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六章 牟北坊市来了个狠人

    蓝小布心里疑惑,却没有说话。

    他刚才和刘旻的谈话中已经知道,牟北坊市非常大,可以说是方圆千里最大的坊市。这里距离牟北山脉只有一百多里,距离不夜海也只有一百多里。

    众多刚刚步入修仙门槛的人,都愿意留在牟北坊市求活。他们可以去牟北山脉寻找各种低级灵草和材料,也可以去不夜海寻找修仙资源。因为这几个方面的原因,让牟北坊市越来越大。

    所以刘旻虽然带来的低级丹药多,卖起来却非常快。

    两名骑士的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眼,很快就落在了蓝小布的身上,蓝小布背着的那柄巨斧实在是太过显眼了。

    其中一名骑士驱马走到了蓝小布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正想问话,却看见了缩在蓝小布背后的古道。

    “这是什么宠物?”骑士惊讶的问了一句后,随即眼睛一眯看着蓝小布说道,“你这宠物不错啊,我给你一枚灵石,卖给我。”

    古道现在虽然不会说话,却听得懂一些,而且它善于察言观色,一看骑士的表情和盯着它的目光就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它从蓝小布背后闪了出来,呲着牙吼了一声。

    原本站在古道面前的那匹马,在感受到古道的吼叫后,立即迅速后退,甚至因为惊慌之下,后腿都趔趄了一下,差点将马背上的骑士丢下来。

    “你这是妖兽?”骑士眼睛一亮,立即跃下马背,目光更是无法从古道身上移开。

    之前古道一直装孙子站在蓝小布背后,倒是没有人在意。外出带一条狗,那更是人之常情。古道不张扬的时候,那几个爪子也没有那么夸张。现在古道一张扬,那种妖兽气势就暴露无遗。

    蓝小布一直是和古道一起,而且古道吃喝都是蓝小布的,对蓝小布不敢有半点不恭敬,所以蓝小布也看不出来古道多有气势。现在古道嘶吼,爆发出妖兽气势后,别的动物自然是害怕的不敢近前。

    刘旻看向蓝小布的目光多了一些变化,能养妖兽做宠物的,一般都是大宗门的弟子,或者是修仙家族的弟子。看样子蓝小布的来历有些不大一般啊。

    蓝小布已经做好了打的准备,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让出古道。

    “哈哈,冯琦算了吧。”另外一名骑士叫住了下马的骑士。

    下马的骑士醒悟过来,对蓝小布还笑了笑点点头,然后说道,“走吧,先回牟北坊市再说。”

    刘旻心里暗叹一声,他很想告诉蓝小布,现在有多远就走多远,可是他不敢说话。这个时候向蓝小布告密,除非他不想活了。

    刘旻可以肯定,只要大家回到牟北坊市,牟北盟的人第一时间就要收走蓝小布的宠物,就连蓝小布的法宝怕也是不能保住。

    现在不动手,只是担心蓝小布跑掉而已。可他却不能也不敢提醒蓝小布,只能摇了摇头,跟着两名骑士走向了牟北坊市。

    蓝小布是第一次来到修仙坊市,但他觉得这里不大像修仙坊市,更像是一个菜市场。

    人很多,但大多数人不是极为邋遢,就是带着伤急匆匆的进进出出。

    这哪里有半点仙气?如果修仙最后都是修成这样,那还要不要修仙?

    在坊市门口,蓝小布一行人被拦住。一名八字须男子走了出来,不等他说话,刘旻就感应迎了上去,带着些谄媚的说道,“潜仙商队这次来了两车货物,在牟北盟的护送下才来到牟北坊市。”

    八字须点点头,然后说道,“护送费用一共是一百下品灵石,护送队伍出示坊市身份牌,可以进入坊市。”

    还有这种操作?区区几步路,做个样子,就需要一百下品灵石?而且进入坊市还要身份牌,这刘旻没有说啊。

    “你的坊市身份牌呢?”八字须的目光落在了蓝小布的身上。

    蓝小布只好说道,“我刚刚来到牟北坊市,现在还没有办理身份牌。”

    听到蓝小布的话,那两名骑士眼睛一亮,之前他们以为蓝小布是刘旻请来的护卫。想要拿到蓝小布身上的东西,也不好做的太过难看。毕竟刘旻是牟北坊市的老主顾,每年都要孝敬很多灵石给他们的。现在听到蓝小布和刘旻没有关系,自然是再无顾忌。

    之前那名看中古道的骑士走到蓝小布的面前,指了指蓝小布身边的古道,还有蓝小布背后的斧头说道:“第一次来这里要交纳信物,你就将这条宠物和你的这把斧头交上来吧。因为你第一次来,我们牟北盟也不打算收你的灵石了,但你要记得以后补上。”

