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无路可走的选择(给盟主鹰缘帝加更)

    邢伊耿回家后,心情不是很好。如小嫚的那种情况,他不是第一次遇见,可他除了截肢之外竟然没有更好的手段,这对他这个骨科一身来说,就是一种悲哀和讽刺。他已经在努力提升自己的医术了,可医道浩瀚,他越学就越觉得自己懂的少。

    第二天再次回到医院,邢伊耿直接前往小嫚的病房,他很清楚,小嫚的这种情况越拖越不利,现在截肢估计只需要截肢到膝盖。如果再拖下去,很有可能整个大腿都会报废掉。

    邢伊耿一到医院就看见小嫚正在办理出院手续,他急切的拦了上去,“舒姐,你怎么为小嫚办理出院了?小嫚的腿不能再拖下去了啊。”

    舒姐叹了口气,“邢医生,你可以不帮小嫚截肢吗?”

    邢伊耿的表情一滞,他现在的水平,不帮小嫚截肢根本就做不到。可是他做不到,别人也做不到啊。

    “谢谢你,邢医生,小嫚不能截肢。”舒姐眼圈有些发黑,她一夜未睡,最后还是决定赌一次看看。

    邢伊耿语气有些焦急,“舒姐,在骨科我虽然不敢说自己有多厉害,可你现在出院,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找到更好的骨科专家了啊。”

    他这些话本来无须说的,作为一个医生,他还是无法违背自己的良心。

    舒姐没有说话,只是对邢伊耿躬身一礼,然后推着小嫚的轮椅缓缓离开。她比谁都清楚,截肢对小嫚来说,就是死亡。所以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让小嫚去死。

    “邢医生,舒姐说要转院,然后似乎购买了许多药品和医疗器具,有些东西还是求着让我帮忙购买的。”那一直照顾小嫚的护士走了过来,她一样不知道舒姐打算去做什么,可这些她根本就管不到。

    转院?邢伊耿疑惑的看着远去的舒姐,昆壶医院是附近几市最好的医院,转院能转到哪里去?

    ……

    蓝小布刚刚打完一套光明拳,就看见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外面。出租车门一打开,他就看见了舒姐。

    真的过来了?他以为舒姐事后反应过来,应该不会过来了。因为这种事情,只要是思维正常的,就不会相信。

    舒姐真的过来了,那说明舒姐应该也看出来了,她女儿小嫚眼里的死志。来到他这里,实在是无路可走了。估计从她女儿小嫚得了冻蚕病后,自己是唯一承诺过小嫚的病可以治疗的医生。

    “舒姐。”蓝小布叫了一声后,赶紧上前帮忙。

    拿出推车打开,蓝小布将小嫚抱上了推车。

    小嫚就好像一个木偶一般,无论是抱下车还是再抱上轮椅,她都是一样的表情。

    “医生,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舒姐眼里全部是忐忑,虽然在询问蓝小布的称呼,眼里却是担忧着小嫚。

    她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就算是一个路边的乞丐说可以救她的女儿,恐怕这个时候的她也会选择相信。

    “你叫我蓝医生就好了,东西都买到了吗?”蓝小布没有在意舒姐的态度,只是问道。

    “全部买到了。”舒姐赶紧将身边的一个大拖箱提了起来。

    蓝小布点点头,主动接过拖箱说道,“你推着小嫚进来,我们现在就开始治疗小嫚。”

    蓝小布居住的屋子并不大,却很明亮。

    “蓝医生,要不要我去医院寻找一个手术室?”舒姐走进蓝小布的屋子,心里更是不安了。虽然屋子收拾的很干净,可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蓝小布摆摆手,“不用,就在这里好了,等会你帮我的忙。你放心,这种手术我做过太多。”

    医院到处都是监控,蓝小布可不敢在医院做这种手术。

    舒姐很想再说一句,一旦手术出了问题,小嫚肯定不会活下去的。可她心里又担心蓝小布听了她的话后,不再给小嫚治疗。

    蓝小布行医几十年,自然清楚舒姐的心情,他没有多话,直接拿出一张干净的被单垫在床上,然后将小嫚抱上床。

    “蓝医生……”舒姐还是忍不住,心里实在是太过担忧了。

    蓝小布对舒姐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将拖箱打开放在了一边。

    拖箱里面的药品和医疗器械摆放的整整齐齐,而且分类很清晰,似乎担心蓝小布会弄混淆一般。也许她没有想过,蓝小布连这些也弄混了,怎么给她女儿治病。

    蓝小布只是要舒姐准备直血管钳,可这里不但有直血管钳,连弯血管钳、直角钳、布巾钳甚至连苛克钳都有各种剪刀一样不缺,手术刀那更是齐全了。针灸更是有粗的细的、长的短的……

    “舒姐,怎么这么多?”蓝小布疑惑的看着舒姐,以他的医术水平,根本就无须这么多工具。对小嫚的腿来说,最重要的是细胞移植再生的手段,这还是通过药材实现的。

    听到蓝小布的问话,舒姐眼里有些担忧,她还是说道,“我也是学医的,担心匆忙之中会有什么遗漏,所以多准备了一些。”

    就差没有直接说你准备的太不充分了。

    蓝小布点点头,对舒姐说道,“我先熬药,你等一下,如果觉得着急,就揉揉小嫚的腿。”

    舒姐虽然有无数的话要询问蓝小布,有太多的质疑要提出来,可她不敢,她时刻在担心着这个唯一承诺可以救小嫚的医生也不愿意给小嫚治疗。

    时间慢慢的过去,空气中除了等待的焦急,还弥漫着中药的气味。

    仅仅一个多小时,蓝小布就将熬干水分的中药捞起来,然后放入旁边的盆中用一块洗干净的石头捣着。

    看着渐渐成为药浆状态的中药,舒姐皱着眉头实在是忍不住问道,“这药不是喝的吗?而且只是熬了一个多小时,那……”

    蓝小布摆摆手,“你不用担心,这药不需要喝下去,喝下去是没有效果的。这药是敷的,可以生肌。”

    良久之后,蓝小布才将中药捣好,然后用消毒过的布裹起来放在一边,再拿起针灸。

    舒姐心里愈发紧张起来,这是要开始手术了吗?

    小嫚依然是茫然的看着屋顶,眼里没有任何生机。

    蓝小布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说道,“小嫚,我曾经治疗过比你更严重的患者,而且都康复的非常完美。我不是说好听的来安慰你,而是因为我真的有这种能力。所以我希望接下来的治疗你需要配合我,如果你还是这种自暴自弃的姿态,我也无能为力了。”

    听到蓝小布的话,舒姐眼神微微亮了一下。她听过一个教授的讲课,患者如果失去了生的想法,那任何手术的成功性都下降了八成。蓝小布手术前说出这个话,那这个蓝医生很有可能真的有点能力。

    小嫚听到蓝小布的话,眼神明显多了一丝生息,她眼里透露出一种极度的渴望。

    蓝小布再次说道,“你放心,我的手术原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能掌握,全世界能掌握这种手段的只有我一个。如果不是因为某种原因,我也不会来为你动手术的。”

    “谢谢蓝医生。”小嫚的眼神终于动了起来,她甚至轻声说了一句感谢的话。

    舒姐听到小嫚的话,眼圈一红。自从得知自己要被截肢后,小嫚就从未说过一个字。

    (一更求一下月票和推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