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那不是习惯

    海阳医科大学图书馆中,苏岑手中拿着的书已经一个小时没有翻页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从那天之后,蓝小布这个名字就一直在她的脑海中无法淡去。不仅如此,这个名字还越来越清晰。

    她下意识的回头,潜意识中,每次她来图书馆,蓝小布都会坐在远远的地方看着她。还有她每次外出,不经意间回头,总是可以看见蓝小布。

    苏岑用力的摇了摇头,她知道这些都是不存在的,蓝小布是不是喜欢她她不清楚,但她肯定蓝小布从未如此关注过她苏岑啊。

    在她的印象中,蓝小布也极少来图书馆,他太聪明了,很多东西一说就会。所以每到考试别人都要复习的时候,他的课本依然是全新的,甚至都没有翻开过几次。至于复习,那根本不存在。怪就怪在每次考试,他依然是班级的第一,那第一名的奖学金就是为他定制的。

    可是她越不去想,蓝小布的影子就越清晰。她看见了自己主动找到了蓝小布,主动嫁给了蓝小布……

    苏岑使劲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为什么啊。她对蓝小布根本就没有爱,只是一个寻常同学而已,就算是蓝小布在医之道上发表了论文,她也不可能爱上蓝小布的,更不要说主动去寻找蓝小布嫁给他了。这种想法太过奇怪和无法理解,她苏岑可不是胡思乱想的人。

    苏岑趴在了桌子上,她觉得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

    昏暗的屋子里,苏岑似乎听见了门咯吱的响了一下。这老旧的木门,告诉苏岑,是蓝小布回来了。

    苏岑努力的睁开眼睛,她看见了疲惫的蓝小布走进屋子,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她的身边,然后抓住了她的手腕,似乎在感知她的脉搏。

    “小布,你回来了。”苏岑觉得自己每一个字都有些艰难。

    “嗯,岑岑。今天我做了十台手术,其中有一个来历不小的官员,看样子这个月底奖金不会太低。等等,我给你带了药回来……”

    蓝小布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热水壶边倒了一杯热水。然后端着热水走到床边坐下,又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盒子,小心的从其中取出一枚淡金色的药片送到了苏岑的嘴边,“岑岑,来先将药吃了。”

    苏岑没有去吃药,她伸出干瘦的手抓住蓝小布的手,“小布,这药太贵了,我的病根本就治不好,我们放弃吧……”

    “不,岑岑,我一定可以治好你的,你再坚持一段时间,我最近跟随一个医学非常厉害的前辈学习中医,对你的病已经有了一些认知。相信我,终究有一天我可以治疗你这种病……”

    苏岑伸出手想要抚摸蓝小布的头发,只是她手上无力,根本就伸不上去。蓝小布往下蹲了一些,苏岑的手终于够上了蓝小布的头发。

    “你的头发都白了,你才四十不到,却已经老了……”苏岑的声音越来越飘渺,“小布,记得如果有来世,不要再娶我了。和我一样自私一些,去找一个爱你的人……对不起,小布,我呼吸的好累……”

    “不,如果有来世,我更要娶你。”蓝小布握住了苏岑的手,语气中不容半点质疑。

    “为什么?我……”苏岑没有说出来,她知道蓝小布明白她的意思,从结婚到现在,哪怕是她卧病在床了,可她也从未爱上过蓝小布。她觉得对不起蓝小布,可有一种爱不是想给就能给的。

    蓝小布眼里全是柔和,“岑岑,我担心你会没有人照顾。我担心你会睡不好,我更担心你晚上一个人偷偷哭的时候,没有人给你擦一擦脸。这么久以来,我一直都没有和你说一声谢谢。谢谢你可以嫁给我,嫁给我这样一个平凡的人。我只恨我无法治好你的病,不能让你过的开心快乐一些。”

    “小布……”苏岑忍不住泪流满面,她闭上了眼睛,内心深处已经下定决心,绝不要再拖累蓝小布了,拖累她的丈夫。

    苏岑不知道自己怎么爬起来的,她冲出了防护墙……

    防护墙是防护什么的?苏岑觉得头有些疼。

    但她很快就听到了蓝小布的吼叫,“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不挡住她?”