    周围的人都见怪不怪了,每次有新人过来,身上最好的东西都会上交给牟北盟,这是潜规则。

    不过来这里的人身上也没有多少好东西,加上牟北坊市周围有两处来灵石的好地方,也是修仙者试炼的好地方,所以这里人气依然是很高。

    蓝小布看了看刘旻,刘旻连忙说道,“是这样的,第一次来这里的确要交信物。”

    信物是交一件而已,蓝小布身边的两件东西都被看中了,这要交的话,可就不是一件东西了,只是这话刘旻不敢提醒蓝小布。

    不要说交两件,就算是交一件蓝小布也没有打算交,“既然如此,那我就不进坊市了。”

    说完蓝小布转身就走。

    好不容易将蓝小布带到了牟北坊市,岂能让蓝小布走掉?两人立即拦在了蓝小布的面前,其中一人冷笑道,“踏入了我牟北坊市的地盘,就必须要交纳信物,交纳了信物后你走没有人管你。”

    其中一名骑士还抽出了长剑,长剑上杀气环绕,带着一股煞气。

    蓝小布立即将斧头抓在手中,然后问道,“难道这里没有律法管吗?可以这样随便抢别人的东西。”

    人群中传来一声嗤笑,“抢别人的东西?呵呵等会说不定还要杀你。律法也能管到这个地方?你还是回去吃奶吧。”

    蓝小布却定下心来,他问话的目的不是要律法来帮忙,只是想要知道,这里杀人会不会有人管。没人管的话,那就好。

    想到这里,蓝小布毫不犹豫的做出要走的架势。

    两名骑士哪里会让蓝小布离开,其中一人直接从马上飞跃而下,长剑刺向了蓝小布的后颈。另外一人也是下了马,拔出腰间的长刀拦腰劈向了蓝小布。

    蓝小布心里冷笑,两个应该恐怕还没有筑基的家伙,也敢拦住他。手中的巨斧划出一道斧痕,这两名骑士的脸色立即就变的苍白起来。他们发现在蓝小布这巨斧的笼罩之下,他们连动弹一下都困难。

    “等……”其中一名骑士想要求饶,奈何只是说了一个字,就被蓝小布拦腰砍断,巨斧没有停留,斧刃过又砍断了另外一名骑士的腰部。

    刘旻脸色也是苍白起来,他没有想到蓝小布如此强大,不但强大还是一个不肯吃亏的主,人家的兵器刚刚刺出,他已是杀了两个人。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安静下来,之前那名嗤笑蓝小布让蓝小布回去吃奶的家伙更是双腿发抖,不断的往后面人群中退。

    所有的人都知道,牟北坊市来了狠人了。虽说这个狠人最后也会被杀,现在却没有人愿意触霉头。

    八字须一滞,瞬息就反应过来,立即抓出一枚信号符箓丢了出去。一道璀璨的光芒冲天而起,然后在天空中化为了血红色。

    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是牟北盟的强敌入侵信号。这种信号,牟北盟多少年也不用一次,这次却用上了。

    八字须也只是刚刚发出信号符,蓝小布的下一斧就劈了过来,血痕洒落,他也只是比前面两名骑士多活了十几秒而已。

    ……

    卜达最近心情不错,因为不久前得到了一枚蕴青丹,借助这枚丹药闭关修炼了一段时间后,境界大是提升。修仙宗门进不去又如何?他卜达占据这一块风水宝地,就算是让他去修仙宗门,他现在还不想去呢。修仙宗门除了功法多一点外,修炼资源有他丰富?

    所以今天他特意将牟北盟的坊护秦陌才邀请来了,秦陌才早已金丹修为,在牟北这一块地方,金丹已经是凌驾于九成九的修仙者之上。

    可是秦陌才还没有到,他竟然收到了牟北盟的强敌入侵求救信号。牟北盟都承平不知道多少年了,什么时候有强敌敢来这里了?难道不知道这里有一名金丹?不知道他卜达凝丹巅峰修为了?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卜达就直接冲向了坊市入口的地方。十多名牟北盟的打手,也都跟着卜达冲向了坊市入口处。

    当卜达看见蓝小布后,心里的担忧早已消失不见,他冷冷扫了一下周围,同时冷声说道:“是谁发的信号?区区一个人,也敢发强敌入侵信号?”

    两名八字须的手下在牟北盟盟主卜达的眼神下,一个字都不敢说,赶紧低头让在了一边。

    卜达没有继续追问是谁发的信号,而是将目光落在蓝小布身上,“刚才是你杀了我牟北盟的人?”

    (三更求月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