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我明白你

    “小布,这场比斗我过去,你会帮我吗?”泰抹长还没有说话,克尔却急切的说道。

    泰抹长脸色一冷,虽然他也想护卫队的人过去,不过他心里很清楚,这场比赛有多重要。每个星球都有五次比斗机会,最多只能输两次,输掉三次就直接淘汰。这种重要的比斗场合,他岂能让克尔区区一个护卫新兵过去?而且他更是不爽的是,克尔竟然不向他请求,反而向蓝小布区区一个护卫队长请求,简直岂有此理。

    蓝小布倒是讶异的看着克尔,在他看来蓝亚星被灭掉了,克尔的伤心就那么一会而罢了。后来他表现一直是没心没肺的,似乎根本就没有将蓝亚星的灭亡放在心上。倒是丁禾对自己母星被奴役感觉到悲伤,当时他还比较了一番来着。

    现在看来,他似乎并没有完全了解克尔。

    “胡闹,奕漠,这场比赛你过去。这件事没有商量,谁都帮不了你的忙。”泰抹长毫不犹豫的呵斥了克尔,此刻他脸上和眼里之前的那种平易近人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他想来克尔要蓝小布帮忙,自然是帮他说话出战的事情。

    “是”苗奕漠身材高大,看起来也很是憨厚,并不像是一个八星统帅的儿子。在说了一句是之后,立即一抓身边的长戟,就要走出去。

    “等等……”蓝小布叫住了苗奕漠。

    等苗奕漠停下来后,蓝小布却看向了克尔,“克尔,你为什么要去参加比斗?”

    “因为我的母星就是被飞璞星灭掉的,哪怕只能杀一个飞璞星的垃圾,我也开心。”克尔一握拳头,眼里有一种火焰在闪动。

    蓝小布心里有了一种共鸣,当初地球一样被人奴役,他一样是什么都做不了,他也只能做一个鸵鸟,每天疯狂的手术,每天挣取着和妻子勉强生存的费用……

    至于为母星报仇的事情,他甚至连想都不敢想,因为他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更是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有这种能力。

    可他什么都做不了,也不能想和不敢想,不代表他心里不爱母星,不爱养育自己的这一片土地。对养育他的那一片土地,他同样有着深沉的爱。重生一世后,他第一时间想的是如何避免自己生存的那片土地不再被奴役,不再沉沦……

    所以哪怕他有了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也不愿意放过,毅然的选择了一条不归路。为了这条不归路,他甚至变得狠辣无情,做了前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哪怕在他有能力的时候,他都没有第一时间去将仇人杀光,也没有第一时间去寻找蓝家灭亡的原因。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去寻找他老爹曾经购买的那个岛屿,而是第一时间带着昆仑远离银河系。这一切一切,都是因为他太过深爱那片土地。

    无论别人如何看他,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这种深爱没有半点虚伪和杂质。

    所以等他有了能力,他第一时间就想到如何回去将地球变回蓝天白云。

    克尔之前无所谓,那是因为克尔和曾经的他一样,没有能力去为蓝亚星做任何事情。他能做到的,只是勉强让自己活下去而已,所以他做自己能做到的,不去想自己做不到的。

    现在想要上去干掉飞璞星的选手,是因为他活下来了,而且有了为蓝亚星报一点点仇的机会。

    他心里非常清楚,求泰抹长不可能成功,所以求自己帮忙。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扇属于自己的窗,当他没有打开这扇窗的时候,你永远也不知道他的世界。你能看见的,只是他愿意让你看见的窗外那一部分而已。当他打开这扇窗的时候,你才可以看见那一份属于他的骄傲。

    蓝小布轻轻拍了一下克尔的肩膀,“克尔,谢谢你信任我。也许只有我才能明白你此刻的心情。你去吧,我为你加油,将你内心的憋屈用拳头轰给对手。”

    克尔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他赤手空拳,连兵器都没有。

    “克尔,回来。”泰抹长厉声喝道。

    但是克尔就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已经走出了十几米远。

    泰抹长第一次愤怒的盯着蓝小布,“蓝小布尉长,你立即将克尔叫回来,否则的话,后果你们担待不起。”

    蓝小布淡淡说道,“我是护卫队的负责人,护卫这一块的事情,是我负责。为你们五个挡住一切危险,也是我们护卫队的职责所在。当然,如果你现在宣布,解散护卫队,我马上就走,并且不再对护卫的事情做任何干涉。但就算是这样,克尔这一战也必须进行。”

