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覆灭

    正如封博预料的一般,杜奕篷和骨町同时冲向蓝小布,距离蓝小布甚至还有一两米远,骨町就身形一转,直接抢在了封博之前往会议室外面冲。

    蓝小布几乎如飞起来一般,左腿带起一道影子,直接横在踢在了冲来的杜奕篷脖子上。

    杜奕篷好歹也是跨入内劲的武者,面对蓝小布这一腿他想躲避偏偏躲不开。只能一声惨叫,摔落在地。颈骨已经是彻底碎裂。

    蓝小布人还没有落下,手中的短刀已是射了出去。

    “噗!”短刀插在了那拿着枪还在想着怎么开枪的男子咽喉。实在是蓝小布动作太快,而且从来没有在一个地方停留,让他无法开枪,一旦误伤了五相之一或者是帮主,他死定了。

    “啊”又是一声惨叫传来,封博退后的脚步停下,一柄手术刀从他的脚背插入,直接将他钉在了地上。

    直到此刻,蓝小布才落在了地上,他正好站在会议室的门口。骨町的脚步一顿,满脸的肥肉都在颤抖。

    “蓝医生,呵呵,这都是误会,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和我没有……”

    骨町的话只是说了一半,蓝小布的拳头就轰向了他的脑袋,同时说道,“给你听听最好听的妙音。”

    骨町明明看见了蓝小布的拳头过来,他也明明躲了一下,可那一拳就是不偏不倚的轰在了他的头上。实力相差到一定的程度后,动作已经跟不上思维。

    就感觉到嗡的一声,骨町最后听到的声音是骨骼的咔咔碎响,那是他自己头骨碎裂的声音,可这声音如此让他恐惧。他从未想过,从来只有他听别人骨骼碎裂的妙音,而今天他听见了自己骨骼碎裂的声音。他更没有想过,从来都是别人在他面前唯唯诺诺求饶,今天他竟然在别人面前唯唯诺诺的求饶。

    所不同的是,有人向他求饶的时候,他肯定会仔细聆听,等对方求饶完毕他才会出手干掉对方,他要的是那种快感。而现在,他在别人面前求饶,求饶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然后……然后他整个世界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基头呆滞的看着蓝小布,不远处生鳄帮的帮主封博也忘记了脚掌可怕的疼痛,一样呆滞的看着蓝小布。

    短短时间,蓝小布杀了生鳄帮最强五人中的三个。不仅如此,还杀了两个生鳄帮的明子。

    蓝小布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心里感慨通脉境的强大。今天这一战,让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对手的动作,在他眼里,就好像慢放一般。他可以轻松扑捉到对手的一举一动,然后快刀斩乱麻。如果是跨入先天,那实力该当如何?

    看着几乎几乎被血染红的蓝小布,封博就感觉到自己有些口干舌燥。一直以来,他从未将蓝小布当过对手。蓝小布一个刚刚从学校出来的雏儿,在他封博手里还不是想怎么揉捏就怎么揉捏?以为他生鳄帮是莒家吗?呵呵那可真是瞎了眼。他封博不修武,但他生鳄帮起来,他成为帮主都不是因为他武力强大,而是因为他的脑子。

    可今天他栽了,栽在了一个学生手里。

    封博打了个冷颤,他知道在蓝小布让那一刀刺入肩膀的时候,他就踏入了蓝小布的计划之中。不但是他,五相中的其余三相一样是踏入了这个圈子,不再将蓝小布当回事。

    “蓝医生……”基头自从加入生鳄帮以来,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害怕过,他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话为自己求饶。

    封博已经冷静了下来,他对蓝小布一抱拳,“恭喜蓝兄超越了内劲武者,跨入一个更高的层次。如今全球武道昌盛,蓝兄必定是站在巅峰之人。我辈修武,自然是强者为尊。之前我并不知道蓝兄武道已经到了如此高度,不自量力的要和蓝兄较劲,实在是鼠目寸光。以蓝兄这种实力,我封博就算是鞍前马后也是心甘情。”

    哪怕有无数主意的封博,此刻心里也是发寒。本来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可他从未想过蓝小布会超越内劲武者来到一个全新的层次。

    曾经有人对他说过这样一句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都是笑话。他嗤之以鼻,生鳄帮之所以能发展到今天,几个内劲武者都在他封博手下乖乖的听话,不是因为他封博实力多强,而是因为他脑子很强。

    今天他终于明白,当对手的实力强大到一定的程度时,阴谋真的很可笑。他谋划的这一切,甚至连十分之一都没有演完,剧本就脱离了他的掌控。

    不对,阴谋也不可笑。是他踏入了蓝小布的阴谋,而他太小看蓝小布,或者是太高看自己这边的实力,根本没把蓝小布放在眼里。刺中蓝小布的那一刀,是让他们彻底放下蓝小布很可怕的想法。

