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1章:南有风铃,北有衡木(574)

    因为下个月即将开始的金融大会,所以这个月封凌不得不将很多事情都转移到华盛顿来进行。

    包括许多商务合作项目的重心也要移到这边来。

    之所以在封氏这么忙,是因为当初封氏内部遗留下来的许多问题至今还有几样没有解决。

    比如曾经她父亲封元成还活着的时候,因为膝下没有儿子,封明珠又不成什么大器,所以花了多年的时间培养了一个名叫封鸣一的年轻人出来,据说这个封鸣一小时候家镜很一般,凭着自己的能力闯荡出来,后来巧合遇见了封元成,就在他的手下一直跟着做事,一步一步,花了近十年的时间从一个公司打杂的走到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后来这个封鸣一认了封元成做干爹,封家上上下下都以为这个人以后肯定会拿下封氏的半壁江山。

    然而封元成虽然认了这个干儿子,也培养了这个人才出来,但他并没有彻底打算将自己名下的一切转到一个外人手里,哪怕这个人现在也已经姓封,但毕竟这也仅仅是他给封家留的后路,如果最后万不得己才会选择的方式。

    那时候他其实多少还是希望封明珠能成大器,但最后也还是失望了。

    封鸣一很会察言观色,在封氏多年来的根基已经盘稳,在逐渐发现封元成只是将他当成备胎替补时,心有不甘,逐渐起了异心,封元成察觉,也就直接将他发落到旗下的子公司去管事情,这样放在外面三四年,这家子公司现在已经被封鸣一从公司里剥离出来,成为他自己名下的公司,不再与封氏有关系,并且这家子公司越做越大,现在这家公司的总部就在华盛顿,名叫t机构,是一家与金融外链相关的金融机构,跟第五大道那边的许多家大型金融公司都有所来往。

    封元成当初也是见封鸣一很有经商头脑,最后这家公司也算是默认了让他自己剥离了出去,只求以后相安无事就好,也算是在外面有个半生不熟的干儿子。

    但封元成也知道封鸣一始终不甘心,封家的这块即将到了嘴边的肥肉居然最后还是脱了后。

    而封家二小姐归来的消息,才是让封鸣一最不爽的原因。

    封家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怎么会忽然又跑出来一个二小姐

    本来是想看着封家在这个二小姐的手里逐渐败落,自己好去收拾战局,结果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叫封凌的女人,居然还真的有点手段,再加上她身边有个很专业的秦舒可在,封家就算不至于蒸蒸日上,但起码也能维持往日辉煌的原状,不高也不低的维持着一切,还算是平稳,这才刚刚接手就这么平稳,要是让这个封凌继续这样安安生生的走下去,估计以后真的做出什么成绩来,他才是真的彻底要丢了这块肥肉。

    得知这次金融大会,封凌会来参加,封鸣一查过她的资料和她到这边后可能会去联系的各方金融商,冷笑着拿起电话,阴凉的声音直接传了过去“通知t相关的所有金融外链合作方,从现在开始谁都不许接封氏的单子,并且如果发现与封氏有关的客户,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抢过来,花多少钱都无所谓,总之不要让她在这次金融大会里站住脚,不能拿到一分钱,对,我要断了封氏的路,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扔下这句话,封鸣一直接毫不犹豫挂了电话。

    秦舒可刚跟着封凌到了华盛顿,听到有关于t机构那边放出来的消息后,脸色难看极了。

    t这是直接明摆着要在这次金融大会上对封家赶尽杀绝的意思,要在封凌的翅膀还没有完全长硬之前先断了她一臂的意思,而且一点都没有藏着,目的都这么明目张胆的。

    “当初封董就不应该对那个干儿子太仁义。”秦舒可将事跟封凌说了之后,径自坐在旁边吐槽

    封凌倒是没说什么,她对那个封鸣一的事情也不太了解,只是刚回来接手封氏之后,在调查人事变动和各家公司之间的事情时才知道一些,但当时还忙于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也没太考虑过这个人的存在对公司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现在看来,她父亲当年还真的是做了回放虎归山的事。

    那么急着逼她回封家,在最后一口气时也要想方设法的找能帮她决定的人,给她选了回封家的这条路。

    其实真正担心的,就是万一封家一日无主,两个年纪大的老人斗不过封鸣一,怕封家最后真的一无所有家破人亡吧。

    “这个人,是要对封氏赶尽杀绝”封凌问。

    秦舒可迟疑的片刻“他的确有这样的目的,但我看他不一定有这种能力,t机构虽然在华盛顿有几年了,但至今还只是一家机构,连正式的公司都算不上,就算他在这里的人际关系处的再怎么好,可封家还是能压他一头,只要我们别虚,他也不一定能斗得过我们。”

    封凌在得知这件事的时候,整个人的状态都显得很平静。

    和秦舒可商讨了一些计划之后,封凌安静的站在通透的落地窗前,站在高耸的楼层向下看去。

    高挑的身材在玻璃上也有着高挑的倒影,她拿着手机,目光平静。

    华盛顿的天气很好,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她身上,可封凌却感觉脊背有些发凉,因为那个t机构的人不仅放话出来要阻断封凌的路,更要将所有在这边即将与封氏展开合作的合作方也一并阻断。

    这么嚣张,无非就是因为他认为封凌只是一个在外面遗失多年的小姑娘,刚刚回来就担此重任,根本没什么本事,最后下不来台的话,也最多就是个在董事会面前委屈哭泣的小姑娘,绝对不会有什么通天的能耐。

    下午,秦舒可在外面又打来了一通电话“现在的情况是这样,这批联合搞金融的各方人士,似乎对你并没有任何针对的意思,而且他们好像还挺欣赏你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华盛顿这边的名气是怎么来的,不过他们对你似乎都没有什么偏见,但因为t这边搞的事情,他们现在属于哪边都不向着,纯粹观望的状态,比我们预想中的状况要好很多。”

    求月票么么,最近小孩子的流感症状太严重了,青青每天半夜起来照顾宝宝,感觉自己快废了tt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