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被通缉

    蓝小布走到了莒桀面前,“莒家主,真是可惜了,今天没有干掉你儿子。不过你不用着急,我很快就能干掉他。还有你这个老东西真是阴毒啊,叫医生来看病也这么豪横的吗?至于你这片地方,等我离开的时候,我会来放把火的。我是为你好,将这块地方烧给你用。”

    “呃呃……”莒桀疯狂的想要说什么,可他的喉骨被轰碎,嘴角还在流血,根本就说不出来一个字。他明白了蓝小布为何要带着窗户的手术室,是为了逃啊。蓝小布后面补充的那一句,没有窗户开门也可以,显然是知道他绝对不会选择没有窗户的手术室。只要有选项,他莒家必定是选择更优的。

    这一刻莒桀最想做的就是叫莒飞过来,可惜他什么都做不了。他莒桀横了一辈子,没想到在小沟里面翻了船。

    蓝小布也没有继续等下去,抬脚踩在了莒桀的头上,脚下一用力,莒桀当场毙命。

    啪嗒!莒桀脖子歪下的时候,他脖子上挂着的一片黑色的东西跌在地板上。蓝小布也懒得去管这是什么东西,直接将线扯断,随手收入自己的口袋。被莒桀挂在脖子上的,不是很重要就是很珍贵。

    蓝小布并没有急着走,而是将锅子里面的极夜草倒掉,然后随便拿了几中药材加了水进去,以大火煮开后,用最小的火煲着。等时间长了,外面肯定能闻到淡淡的药味,这样的话,外面的人也知道里面在熬药,而不是根本就没有人了。

    做完这些蓝小布才不慌不忙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然后打开隔音窗,查看了一下后面的情况后跳了下去。

    如果不是为给自己争取时间,他临走之前必定要放一把火将莒家给烧一个干干净净。

    这个时候他要放火的话,那莒家所有的人都知道他蓝小布做了什么事情。他带的东西太多了,除了一大包药材之外,还有二十万现金和一个煮药的锅子。

    东西虽然多,只要他不惊动莒家的其余人,他现在偷偷逃走,别人就算是知道他干掉了莒桀,也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蓝小布肯定,没有莒桀发话,谁都不敢随随便便进入手术室。

    ……

    深莆海鳄大厦,这是生鳄帮的产业。

    此刻海鳄大厦顶层巨大的会议室中,只有两名男子坐在这里。这两人一人中等身材,加上很是肥胖,坐在那里就好像一堆某种东西一般。另外一人却是极为英俊帅气,整个人都透露出一种极为锐利的气息。

    这两人走在大街上也许不是很明显,但在生鳄帮却是无人不晓。矮胖的叫骨町,生鳄帮五相之一的后相。英俊帅气的叫杜奕篷,五相之一的左相。在生鳄帮都是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存在。

    两人坐在这里什么话都不说,似乎都是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会议室外面的门被敲响,随即一名眼神阴鸷的男子走了进来,恭谨的弯腰行了礼后才说道,“两位大人,所有的玉器店都已经安排好了,黑市也是全天关注着。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发现蓝小布的踪迹。”

    骨町嘿嘿一笑,“不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既然封大哥说蓝小布会来深莆他就一定会来。基头,这次做的不错,让我刮目相看啊。”

    基头听到这话赶紧再次躬身一礼,“不敢,在后相和左相面前,我基头只是因为运气好。”

    基头心里比谁都清楚,眼前这个笑眯眯人畜无害的胖子是什么人。作为生鳄帮的后相,一旦被此人盯上,那死亡也许是你最渴望得到的下场。骨町杀人,可不会管你是不是生鳄帮的。

    杜奕篷说道,“是你的功劳也就别谦虚,你盯紧一点,只要蓝小布一出现立即就通知我们。我们时间有限,不能在这里停留多长时间。”

    “老成可真是菜,竟然被一个弱鸡给干掉了,简直丢我生鳄帮五相的脸。”骨町抖了抖脸上的肥肉,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杜奕篷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基头脸色一变。

    “什么事情?”杜奕篷盯着基头问道。

    基头拿起一个震动着的电话说道,“是蓝小布的消息来了。”

