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雨夜搏杀

    昆壶医院。

    此刻季正面前正站着副院长顾西仁,当初他被赶到急诊科,就是副院长顾西仁干的。现在副院长顾西仁却急不可待的找到了季正,因为医之道刊登了季正的署名论文《蓝基霉素的致命隐患》。

    这正是当初季正提出来的观点,并且被他在大会点名批评。现在人家打脸来了。他顾西仁再牛,也不敢反对医之道上刊登的论文。

    “季主任,恭喜啊恭喜。你这篇论文犹如当头棒喝,让我们这些医学工作者明白,哪怕是所有人都信任的东西,我们也要谨慎并且反复去验证。这是一种医者求精求甚解的精神,好啊。

    院里准备组织一个学习大会,希望你能将这篇论文的心得和大家讲讲。对了,心脑血管要成立一个新的课题,这个课题和国外最顶尖的心脑血管专家对接,院里希望你能不辞辛苦,带头将这个课题搞起来。”顾西仁满脸带笑的说道,似乎眼前站着的不是一个主任医师,而是一个同级的院方领导。

    季正心里很是无语,他没有心情去怼顾西仁,只是淡淡说道,“这几天急诊科很忙,我恐怕抽不开来。再说这篇论文的主要作者并不是我,而是蓝小布医生。”

    “没事,没事。急诊科这边我来想办法,新课题和学习大会是大事嘛。对了,那个蓝医生我还没有见过,是一个实习医生吗?厉害,后生可畏啊。”顾西仁温和的说道。

    他最担心的就是季正在记者采访的时候,将之前的事情全部抖出来。如果季正对记者说,因为怀疑蓝基霉素的问题,被他顾西仁赶到了急诊科,那他顾西仁可就完蛋了,所以连夜来急诊科寻找季正。还好季正值班急诊科,一般晚上都在。

    ……

    “轰!”一声炸雷响起,蓝小布刚刚回到出租屋,天空就传来了雷鸣之声。

    估计要下雨了,蓝小布看了看外面阴沉下来的天空。就算是今天要下雨,他今晚也必须要走。现在赶紧收拾一下东西,好在他的东西也没有多少。

    蓝小布刚刚将东西收拾完,又是一道闪电划过,窗外一道人影从蓝小布的眼角滑过。尽管已经是很晚,可在那闪电之下,蓝小布依然感觉那一道人影略微有些熟悉。

    “咔嚓!”炸雷轰下,蓝小布在这同时已想起了刚才那人是谁。他住的地方周围并没有人家,加上他来这里后,除了修炼就是修炼,根本就不出去,不会熟悉这附近的人。

    那个熟悉的身影应该就是在火车上给他一个木盒的中年男子,蓝小布打了个激灵。他得知消息后已经算是快的了,没想到这家伙阴魂不散还是追了过来。

    躲不掉了,蓝小布捏紧拳头。他重生后是修炼到了锻骨境,可前世他一直行医,论战斗经验,铁定不如这个来找他的家伙。事实上就算是打的过,蓝小布也不想这个时候和对方打起来。

    他躲起来没事,一旦将对方怎么样了,那他可真的是要躲进深山老林。

    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以他的经验,早看出这中年男子是一个狠厉角色,不知道杀过多少人。要不要将东西给这家伙算了?

    蓝小布立即将这个天真的想法丢在了一边。自己躲在壶州这样一个郊外小村,这么快就被找到。哪怕是因为蓝基霉素的论文,这速度也太快了点。由此可见,这家伙的手段是如何的通天。同时也可以看出,自己拿走的东西对这家伙有多重要。

    一旦东西给对方,对方九成会对自己封口。无论是哪一种方式的封口,他蓝小布都接受不了。

    不就是杀过人吗?那又如何?他蓝小布手术刀下也死过不少人。

    强行给了自己一些信心后,蓝小布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他将被子打开,塞了一个枕头和一条矮凳进入被子中,再拿起一把菜刀,闪身躲在了门边。

    是福不是祸,既然来了,我蓝小布就用菜刀给你动一动手术。

    哗哗……大雨说下就下,密集雨点落下的声音瞬息将周围的一切虫鸣压了下去,夜显得更是幽暗。

    尽管雨声很大,蓝小布依然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音,脚步声很轻,似乎每一步都在试探着。

