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奇怪男子

    “蓝小布呢?”第二天一大早,到了教室后,苏岑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蓝小布。

    往日在她眼里,蓝小布其实和别的同学没有什么区别。自从昨天她去寻找了蓝小布回来后,就多了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她甚至觉得自己似乎和蓝小布是夫妻一般,尽管这种感觉实在太过荒谬。

    若说她仅仅是感觉荒谬也就算了,而昨晚一晚上她的梦里都是蓝小布。她看见自己和蓝小布在一个不算太大的城市之中相依为命,她看见自己得了一种可怕的病,蓝小布疯狂的出去做手术,没日没夜,赚取为她治疗的费用……

    她看见才三十多岁的蓝小布为了她累的和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一般,也许她的病还没有好,蓝小布已经累死在了手术台上。她终于无法承受下去,她挣扎着起来,然后冲出了防护城……

    防护城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她和蓝小布要躲在防护城里面?防护的又是什么?

    苏岑在睡梦中挣扎,她无法明白。

    尽管刚刚入秋还有些凉,苏岑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却一身冷汗,后半夜她再也无法入睡。她和蓝小布往日根本就没有半点交集,昨天的事情,换成别的同学,她这个班长一样会去安慰一下啊。只是这个梦境太过可怕,可怕的就和真实的一摸一样。

    所以今天到了班上后,她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蓝小布,尽管她也不知道寻找蓝小布做什么。

    班上来的早一些的同学都是惊讶的看着苏岑,苏岑一早上就来寻找蓝小布做什么?

    门口传来辅导员的话,“蓝小布退学了,我正要询问是怎么回事呢?”

    蓝小布退学了?全班的同学都有些惊愕,现在医学院多不好上啊,好不容易考进来了,而且蓝小布的成绩还很好,为什么要退学?不会因为昨天薛东箭对蓝小布的羞辱吧?如果这样的话,蓝小布是不是太过脆弱了点?

    苏岑怔住了,好一会才说道,“就算是要退学,也要一些时间办手续啊,他人呢?”

    辅导员也是揉了揉额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就给我发了一个讯息,告诉我退学了,然后也没有要求办任何手续,等我再打电话给他,他的电话早已关机。”

    “蓝小布家是哪里的啊?”苏岑不甘心的问道。

    “他家你就不用去了,估计他也不会回去。蓝嵩集团你知道吧……”

    辅导员不用说下去,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蓝小布的来历。时间退回十年,华夏的巨无霸集团公司,那就是蓝嵩集团。

    可惜的是,如此巨无霸的一个公司,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祸起萧墙,近百年的大企业,在短短两年时间化为乌有,除了有心的几个人远逃海外,其余的人除了失踪,就是将牢底坐穿。活着的几个,怕也不是被债逼疯了。

    真没有想到蓝小布竟然曾经是蓝嵩集团的少公子,蓝嵩集团的少公子还能的好好的?

    不管蓝小布是不是蓝嵩集团掌权者的后人,在蓝嵩集团,只要姓蓝,就可以称之为少公子。

    ……

    蓝小布早已离开海阳,他正坐在开往汀江的列车上。

    汀江是蓝小布的老家,他和母亲在这里生存了七年。直到他考上海阳医科大学少年班后,母亲离开了汀江,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他甚至多次想过,如果当年他不考上少年班,母亲就不会离开汀江。可惜,他重生在了十八岁,而不是十四岁。

    这次他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目标,带走飞碟后就不会再回到汀江,所以他在离开之前,想要回去带走一捧故土。也许将来有一天他会在浩瀚太空之中等候着死亡,那个时候,至少他还有一捧故土陪伴着。

    去了汀江后,蓝小布接下来准备停留的地方就是壶州。

    壶州,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城市,成市到现在也不过二十年时间。这是一个因为旅游业而兴起的城市,短短二十年时间,人口就突破了四百万。

    蓝小布选择壶州,主要是因为壶州靠近昆仑山,除了空气污染较弱之外,还能便宜他行事。

    壶州因为靠近昆仑,一年后这里的天地元气比别的地方更浓郁一些。这导致了一年后,壶州房价直线上升,想要在这里购买一套房,比起沿海城市还要贵。

    从海阳到壶州需要十二个小时,蓝小布坐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自己破旧的笔记本电脑,疯狂在网上下载各种武道功法。

