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打个劫

    “因为这一组药方是上古的,所以现在是否有效果我们拍卖方不做保证。又因为这组药方来的很不容易,所以底价是五千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百万,现在开始竞价……”

    让蓝小布疑惑的是,按照之前的经验,这旗袍女子说完后,应该是激烈的竞价场景才是。可是这旗袍女子说完后,竟然没有人竞价。

    不过很快蓝小布就反应过来,这一组药方对他来说极为珍贵,甚至五十个亿都不止,可对别人来说也就这样啊。况且现在末法时代,药方是不是有效果没有保证,这还算是千音拍卖的主持人说的。

    千音拍卖应该是口碑非常好,所以主持说的话基本上都是真的。既然主持都说对药方效果不保证,这药方价值应该是真的不大。

    的确是如此啊,如今的地球被污染的一塌糊涂,元气更是半点都没有,能修炼出内劲的并不多。再说就算是修炼出来了内劲,购买这一组药方回来,也不过是让自己的内劲更加深厚一些罢了。前提条件是,这组药方有一定的效果。

    地球现在可以修炼,至少靠近昆仑山的地方已经可以修炼,有天地元气生出。但这别人不知道啊。这让蓝小布愈发后悔,自己没有将羊脂白玉卖了来购买这一组药方。

    就在这个时候,蓝小布看见和商炜一起来的大胡子举起了报价牌。

    蓝小布握紧了拳头,他猜测的果然没有错,这一组药方被商炜家购买走了,这应该就是商炜后面能跨入先天的保证。

    就好像链锁反应一般,大胡子报价后,跟着又有人报价,还不止一个。

    当旗袍女子将价格叫到八千四百万的时候,蓝小布心里有些担忧了。尽管他知道最后这一组药方十之八九被商家拿下,可他依然有些担心。商炜拿下来了,他跟在后面有机会弄过来。别的人拿到了,他连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去弄?

    很快蓝小布就下定了决心,无论是谁弄到,这药方他一定要。没有这组药方,他进不去昆仑山深处,进不去昆仑山深处,他怎么让地球避免核战?没有什么比这个事情更大。

    “熊叔,这已经快一亿了,我们还要加价吗?”商炜低声在大胡子耳边说到。

    蓝小布心里暗道,加价,赶紧加价。

    熊叔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商炜,而是再次写了一个价格举起。

    “有人报价一个亿了,还有加价的吗?现在价格是一个亿了……”旗袍女子接连叫了几声,也没有再加价的。

    “一个亿一次……一个亿两次……一个亿三次,成交!”旗袍女子落了槌。

    熊叔显然是松了口气,低声说道,“你不懂,等回去你就知道了。”

    回去就知道了?蓝小布心头不解,难道这商家也知道天地有元气可以修炼了?

    后面拍卖的东西蓝小布没有在意,他的注意力全部在商炜和他身边的那个熊叔身上。

    拍卖会结束已是凌晨时分,蓝小布紧紧的跟着熊叔和商炜离开了拍卖场。

    进拍卖场的地方是私家车库入口,出来的地方变成了二楼的一个娱乐城。

    商炜和那个大胡子熊叔显然是开车来的,车就停在娱乐城门口,是一辆寻常的大众车。

    熊叔的手刚刚放在门把手上,车门还没有打开,他就忽地回头。常年的黑暗生活让他感受到有人在跟踪,只是他刚刚回头,蓝小布的拳头就轰了过来,同时听到蓝小布的声音传到,“不好意思,打个劫。”

    抢夺自己的东西?商飞熊大怒,差点被气笑了。打劫竟然打到他商飞熊的头上来了,简直就是找死。圈内谁不知道他商飞熊是内劲武者?而且最近实力突飞猛进,更是隐隐要突破内劲。

    商飞熊身躯一扭,蓝小布的拳头眼看就要打空的时候,忽然手臂一弯,直接抓向了商飞熊的腰包。

    商飞熊心里暗道不好,对方不是真要重击他后再抢东西,而是想直接抢东西,刚才那一拳仅仅是虚招。自己竟然犯了这种低级错误,商飞熊内心后悔的要疯狂了。

    只是此刻商飞熊身形用老,一时间无法回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蓝小布的手抓在了他的腰包之上,然后用力一扯。