    她知道蓝小布在愤怒守在防护墙出口处的士兵,如果士兵能挡一下,她也不能冲出防护墙。可她心里更清楚,士兵不可能挡她的。如她这种累赘,死了更好吧,至少防护墙里面不需要给出她的生存资源。

    “呵呵,我们为什么要挡住她?”一名兵士冷冷的说道。

    “放我出去。”蓝小布冷静下来,语气带着一种极度的平静。

    “对不起,蓝医生,你不能出去。”守护士兵语气有些冷。

    苏岑可以出去,因为苏岑这种人留在防护墙内只是浪费资源。而蓝小布不能出去,蓝小布是一个医生,还是一个极为出色的医生。在这种污染时代,一个医生有多重要,只要是人都知道。

    苏岑听到蓝小布的话惊惧不已,“小布,你千万不要出来,千万……”

    蓝小布任凭泪水流下,抓住出口处的栏杆,用几乎绝望的眼神看着防护墙外面的苏岑,“岑岑,你觉得你不在了,我一个人还能活下去吗?没有了你,我再也不知道为什么活着了。”

    “小布,对不起,我要先走了……”苏岑忽然有些后悔自作主张冲出了防护墙,蓝小布眼里的绝望让她灵魂都在颤抖。这一刻,她心里多了一种悸动,难道这就是爱吗?

    她为什么一直觉得自己没有爱上蓝小布?那是因为她无路可走才赌气嫁给蓝小布的吗?也许当初嫁给蓝小布的时候,她还没有爱上蓝小布。可现在,她要失去蓝小布了,灵魂却在疼痛,她又担心蓝小布会冲出来。

    “小布……”苏岑想要再说些什么,只是她的眼皮沉重起来,她的手慢慢的落了下去,意识似乎陷入了永久的黑暗。她隐约之间只有后悔,后悔临死之前没有将自己内心深处的话说给蓝小布听,她说对不起不是因为没有爱上他,而是因为她不能留下来陪着他。

    相濡以沫二十年,那早已不是习惯,是爱。

    ……

    “苏岑,苏岑……”剧烈的摇晃,让苏岑睁开了眼睛。

    她抬起头看见了熟悉的面孔,下意识的说道,“美薰,怎么了?”

    “苏岑,你怎么睡觉还哭了……”张美薰呆滞的看着苏岑满脸的泪水,有些茫然的说了一句。

    “啊……”苏岑清醒过来,这里是图书馆,刚才只是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梦中的景象罢了,苏岑赶紧拿出手帕擦了擦脸。

    张美薰也醒悟过来,“苏岑,你可真是的,做梦也做的这么实在。”

    “美薰,蓝小布被抓到了吗?”苏岑忽地很想见一见蓝小布,为什么最近梦里全部是他?

    张美薰没有在意,蓝小布是她们的同学,苏岑问起也正常。

    “没有抓到,真是看不出来啊,蓝小布居然还有如此凶狠的一面。他平常可是很腼腆老实的,年龄又最小……”张美薰叹了口气说道。

    “也许有特别的原因呢。”苏岑下意识的为蓝小布辩解了一句。

    张美薰摇了摇头,“无论是任何原因,都不应该做出这种狠辣的事情来啊。”

    苏岑沉默下来,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张美薰说道,“对了,刚才是寂宁学长请我们吃饭,我特意来叫你的。就在天海酒楼,我们一起过去吧。”

    寂宁学长喜欢苏岑,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而且苏岑对寂宁学长也有好感,这次她来邀请苏岑,也算是帮一下寂宁学长。

    苏岑勉强笑了笑,“我就不去了,我有些事情,恐怕要离开海阳一趟。”

    这一刻,苏岑想要去壶州,她要去昆壶医院打听一下。不见一见蓝小布,她心里有些不安。

    自从上次见了蓝小布后,那么多的梦境和潜意识中的场景,难道仅仅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她和蓝小布平常接触根本就不多,又如何能臆想出这些场景?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求yi)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