    蓝小布强压下内心的不安,让自己安静下来。这一刻他只庆幸自己在收拾东西的时候没有开灯,那是因为他修炼到锻骨后,眼力早已超越了寻常人,晚上只要有一点月光,他根本就无须开灯。晚上这个时候,对方说不定以为他睡觉了。如果他开了灯的话,对方肯定会更加小心,甚至让他觉察不到。

    脚步在门口停下,过去了足足数分钟时间,他听到了门锁的轻微细响。

    看着门被轻松打开,蓝小布心里有些发冷,这家伙是个惯犯啊,这个门锁是老了一些,那也是锁啊。自己用钥匙都不一定能这么快打开,对方轻松就将门锁打开,自然是一个老手。

    门锁开了后,对方又等了足足一分钟,门这才轻轻的被推开。

    雨夜的寒气随着风灌进来,蓝小布的肌肉下意识的一紧,随即门再次被对方关上。

    一道淡淡的微光亮起,让蓝小布疑惑的是,这家伙竟然用电筒照亮了屋子。之前他很小心,怎么进来了就如此大胆了?

    下一刻,蓝小布就听到“砰砰!”两声枪响。

    两颗子弹直接射向了被子,不过子弹的方位显然不是要蓝小布的命,因为子弹射向的位置是他平时睡觉时候的腿部位置。这中年男子应该是根据床头柜的方向判断他的睡姿了,可惜的是,现在睡在被子里面的只有一个枕头和一条矮凳。

    这王八蛋好黑,蓝小布心里暗自后怕,对付自己这样一个学生,竟然先开枪。他再没有半点犹豫,一步跨前,手中的菜刀斜着劈了下去。

    呵呵,他是医生不错,但上一世死在他手中的人也不在少数。在核污染的那种环境下,再高明的医生,也无法治疗所有的病人,他蓝小布自然不例外。再杀一个又能如何,就当又医走一个好了。

    成建杰是深刻体会到了蓝小布的不好对付,他的确是和蓝小布萍水相逢,在他有心算无心还借助无比强大的官方平台情况下,竟然没有抓到蓝小布。可以说,若不是蓝小布弄了一篇什么蓝基霉素的论文,他想要找到蓝小布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至于蓝小布为什么要弄这个论文,这不是他考虑的范围之内。他先开枪,就是担心再次让蓝小布逃了。等东西拿到手,他会让蓝小布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

    两枪之后,成建杰感觉到了不对。他杀过许多人,刚才那子弹似乎并不是射入人体的样子,而且也没有听到惨叫声。按理说就算是蓝小布睡着了,他的子弹一样会让蓝小布叫出来啊。

    成建杰刚刚想到这里,就觉察到一股凉意从后背袭来,他打斗经验丰富,岂能感觉不到这是杀气?

    不好,成建杰赶紧侧身要让开,只是这个时候已经略微晚了一点。

    窗外又是一道闪电劈过,成建杰眼角一阵收缩,他看见了一道淡淡的刀光。

    “噗!”刀光之后,成建杰的肩膀一凉,跟着他就感觉到右肩一轻。

    成建杰倒退出数步,靠在了墙角,一条胳膊跌落在地上。

    刚才若不是他及时侧身,他丢失的恐怕不是一条胳膊,而是脑袋。

    成建杰第一时间踩在跌落的手枪上,抬左手迅速的在自己的右肩点了几下,然后从口袋中不知道抓出什么东西丢进口中。

    蓝小布盯着成建杰,有些震惊的说道,“真的有点穴止血?”

    也不对啊,对方虽然点了几下,右肩血还是在流淌。

    “蓝小布,我成建杰如果不将你碎尸万段,我就是你养的。”成建杰的声音冰寒。

    他并不惧蓝小布能杀他,他可是修炼出内气的内劲武者。蓝小布刚刚只是偷袭断了他一臂,他想要走的话,蓝小布还杀不掉他。现在他想的不是走,而是要将自己的东西拿回来,反杀蓝小布。

    正因为如此,他才放狠话,让蓝小布也不要走,最好想着杀他灭口。这种雨夜,一旦蓝小布逃出去,他现在受伤,还真难以抓到。

    蓝小布呵呵一声,“你叫成建杰吗?恐怕你没有机会了。能躲开我刚才的杀猪手术刀,你应该也有几下吧。”

    成建杰一滞,他忽然想到如果蓝小布是一个寻常人,就算是偷袭他没有避开,那也只能让他受伤啊,岂能断他一个内劲武者的一臂?

    他先入为主,一直将蓝小布当成学生,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