    “刺啦!”一声撕裂,商飞熊的腰包直接被蓝小布抓走。

    商炜此刻才反应过来,立即就上前抓向蓝小布,只是蓝小布连头都没有回,只是一脚回踢在了商炜的膝盖上,商炜一声惨叫跪倒在地。现在的商炜在蓝小布面前就是一盘小菜。

    商飞熊已经回转身形,只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蓝小布冲出去。

    从蓝小布的身形速度上,商飞熊肯定自己追不上对方了。这人必定也是内劲修炼者。正因为对方是内劲武者,他才会犯错。刚才对方那一拳可真的是带着杀意来的,如果他不闪身躲避,说不定对方虚招就变实了。

    但他商家的东西就是这么好抢吗?

    “熊叔,东西被抢走了?”商炜坐在地上,用手捂住膝盖,还在惦记着拍卖会买来的东西。

    “你的膝盖骨应该裂了,现在先去医院再说。”商飞熊第一时间拿出电话接连拨打了数个电话。

    商炜是商家的少家主,也是商家的未来,绝对不能有半点闪失。

    ……

    蓝小布一路急奔,他知道自己判断正确了。

    那个大胡子敢这样带着东西出来,甚至还是自己开车的,绝对不是寻常之辈,恐怕不会比成建杰弱。他就算是能击败对方,也不能和对方在那个地方长时间动手。

    所以蓝小布一开始就没有想过通过实力镇压对方,然后抢走药方,而就是盯着药方。至于临走的时候踹了商炜一脚,那完全是心里的不爽。

    商炜这人渣,竟然将外星强者带到地球,让地球被奴役,人们生存在核污染的环境之中,这人就算是死一百次也不为过。

    蓝小布回去后第一时间退房,然后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津城。但他发现已经晚了,津城到处都是警察,进津城还好,出去的话都需要严格排查。可见商家在津城的能量有多大,竟然动用这么大的架势来寻找一个人。

    蓝小布躲进一家商场,装作在一家手机柜台前看样品,心里却很是焦急。

    “她是仗着身份,以为谁都管不到她,呵呵,现在我看她还有什么花招。她苏岑身份再高,也不过和我一样,是个女人。苏家的女人,都是砝码。我不例外,她苏岑一样不例外。”

    “本来就是这样,还有一年她就毕业了,我也想知道,大伯会怎么包庇她,娄家的那个娄如玉,呵呵名字好听,其实比渣都……”

    “不要在这里说了,回去再说吧。”

    不远处的谈话引起了蓝小布的注意,确切的说,引起他注意的不是这话,而是苏岑这个名字。

    蓝小布甚至忘记了自己现在身处险境,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这谈话的两名女子身上。

    很快蓝小布就从这两人谈话的内容中分析出来了一些蛛丝马迹。

    这两人是姑姑和侄女的关系,年轻的女子似乎是苏岑的堂姐。她叫年长的女子姑姑,看样子那年长的女子比苏岑大一辈。年长的女子应该是嫁到了津城,她那年轻的侄女是来津城玩的。

    听她们的话,苏岑似乎在毕业后,就要被苏家嫁给娄家的娄如玉。

    可惜这两人谈话涉及的内容太少,蓝小布无法获得更多的信息。

    但这些内容对蓝小布已是足够了,他现在有些怀疑当年苏岑突然来到那个小县城寻找他并且嫁给他,就是因为这件事。

    娄家?是东庆娄家?

    如果是东庆娄家,那就算苏家在海阳的地位再高,恐怕也无法对抗对方。难怪苏家要牺牲苏岑巴结娄家了,不过蓝小布心底有一种直觉,这件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听说苏岑是海阳苏家家主苏善和最疼爱的嫡系孙女,然而苏岑在嫁给他后,终其一生都没有再提起过苏家,可见苏岑和苏家之间应该出了大问题。

    蓝小布缓缓吁了口气,上一世他无能为力,这一世他离开地球之前,一定要帮苏岑解决掉这个问题。无论事情的原委是什么样的,这事情他都管定了。

    苏岑还有将近一年时间毕业,而他也需要七八个月左右才会进昆仑山,因为七八个月后别人都注意到了昆仑山,他想要再进去就难了。这七八个月时间,他只要利用好手中的资源,足够提升到一定的境界。然后在他进入昆仑山之前,帮助苏岑解决掉娄家的问题。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