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疯狂的争夺

    “@#¥%……”蓝小布意识深处传来愤怒的声音,似乎对蓝小布敢如此疯狂抵挡极度不爽。

    这听不懂的语调,更是让蓝小布确定这要夺舍他的这个存在不是地球的,而是来自外太空。

    蓝小布嘴唇都被咬破了,他的手指甲疯狂的抓在驾驶座的皮革上。

    他不能被这疯狂的灵魂夺舍,如果他被夺舍了,那他和商炜有什么区别?他最鄙视的就是商炜,难不成要让他成为自己最痛恨的那种垃圾?

    就连死也不能死,蓝小布不确定自己死了后对方是不是还能利用自己的身体,想来十有八九是可以利用的。他不但不能死,还要将这个灵魂拖死,最好双方同归于尽。

    意识被撕的可怕痛楚传来,蓝小布眼珠通红,他甚至听见了自己灵魂裂开的声响。那应该是自己的魂魄被撕开吧?

    飞驾驶座前的大屏忽然亮了起来,然后飞碟内部出现了‘滴滴’的声响。挣扎中的蓝小布清晰的看见屏幕上出现了几个人影,其中有一人他认识,正是那个想要杀他的黄衣人宫。

    蓝小布知道,另外几人很有可能是宫的弟子,可他自己现在自身难保,根本就无法逃走。这都夜里了,宫竟然还能带着几个弟子找到这里来,也是一个狠人。

    想要夺舍蓝小布的灵魂显然也知道外面又来人了,只是此刻蓝小布疯狂的挣扎,不允许他夺舍。

    他不知道吞噬过多少魂魄壮大自己的意识存在,可还从未遇见过和蓝小布这样疯狂的家伙。必须要走,不走的话,这里来的人越来越多,对他越来越不利。

    蓝小布宁可飞碟落在了宫的手中,也绝不允许这外来灵魂夺舍自己带走飞碟。

    可就在这个时候,两道犹如针刺一般的可怕痛楚传来,这两道针刺就好像在蓝小布灵魂的最深处绞了几下一般。

    蓝小布张嘴吐出一口血,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可此刻蓝小布的身体却摇摇晃晃的挣扎了起来,走向了驾驶室,然后在大屏上迅速的按着一些按钮。

    飞碟忽然喷发出一道道强烈的气流,还在外面的宫和几名弟子都是迅速后退。下一刻,飞碟摇摇晃晃的冲了起来,然后迅速的冲向天空。

    不能被夺舍,不能被夺舍。蓝小布的执念让他再次清醒了过来,当他看见自己已经坐在了驾驶室上的时候,哪里不知道自己在昏迷的时候,对方已经借助他的身体控制飞碟飞起来了。

    蓝小布就如疯了一般,一边运转易筋经,一边不要命挣脱那要吞噬他的灵魂。他抢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然后更是发狂的抗拒挣扎。

    飞碟失去了控制,不再是向着挣脱大气层的方向,而是斜斜的飞了出去。

    飞碟是不是失控,蓝小布是半点也不关心,他关心的是绝对不能让这外来灵魂夺舍自己。

    蓝小布不担心,这夺舍蓝小布的灵魂急了,飞碟岂能再次落在地球上?之前是在大山深处,没有人察觉,这一旦落在一个寻常地方,那他再厉害也没命在啊。

    此刻他甚至顾不得蓝小布魂魄的完整了,一边强行撕裂蓝小布的意识魂魄,一边强行吞噬。

    蓝小布担心刚才对方施展的那种针刺灵魂手段,他虽然不会撕裂对方灵魂,也不会吞噬,可他同样有优势,他的优势是这身体是他自己的。若他没有身体,仅仅是依靠魂魄和对方对抗,早就被吞噬的干干净净了。

