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围追蓝小布

    街道上警车来来往往,到处都是检查。蓝小布很清楚,他必须要尽快离开津城,等晚上十点一过,街道上人减少,他更难离开。

    蓝小布犹豫了好一会,最后还是决定依靠自己离开。无论是偷偷搭车还是偷偷爬火车,被发现的可能性都是六成以上。

    现在检查的匝道口都有红外生命检测,哪怕躲在卡车里面,也很容易就被检查出来。而以他的能力,偷偷沿着火车道方向潜行,反而更容易离开津城。

    ……

    蓝小布沿着火车道潜行的时候,商家此刻正在召开紧急的家族大会。

    家主商宏泽坐在首位,脸上看不出来喜怒。和商炜一样,商宏泽的两只耳朵一样是一大一小。如果蓝小布看见商宏泽的样子,心里肯定会想,这大小耳也会遗传吗?

    比起商宏泽那一大一小的耳朵,更明显的是他有一头白发,偏偏长须一根也没有白。

    在商宏泽的两侧,坐了有十多个人,其中还有几名女子。

    “飞熊,小炜情况如何?”商宏泽的目光落在大胡子商飞熊身上,语气平静。

    商飞熊满脸愧色,他站了起来,“家主,此人下手极其毒辣,小炜一条腿的膝盖粉碎性的碎裂了。已经去请欧洲最好的骨科医生德维来,现在德维医生还在路上。这次的事情是我大意了,我负有全部责任。”

    商宏泽一摆手,“现在不是谈责任的时候,今晚就算是将津城翻个跟头,也要将这人找出来。方旗,你这边安排的如何?”

    一名身材中等的男子站起,“津城已经在搜寻,只是我担心这人本来就是津城人,如果这样的话,那就难了。”

    又有一人站出来说道,“我敢肯定他不是津城人,津城虽然很大,能获得进入千音拍卖资格的只有那几个。”

    说话的是商家的智囊,商有水。一切商家调查和难以抉择的事情,很多都是商有水来解决的。

    “有水,你又如何确定这人不是那几人中的一个?”商飞熊微微皱眉问道。

    商有水很是淡定的说道,“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望江路291号的位置,我调查过望江路今天的监控。这人下午很早就来到了这里,前后多次在290号周围寻找和徘徊。然后进入一家小吃店坐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他应该是根据别人进入千音拍卖的方式作出了判断,这才进入了千音拍卖。而且……”

    “而且什么?”见话语顿了下来,商飞熊急切的问道。他是最恨蓝小布的,如果蓝小布站在他的面前,他保证会将蓝小布的脑袋拧下来然后碎尸万段。

    商有水的脸色变得很是凝重,“我发现不但是我们在寻找此人,生鳄帮似乎也在寻找此人。”

    “生鳄帮?”商宏泽听到这个名字,脸色也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商家在津城可以呼风唤雨,明里暗地都以后足够的话语权和实力。但面对生鳄帮,商家也忌惮。如果真的和生鳄帮闹翻,商家只能选择退缩。

    生鳄帮根本就不做小生意,和他们做生意的不是大鳄就是雇佣兵。每次生鳄帮出手,都是惊天动地的全球事件。

    生鳄帮除了帮主之外,还有前后左右中五相。每一个都是内劲强者,而且都是人脉宽广的存在。

    生鳄的意思是,被他们盯上,其下场就和被鳄鱼盯上一般,会被血淋淋的撕裂成为碎渣。真是想不到,这家伙竟然被生鳄帮给盯上。

    商有水肯定的说道,“绝对是生鳄帮,不过现在他们应该也没有确定要找的人是谁,他们的一个成员在望江路290号足足等了几个小时,最后也是空手而归。我之所以肯定他们找的人和我们找到人是同一个,就是因为那个我们要找的家伙在发现生鳄帮的成员后,就躲在一家小酒馆两个多小时,是一个警惕的家伙。”

    “那就没错了,我之前还有些怀疑,现在肯定这家伙是谁了。”商飞熊忽然插口说道。

    “嗯?”商宏泽疑惑的看着商飞熊,其余的人也都是疑惑的看着商飞熊。

    商飞熊凝重的说道,“之前小炜曾经和我说过,前两天有个很可怕的中年男子找过他,目的是询问一个叫蓝小布的人。小炜根本就不认识蓝小布,所以也没有在意。但小炜说,那中年男子有一种强悍的气息,他站在对方面前都有些心惊胆战。如此看来,那个中年男子必定是生鳄帮的人,还是内劲强者。生鳄帮的内劲强者,怕是五相之一。”