    “你想说什么?”蓝小布走过去,将自己的短刀从那拿枪的男子咽喉拔了出来,抬脚还顺便将两名断腿的保安踢杀。

    “我生鳄帮从今天开始就是蓝兄手中的枪,蓝兄说打哪里,我们就打哪里。我封博手无缚鸡之力,唯有的就是善于商业,愿用这点能力为蓝兄办事。我相信有蓝兄的实力,将来的成就我都不敢想象。”封博眼里似乎有一种热切,热切的渴望加入蓝小布的手下。无论如何,他必须要先活下来,别的事情等他活下来再说。所以他提醒蓝小布,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不用在意。

    这里是他的老巢,他还有一线机会。只要他回到座位,他立即就可以走掉。走掉的同时,还很有可能干掉蓝小布。

    基头更是躬身说道,“我基头从今以后,也是以蓝兄……”

    蓝小布打断了基头的话,“说吧,生鳄帮有多少人?”

    “我来说吧……”

    封博只是说了几个字,蓝小布就打断了他的话,“等我问到你的时候你再说,如果敢再随意插嘴,我会让你这一辈子也别说话了。”

    封博明知道自己应该想办法逃走,可在蓝小布的面前,他就是什么办法都没有。尽管他很想再退后两步,来到自己的座位旁边,可他不敢动,不敢弯下腰来拔出那柄手术刀。

    谨慎了一辈子,只是这一次大意了一点,就让他陷入了极其危险的禁地。他暗恨自己大意,岂能离开座位?哪怕五相全在,他也不能离开座位啊。就是那柄刀,就因为他看见蓝小布躲不过那柄刀,这才放心的离开了座位太远。

    见蓝小布看向自己,基头不敢不说,“生鳄帮帮主之下最强的是五相,分别是前后左右中。再之后是十明子,十暗子。至于帮众,有数千之多……”

    “帮众不算,五相和明暗子都在哪里?”蓝小布语气平缓。

    基头应道,“五相已经被您杀了四个,只有前相在外没有回来,十暗子都在,十明子今天被你杀了两个。”

    “你是什么身份?外面的保安和开直升机的又是什么人?”蓝小布再问道。

    基头恭谨答道,“我是暗子,外面和楼下的保安都是寻常帮众。”

    蓝小布看着封博,“给你一个机会,将生鳄帮所有的明子和暗子还有前相都叫回来。”

    封博此刻完全恢复了正常,他一抱拳说道,“蓝兄,你实力惊人,我封博钦佩异常。想要做到这些很简单,但蓝兄必须保证不动我半分。”

    封博此刻已经看清楚蓝小布很谨慎,他不敢退后,他肯定自己只要一退,蓝小布说不定会立即杀了他。

    蓝小布手中的短刀带起一道刀光,封博的一条胳膊就此断开,然后他转向基头说道,“你能不能做到我刚才说的,如果能做到我将机会给你。”

    “我能做到。”基头语气有些颤抖,他甚至都不敢询问蓝小布说的这个机会是不是活命的机会。

    封博脸上冷汗伸出来,手臂上血流不止,他还不敢止血。此刻充彻他脑海中的只有两个字,后悔。

    “那就快点叫。”蓝小布哼了一声后,再次一刀将封博的另外一只手也劈落。

    眼见蓝小布还要对自己的双腿动手,封博赶紧叫道,“住手,我做到你说的,你给我一个痛快。”

    “晚了。”蓝小布说话的时候扫了一眼基头,基头哪里敢有半点迟疑,赶紧拿出电话开始拨电话。

    蓝小布手中的刀没有半点犹豫的从封博的脖子上划过,封博眼里闪过绝望,嘴里喃喃说道,“我好后悔。”

    他今天做错了几件事,第一就是不应该将蓝小布叫到老巢来面对面,哪怕在他眼里蓝小布是个蝼蚁。第二就是不应该因为蓝小布躲不开那一刀,就离开座位那么远。第三在知道蓝小布杀伐果断的时候,他竟然还想着活命,没有想着和蓝小布同归于尽。

    要知道他有能力让这栋大楼所有的人都一起同归于尽,可现在一切都晚了。

    封博明明没有修炼过,蓝小布偏偏觉得这家伙很可怕。刚才他从封博的断手上,就看见了一个类似遥控器的东西。蓝小布不敢赌,这家伙能成为帮主绝对不是侥幸。能杀的,赶紧就杀掉。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