    易筋经的运转可以不断给蓝小布增添对抗能力,并且增加蓝小布恢复的速度。虽然这增加的对抗能力和恢复能力都很是微弱,却不至于让蓝小布的灵魂被第一时间撕裂,然后被吞噬。

    经历了最初的恐怖痛楚后,蓝小布已经缓慢的适应过来,甚至对方在对他撕裂和吞噬他意识的时候,他也慢慢的学到了一些。

    “轰!”飞碟倾斜着坠落下去,再次斜斜的轰在了地上。

    蓝小布被巨大的冲击力甩起来,砸在飞碟的顶部跌落下来。可是蓝小布就好像不知道痛楚一般,依然是将一切心神都放在了对付那要吞噬他意识魂魄的灵魂之上。

    比起灵魂撕裂的痛楚,肉身的疼痛在蓝小布看来根本就不算什么。

    那吞噬蓝小布的灵魂此刻已经有些恐惧,他甚至想要冲出蓝小布的紫府,可是这个时候有些晚了。

    蓝小布在和他对抗时,竟然也慢慢学会了撕裂魂魄和吞噬意识的手段。当他本来就虚弱的魂魄被蓝小布第一次撕开一些的时候,那可怕到极致的痛楚让他的一切意识都扭曲起来。

    他没有时间去佩服蓝小布的魂魄意识之前被他撕裂这么多次,甚至还用神魂刺刺了几次都挺过来的强大意志。这个时候他只想赶紧冲出蓝小布的紫府,先逃了再说。

    夺舍失败也就算了,竟然连自己也搭了上去。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一件事,那就是之前用神魂刺伤了对方,短暂夺到对方身体的时候,就不应该控制飞船离开,而是应该继续彻底绞杀对方的意识和一切意志,将其魂魄吞噬了再说。

    现在他让对方缓过神来,竟然开始能撕他的魂魄了,这样下去,他岂不是必死无疑?

    蓝小布明显感受到这个要夺舍他的灵魂似乎没有了之前的厉害,他更是疯狂的用刚刚学会的撕裂手段撕对方的魂魄,反复不断的撕扯,然后还尝试着吞噬。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让他晕过去的针刺感觉再次涌了过来。

    不好,蓝小布用力的咬着舌头,甚至都将舌头咬出血了。他绝对不能第二次晕过去,第一次晕过去能醒来恢复意识已经是运气,这种运气肯定不会有第二次。

    让蓝小布欣喜不已的是,这次的针刺似乎远不如上一次厉害,他并没有晕过去。蓝小布此刻哪里还会在乎自己的小命?他不要命的撕扯对方存在的魂魄,然后用自己的魂魄意识去吞噬。

    这些都是他在对方夺舍他的时候学来的,至于是不是有什么后遗症,完全被蓝小布忽视。都要被夺舍了,还在乎后遗症?

    尖锐的声音在脑海深处响起,蓝小布感受到这似乎是对方在求饶,意思是让他罢手。

    蓝小布激动不已,至于罢手,呵呵做梦去吧。

    强大的意志卷动着自己的意识,学着对方之前的样子,将那在紫府中游走的影子全部吞了下去。

    嗡!就好像黄河决堤了一般,无穷无尽的河水倾斜而下,而这倾斜而下的河水全部冲击到了蓝小布的脑海中。哪怕蓝小布再不想晕过去,他依然是再次晕了过去。

    ……

    骆采思心情很是不好,她回国是为了寻找蓝小布,然后和蓝小布讨论蓝基霉素问题的。事实上她在见到蓝小布,发现蓝小布甚至能治疗冻蚕病的时候,那种惊喜简直是无与伦比。

    她还没和蓝小布坐下来讨论一下,蓝小布就离开了昆壶医院。她虽然并没有放弃,可是随后又传来了蓝小布杀了莒家的莒桀,被通缉了。

    还有什么比这更烦心的事情吗?好在后来通缉令被撤,但她还是找不到蓝小布。

    这些都无法阻止骆采思寻找蓝小布探讨医学的决心,在她寻找蓝小布还没有什么眉目的时候,家里打电话给她,要求她立即回去,并且警告她就算是无法改掉爱好医学的毛病,也绝对不能寻找蓝小布。

    为什么?因为千音在寻找蓝小布。得罪千音的人,必死无疑。蓝小布再厉害,在千音面前,也是一个蝼蚁。

    千音是什么,骆采思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家里催的厉害了,她索性将手机关了,自己独自前往秦岭散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