    这些武道功法肯定有真有假,无论如何,先下下来再说。

    短短时间,蓝小布就下载了包括易筋经、纯阳无极功、十六段锦等二十多种内气呼吸功法。至于各类拳脚功法,更是在下载列队中排成了一大列。哪怕是花钱下载,他也是毫不犹豫的充值进去。

    对面一阵剧烈的咳嗽让沉浸在搜寻各类功法中的蓝小布抬起了头,坐在他对面的是一名中年男子,正捂着嘴低头咳嗽。

    蓝小布叹了口气,眉头微皱,如今呼吸引起的肺病实在是太多了。现在学医之所以如此吃香,实在是因为天空被污染的太可怕。无穷无尽的尘埃和雾霭,地球上再也找不到一片可以畅快呼吸的空间。

    见蓝小布看着自己微微有些皱眉,那中年男子连忙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是老毛病了,咳,咳……”

    蓝小布笑了笑,“没事。”

    这种由尘埃污染造成的支气管炎和尘肺疾病,蓝小布自己琢磨出来了一种按摩手法,最多只要七次,再配合几味药就可以根治对方的病,不过蓝小布并没有后说什么。对方不可能相信他,他也不可能让对方跟着他七天时间。

    中年男子又是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拿出一个口罩戴起来。尽管戴了口罩,这中年人时不时的还是咳嗽几声。

    之前蓝小布一心搜寻着网上的各类功法,倒是没有在意这中年男子。此刻蓝小布任凭电脑在下载,自己闭目养神的时候,对方再咳嗽蓝小布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很快,蓝小布就确定这人在假咳。

    上一世他手中看过的病人不知道有多少,什么症状没有见到过?因为呼吸造成咳嗽的病更是见过太多。这种刻意让自己时不时咳嗽几声的,他自然听的出来。

    好好的一个人为何要装咳嗽?蓝小布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这个中年男子,一丝淡淡的戾气被蓝小布感受到。

    前世蓝小布见过太多杀戮和暴戾,他自信自己没有看错,这中年男子来头不一般,而且肯定杀过人。他刚刚想到这里,这中年男子突兀的开口问道,“你是学生吧?”

    蓝小布笑了笑,“刚刚毕业,准备去滨安找工作。”

    蓝小布准备去的地方是壶州,为了去弄昆仑山中的飞碟,他本来就不打算让人知道他的去处,眼前这家伙无缘无故假装咳嗽,蓝小布更是不愿意和这人多话。

    “哪个学校毕业的啊?”中年男子继续问着。

    “津城理工的……”蓝小布说完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叫商炜,津城理工大学物理电子专业毕业。”

    蓝小布感觉如果自己不说清楚的话,对方肯定还是会再问,这是一种直觉和经验,他索性将自己的底子说的清清楚楚。

    商炜就是上一世找到飞碟,并且带着飞碟离开地球,最后又引来外来强者让地球陷入灾难的源头。面对这个看起来有些戾气的家伙冒充商炜,蓝小布内心没有半点歉意。

    只是蓝小布说完后,就有些愣神了。商炜是物理电子专业,自己是医学专业的,万一打开那个飞碟需要物理电子知识,自己就算是找到了也是白搭啊。

    想到这个,蓝小布心里一惊,无论那飞碟是不是需要物理电子专业的知识,他必须要趁着这段时间学习。

    中年男子赞道,“这个专业好,很不错。我这里有一个东西,估计需要物理专业的知识才能研究透,我拿来也没有什么用处。相逢就是缘,就送给你吧。”

    说话间,中年男子已经拿出了一个古朴的木盒递给蓝小布。

    什么意思?萍水相逢还有这种操作?蓝小布还在疑惑间,中年男子已经将木盒塞到了蓝小布手中,然后闭起眼睛说道,“我眯一会,咳咳……”

    (第一更请求推荐票支持!老五在这里感谢众多新老书友朋友给新书的打赏。没有收藏的道友,请加上书架收藏一下!朋友们晚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