    商方旗松了口气,“既然被生鳄帮盯上了,此人迟早会被拎出来。”

    商宏泽脸色却愈发凝重起来,他缓缓说道,“我商家一定要赶在生鳄帮抓到此人之前,将此人带到商家。”

    原因他不能说,但知道现在天地有了些许元气,甚至可以暗中修炼内劲的绝对不止他商家一家。那淬炼筋骨的药方,对商家的重要性现在排在第一。

    ……

    津城第一酒店津月酒店顶层VIP套房中间,一名眼神阴鸷的男子盯着窗外,好一会才嘿嘿一声,“真没想到,竟然杀了右相,还借右相的千音拍卖牌进入拍卖会,然后抢走了商家的东西。你叫蓝小布吗?有种,够胆。”

    蓝小布不是他调查出来的,而是成建杰调查出来的。尽管成建杰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蓝小布的情况,但一天前生鳄帮五相会,成建杰没有参加,那就说明成建杰很有可能被人干掉了。否则的话,成建杰没有任何理由和胆量不参加生鳄帮的五相会。

    根据他的调查,成建杰失踪前一直在调查一个叫蓝小布的人。既然如此,那杀掉成建杰的有八成可能与那个蓝小布有关系。他来津城,是因为知道千音拍卖会在这里举行。如果杀了成建杰的人想要利用成建杰手中的千音拍卖牌来参加这个拍卖会,就必定会出现在津城。

    “叮铃铃!”电话响起。

    阴鸷男子看了一下号码,嘴角溢出一丝冷笑,他知道答案来了。他之前只知道成建杰调查的人是蓝小布,并不知道蓝小布的来历,现在这个电话就是告诉他蓝小布来历的。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恭谨的声音,“基头哥,蓝小布的来历彻底清楚了,蓝嵩集团蓝家后人,老家在汀江,不过十四岁离开汀江后,就一直在海阳读书。现年十八周岁,他十四岁就考入了海阳医科大学少年班药学专业,大二后转到临床医学。现是海阳医科大学临床医学大四学生……”

    基头听到这里立即就皱起了眉头,大四学生?这显然不可能杀掉生鳄帮的右相成建杰。就算成建杰双手被绑住,对方一个大四学生也杀不掉一个内劲武者。

    成建杰的死和蓝小布没有关系,那就意味着他的调查中断了。至于成建杰是不是死了,基头没有半点怀疑,他肯定右相成建杰已经死了。

    “不过……”

    听到电话那头犹豫的声音,基头哼了一声说道,“有什么话一起说出来,别吞吞吐吐的,你难道是第一天跟着我混,不知道我的脾气?”

    “是,是。”电话那头再次说道,“蓝小布在两个多月前就退学了,然后前往了壶州昆壶医院做一个实习生……”

    “等等……”基头听到这里立即打断了对方的话,“你说蓝小布在昆壶医院?壶州的昆壶医院?”

    虽然对方还没有回答,基头基本上确定,成建杰就是蓝小布杀的。成建杰是去了壶州后失踪,现在蓝小布在壶州,还有什么比这更有说服力的?

    “是的,蓝小布不但在壶州昆壶医院,还在医之道上和昆壶医院的季正联手发布了一篇震撼医学界的论文《蓝基霉素的致命隐患》,现在蓝小布已是全球名人。还有,在发布了这篇论文后,蓝小布从昆壶医院辞职,去向不明,听说很多人都在找他……”

    挂上电话,基头清楚了方向,他要找的人就是蓝小布。

    蓝小布能杀掉成建杰,绝非等闲之辈。蓝小布是学医的,不排除此人借助医学手段下手。让他不解的是,成建杰这种老江湖,是怎么栽到蓝小布手中的?

    不用在这里等下去了,如果杀掉成建杰和抢走商家东西的人真是蓝小布,商家这种手段绝对抓不到蓝小布。他必须尽快将消息传回去,生鳄帮就是布下天罗地网,也要抓到蓝小布。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