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赢垮了赌场

    “等一下,听说朋友擅长判断点数,不如去我们贵宾室赌一点刺激的,如何?当然,若是朋友觉得不敢的话,那就算了。”一名身穿星空衫的男子拦住了蓝小布和帕西亚的路。

    低级的激将法,不过蓝小布很清楚自己必须要同意,否则的话,他们不会让自己离开这里的。或者说就算是他们让自己离开这里了,也会找到自己的住处。与其在住处杀人,还不如就在这里动手。

    蓝小布对帕西亚说道,“你先回去吧,我的确还没有尽兴。”

    “啊,那我陪你一起赌……”听到贵宾室赌点数,帕西亚眼里再次冒出精光,对赌她是半点抵抗能力也没有。

    蓝小布淡淡说道,“你立即回去,否则有人将你抓进去扒光衣服,我就会当做没看见。”

    帕西亚明知道蓝小布是吓她的,不过一想到刚才那个花纹男的狠劲,她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赶紧应了一声,疾步走出来赌场。

    她不是白痴,很清楚这里可没有她任性的资格。这里二级科技文明星球最差,随便一个人出来,不是三级科技文明星球的就是四级甚至是五级科技文明星球的。蓝小布是吓她的,但这种事情并不是不可能发生,而且发生了她还什么办法也没有。

    看见蓝小布留下来,这身穿星空衫的男子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很是绅士的站在一边等候蓝小布跟随他进入贵宾室。赢了一千多截石,就这样想走吗?呵呵,想太多了。

    “朋友,这边走。”见蓝小布转身,这男子更是客气的一伸手。

    蓝小布没有理睬他,直接走到之前赌骰子的桌前坐下,淡淡说道,“赌嘛,讲究的是一个热闹,去贵宾室清冷清冷的有什么意思?要赌就在这里赌。不赌的话,我就走了。”

    “对,就在这里赌。”人群之中立即有人起哄。

    “哈哈,朋友果然好胆,好,就在这里赌,我来陪你赌几手。”一个听起来似乎很爽朗的声音传来,跟着走出来的是一名五十来岁的男子。

    这男子走到蓝小布对面大咧咧的坐下,然后一伸手,旁边就有人送上了两套骰子。

    “画爷亲自出手了。”旁边有人低声议论,此刻别的赌位上几乎没有多少人了,大部分人都聚集到了蓝小布和画爷这一桌。

    画爷将两副骰子全部推到蓝小布的面前,“蓝护卫,你检查一下这两幅骰子吧,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就开始。”

    显然这人早已调查了蓝小布的来历,知道蓝小布不过是区区二级科技文明星球来的一个护卫而已。

    蓝小布淡淡说道,“不用检查了,我相信你们。”

    之前大家一起赌的时候,骰子的确是没有作弊。但这两幅骰子,明显是作弊道具。骰子里面有非常细小的芯片,若不是用神念,用眼睛看还真可能忽略。

    蓝小布之所以不在意,是因为大家都作弊,没有什么好在意的。让这些人再去换骰子过来,对方一样不会老实。

    “那我们就开始?”画爷淡淡一笑,似乎对蓝小布的相信并不在意,也似乎他们不作弊是理所当然的。

    眼前这个画爷气息内敛,蓝小布怀疑对方的实力应该比他更强。不过如果这家伙敢和他动手,他可以秒掉对方,因为他有神魂刺这种大杀器。

    蓝小布却看向身后说道,“这种大场面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所以希望以后能有一个回味。谁能帮我录一下像?”

    “我愿意效劳。”随着声音落下,站出来的人蓝小布竟然认识,陶艾。

    这家伙当初招揽克尔,还给了克尔一枚带着定位芯片的贵宾卡。

    “那就多谢朋友了。”蓝小布呵呵一笑。

    陶艾一摆手,“区区小事而已,再说我对你们小队的克尔可是很欣赏,可惜的是克尔没有来这里。”

    看见陶艾已经取出了东西开始摄像,蓝小布一伸手,“画朋友请吧。”

    画爷听出来蓝小布根本就没有叫他画爷的意思,淡淡说道,“鄙人画千放,不叫画朋友,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在我们面前称为朋友的。”

    “我赌钱最讨厌废话,小画,你说怎么赌好了。”蓝小布打断了画千放的话。

    他算是看清楚了,在他赢了截石之后,再低调也没有用,还不如索性高调一点。至于赢截石,他是半点都不后悔。这东西多多益善,他如果在玉启星找到修炼功法,那这些截石够他大用了。

    画千放嘴角溢出一丝讥讽,凭嘴巴吗?他今天如果让蓝小布能安然离开赌房,他这些年就算是白混了。

    画千放将其中一幅骰子放在蓝小布面前,“为了公平起见,我们一人一幅骰子,然后一起摇。到时候你赌我这边的点数,我赌你那边的点数,如何?”