    “赶紧接听。”骨町嘿了一声,拿出一柄锋利的小刀开始修剪指甲。

    基头听说过后相骨町的一些事情,听说这个后相一旦想要杀人的时候,就会修剪指甲。他不敢看骨町修剪指甲,赶紧接通电话,很快他的脸色就变得古怪起来。

    只是半分钟时间,他就放下了电话,然后恭谨的说道,“刚才收到消息,蓝小布进入莒家,杀了莒家家主莒桀,莒家继承人莒钧,还有辛燕,也就是莒钧的生母……”

    杜奕篷忽地站起,嘴角冷笑道,“好小子,难怪敢惹我生鳄帮,连莒家也敢动。有种,的确是有种。”

    “嘿,这小子可不是有种这么简单,还是一个惹祸精。这家伙得罪了我生鳄帮不说,之前还抢了商家的东西,现在来深莆又惹了莒家。我骨町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人了,希望能让我见一见他多有趣。”

    听到骨町的话,基头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骨町说让他见一见有趣,可不是说着玩的。

    “看样子蓝小布肯定离开深莆了,我们继续留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杜奕篷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向了门口。

    ……

    蓝小布的确是离开深莆了,但全国却已哗然。不要说国内,就是国外也都在议论蓝小布的事情。蓝小布作为一个顶级水准的医学研究者,为何要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一些医学研究者此刻都是在为蓝小布可惜,可惜这样一个学者竟然就这样毁掉了。

    蓝小布犯下的案子现在是无人不知,到处都在通缉蓝小布。

    海阳医科大学的苏岑呆滞的看着网上的通缉令,不久前蓝小布还是在医之道上发布顶级论文的专家,无数的媒体和记者都在寻找蓝小布。谁不想和蓝小布约谈一下,发出第一篇专访稿?

    这转眼之间,蓝小布就又成了全国通缉的罪犯,而且犯罪手段恶劣。

    短短时间,蓝小布从退学到成为全球知名的医学专家,再成为通缉犯。

    蓝小布,到底怎么了?

    ……

    “啪!”商宏泽一拳砸在了桌子上,蓝小布是商家偷偷追杀的家伙,现在竟然被全国通缉了。

    这对商家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商家不是要蓝小布这个人,他们要的是蓝小布身上的淬骨药方啊。只有他们知道,这药方有多值钱。等人人都知道天地元气爆发可以修炼内息的时候,这药方就是所有人哄抢的东西。

    现在蓝小布被通缉,他商家哪里还再有机会。

    “这小畜生可真是一个惹祸精。”商飞熊恨恨说道。

    商宏泽站起来说道,“商炜马上就开始修炼武道,飞熊,我允许你调取我商家最大的资源,务必要抢在所有的人前面抓到蓝小布。再不济,也要将他身上的药方拿回来,那是我商家的东西。”

    “是。”商飞熊立即应道。

    ……

    蓝小布知道很多人在找他,他也知道自己在城市中无法在生存下去了。此刻他带着一个大包,易容上了长途黑车,辗转了一两天时间,这才来到十万大山的外围。

    本来蓝小布是打算去昆仑山的,只是昆仑山距离深莆实在是太远了,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前往十万大山。

    到了十万大山的外围,蓝小布就知道自己基本上安全了。可以肯定,他离开深莆后,莒家或者都不知道他干掉了莒桀几人。否则的话,他一路上没有这么安稳。

    只要进入十万大山,他就借助药方疯狂修炼,哪怕无法修炼到先天,只要他能修炼到通脉后期出来,应该也可以去昆仑山了。

    十万大山绵延一百多公里,物产丰富。在大山深处,必定有很多药材。他身上现在有许多锻骨用的药材,如果不够用的话,他自己进山寻找。不要说他本来就学过药学,就算是没有学过,凭借他药材的认知,想找一些药材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三天后,蓝小布已经是来到了十万大山的深处。一路上蓝小布尽量避开了一些采药人,他知道自己现在是见不得光的。无论是莒家还是商家或者是生鳄帮,现在都可以轻松的捏死他蓝小布。

    第四天蓝小布在一处深谷找到了栖身所在,这是一个不算大的山洞,洞外有方圆数丈的巨石。而且再往前走不远的地方,还有一条溪流。这里基本上没有人来,加上四周并没有什么丛林,住着也算是安全。更重要的,这里适合他锻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