    “你这不是帮他,你不但害了他,还害了我们真诺星。”泰抹长看了一眼已经到了比斗台下的克尔,强忍下来了内心的火焰,盯着蓝小布冷声道。

    看这护卫队其余队员的态度,蓝小布一旦走的话,估计这三十人要全部离开了。而且克尔现在根本就无法退回来,因为他已经上台了。

    飞璞星出来的选手是一名光头男子,身材虽然没有苗奕漠这么高大,也足足有一米九左右,比克尔高出半个头。而且和克尔赤手空拳不同,他是有兵器的,他的兵器也是一柄刀。

    使刀的比较多,估计是因为刀的砍杀力强大。

    星系之内的比斗,两个星球等级相差一级那太过正常了,不要说二级科技文明星球和三级科技文明星球之间的比斗,就是一级科技文明星球和四级科技文明星球之间的比斗也是正常不过。

    唯一不正常的是三级科技文明星球的选手使用了长刀兵器,而二级科技文明星球的选手居然是赤手空拳。

    没有人看好克尔,能被一个三级科技文明星球选来参加星系选拔赛的精英会简单?克尔作为一个二级科技文明星球来的,还敢不用兵器?

    “你很有种啊,竟然空手来比斗,就让我的刀看看你的双手有多硬。真诺星是没有人了吗?选择你这种人来参加星系选拔。死了后,一定要记得杀你的人是飞璞星韩守。”飞璞星的光头男子讥讽了一声,手中刀势一卷,一种暴戾的杀气就从刀锋处渗透出来。

    克尔冷静的盯着韩守,语气非常平缓,“我不是真诺星的参赛选手,我是护卫,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我是来自蓝亚星……”

    在克尔说话的时候,韩守的长刀已经卷起了刀芒劈落下来,而克尔的话让这刀势微微一顿。

    克尔浑身却是一阵阵发冷,韩守的长刀的气势竟然笼罩住了他,他竟不知道应该怎么躲避。

    愤怒的热血冷却了一些后,克尔才明白自己和对方的差距有多大。

    而且他还想起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他来这里就是因为相信蓝小布,当初他杀伦纳的时候,也是出于极度下风,可是蓝小布让他直接攻击,他听了蓝小布的话,结果轻松两拳一脚干掉了伦纳。

    不过那一次他在蓝小布不远的地方啊,现在他距离小布至少有四十米,这么远的地方,小布怎么帮他?

    韩守的长刀只是微微一顿,哪怕失去了一些气势,也不是克尔能躲开的。

    蓝小布叹了口气,克尔完全凭借一番热血,实力还是差了点意思。自己不帮忙的话,克尔必死无疑,他怀疑克尔甚至无法躲开对方前面两刀。蓝小布也猜到了一些克尔的意思,克尔应该也知道杀伦纳自己是帮了忙的,只是别人都不知道罢了。所以克尔上台之前,先问了自己会不会帮他。

    这家伙对自己有一种盲目的信任,可这家伙脑子是一根筋吗?当初他就在伦纳不远处,现在他和韩守有四十米的范围。

    蓝小布真想将克尔的脑袋扒开问他,如果自己没有突破到锻神术二阶,今天他是去送死的吗?

    蓝小布不敢全力施展神魂刺,这个地方可和当初的那个新兵军营不同,一旦破绽太大,肯定有人会怀疑。

    神魂刺只是稍微刺了一下韩守的大脑,韩守手再次一抖,精气神立即削弱。刀势也没有了之前的碾压气息,克尔赶紧趁机从必杀的刀气之下逃逸开来,然后他毫不犹豫的一拳轰了出去。

    他不知道蓝小布是怎么做到的,他肯定这是蓝小布在帮他。就和征星军考核作弊一般,蓝小布有一种神奇的本事。

    韩守眼神一变,看向克尔的目光变得警惕起来。刚才虽然只是瞬息时间的灵魂被攻击,可他肯定是克尔做的。克尔竟然有这种秘法,难怪敢上来挑战他。他必须要速战速决,而且绝对不能杀了克尔,这个秘密他一定要弄到手。

    克尔的长拳轰了过来,此刻拳风彻底笼罩住了韩守。虽然在韩守看来,这种拳风笼罩就是一个笑话,可是别人看不出来啊。

    韩守眼里狰狞一闪而逝,他决定断去克尔的双腿,然后带走克尔。理由吗?克尔已经帮他找好了,蓝亚星的漏网之鱼,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理由吗?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