    蓝小布直接将推到自己面前的骰子推到一边,“小画,你做庄就可以了,对我来说,任凭谁做庄家都是一样的公平。”

    “好,够豪气。既然如此,我们赌的更加复杂一些,六枚骰子一起摇。”画千放虽然鄙视蓝小布,心里也有些佩服蓝小布的胆气。摇骰子,庄家自然是更占据优势。

    画千放手中的骰盅一扫,六枚骰子直接被骰盅卷入,然后一阵的哗啦响声之后,骰盅盖在了桌子上。

    蓝小布淡淡说道,“既然是六枚骰子,那赔率是多少?”

    画千放一招手,身后两名男子已经各自拎着两个巨大的木桶过来,这四个木桶里面全部是截石。蓝小布神念粗略扫了一下,至少有一万多。

    “为了方便起见,赔率不变。如果你担心的话,也可以随意说出一个赔率,你放心,我画千放赔得起。”画千放语气带着平淡。

    “赔率就按照之前的吧,我怕多了你也赔不起。我也压一个整数,就一千块截石吧,全部三十六点。”蓝小布说完,毫不犹豫的将一千枚截石丢在了三十六点上。

    押注完毕后,他还问了一句,“小画,三十六点的赔率是一赔十八吧?虽然多了你赔不起,我还是要确定一下。如果你说赔得起,那就先将截石拿出来,否则别说这个大话。”

    蓝小布估计对方也只有这点截石,再多应该是赔不起的。

    “没错,是一赔十八。”画千放心里冷哼,他都不用作弊,因为骰盅里面的点数根本就不是三十六点。至于别的话,正如蓝小布说的那样他还真不敢说,因为所有的截石都在着呢了。

    “揭盅!”周围的人都在叫着,这么大的赌法,他们还是第一次看见。

    先不说一次下注一千枚截石之前就没有过,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这一千枚截石还是下在最大点三十六上。要知道十八点就是一赔十八,三十六点的话,难度大了十倍都不止,按道理就算是一赔一百八十都不过分。不过如果是一赔一百八十,一千枚截石就要赔付一二十万。不要说画爷,就算是整个崇元帝国都难以凑出来。

    画爷心里冷笑,淡淡说道,“谁敢来为这一场赌揭盅?”

    周围虽然有几个人跃跃欲试,不过却最终都没有敢动。在场的没有傻瓜,这骰盅是随便可以揭的吗?

    那个蓝小布输了也就算了,万一画爷输了呢?虽然这种可能性连千分之一都没有,可存在一个万一。一旦画爷输了,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骰盅的人就是背锅侠。

    “小画,没有人骰盅,你就揭开吧,别耽误我的时间。”蓝小布忽然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把手术刀,在手中转来转去。转了一半后,蓝小布心里忽然有一种感觉,他如果什么都不动的话,那才是最大的破绽。

    想到这里,蓝小布的手术刀忽然跌落在地,蓝小布赶紧跺了几下脚,然后一手扶住桌子,一边弯腰下去捡起了手术刀。

    画千放心里不屑,这种小把戏也敢在他面前玩,里面的点数他随时都可以看见。等蓝小布再次坐好,画千放确定点数没有变,他手放在骰盅上,抬手揭开骰盅。

    “怎么样?还要再来吗?”画爷甚至都不需要看几点,直接对着蓝小布冷笑道。

    但他很快就觉得不对了,周围鸦雀无声,只有粗重的呼吸。

    蓝小布却淡淡说道,“若是小画你还能拿出更多的截石,来也可以啊。只是这一次你好像就不够赔了。”

    说完,蓝小布站起来,将四桶截石全部收拢到自己身边。

    画爷感觉到不妙,他低头看过去,发现桌子上面赫然是六个六,一共三十六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