮肤上轻轻摩挲,使得她顷刻间就浑身紧绷了起来。

    “你叫我什么?”男人嗓音低低的,不知是因为酒意还是什么什么,带着几分让人难解的暗哑。

    封凌想要别开头,却因为男人指间的力度而没法顺利别开,她的手紧紧贴在柜门上,再又倏地五指收紧,紧握成拳。

    “老大。”她收回自己刚才有些凶狠的表情,声音也放低了几分:“我只是来给你拿几瓶酒而己,别开玩笑了,我知道我打不过你,能不能让我回去喝点热水?我胃里真的不舒服。”

    少年刚才还是一副怒从中来的一副愤怒的小兽的表情,转眼就又收敛了几分,显然是不想硬碰硬。

    厉南衡眸子沉静的看着她:“酒刚喝了一杯就走,多扫兴?”

    封凌勉强扯动了一下唇角:“我的酒量那么差,喝多了在你这里万一吐出来,那才更扫兴,这酒就当是我替韩教官孝敬老大您的了……”

    男人不冷不热的哼笑一声,忽然就放开了禁锢在她肩上的手。

    封凌一得自由,忙侧过身想要走开,临走之前不忘记得自己是为了来缓和关系的,又说了一句“谢谢老大”,直接就要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