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章 银光鱼

    牟北坊市换了主人,在整个牟北并没有引起半点波澜。而且蓝小布的口碑比卜达要好很多了,至少收灵石不多。不仅如此,整个牟北坊市也因为蓝小布的入住,人气越来越旺盛。

    蓝小布虽然是坊主,不过他很少出去,基本上在坊主府修炼。古道一样的留在坊主府修炼,一下多了这么多财富,就是古道的修炼也富裕了起来。

    刘旻办事极为老道,短短时间,就为蓝小布收集了上百部修炼功法,还有各种丹方之类。

    不过这些修炼功法和丹方,基本上都是烂大街的,没有一样能拿得出手。蓝小布并不在意,对他来说功法好坏没有关系,哪怕一个最垃圾的功法,只要有一丢丢闪光点,那就是好事。

    这些功法、丹方全部被蓝小布刻进了七音模。

    蓝小布这段时间没有修炼金乌诀,而是专门修炼锻神术。他决定更改功法了,自然就不打算再修炼金乌诀。

    只是他得到的功法还比较少,所以希望刘旻能收购更多的功法来,然后七音模结合这些功法构建出一个完美的适合他修炼的功法。

    时间长了,整个牟北都知道了牟北坊市有一个从来都不露面的坊主。但别小看这个坊主,因为这个坊主来到牟北坊市后,现在的牟北坊市几乎是没有人敢强买强卖。之前倚强凌弱的情况,现在在牟北坊市根本就看不到。

    到了后来,来牟北坊市寻找仙缘的人是越来越多。毕竟牟北坊市的地理位置对低级修仙者来说太过优秀了,外围有不夜海和牟北山脉。现在牟北坊市又变得极为安全,这也造成了牟北坊市的房价直线飙升。

    当年在牟北坊市只能排入前五的潜仙商会,因为刘旻得到了蓝小布的重用,现在潜仙商会已经是牟北坊市最大的商会。

    …….

    不夜海。

    之所以被叫着不夜海,是因为这里有大量的低级灵物银光鱼。银光鱼喜欢在海面游动,而且自己带光。就算是天黑了,因为银光鱼的关系,整个海面都是一面淡淡的银白色,看起来非常漂亮。

    银光鱼价值极为高昂,一条上等的银光鱼,足值数万甚至数十万灵石。

    按照这种说法,不夜海到处都是银光鱼,那在不夜海的任何人了也都可以发起来。没有顶级的银光鱼,可以扑捉低级的银光鱼啊,价值大不了少一点罢了。

    如果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银光鱼是灵物,并不算是妖兽。在不夜海的银光鱼分为上中下三等,传闻还有一种特等银光鱼,不过这种银光鱼只是在传说之中,没有人见到过。

    除了上等银光鱼之外,中等和下等完全不值钱,银光鱼虽然是灵物,却必须要是上等的银光鱼。否则的话只是寻常鱼类,而且口感也不好,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愿意扑捉。

    寻常的银光鱼背部发出银光,上等的银光鱼背部的光芒银中带金。金色越多,那就说明银光鱼的价值越高。

    不夜海除了银光鱼之外,还有各种的海中生长的灵草以及各种炼器炼符材料。所以来不夜海的修仙者,很少有专门扑捉上等银光鱼的,事实上也扑捉不到。

    在不夜海的边缘一带,其实有很多的礁岛。

    此刻在不夜海的一处礁岛上,就有一男一女两人正潜伏在礁石的一边。男子三十来岁的样子,中等身材,整个肌肤呈现古铜色,显然是在海上时间过长被阳光照射的结果。女子身材修长,肤色微黑,长发有些凌乱,眼睛却非常的明亮。

    在两人前方百米的地方,有一个悬浮在海面上的竹笼,这竹笼里面散发出淡淡的紫光。紫光里面还有一枚灵果,灵果有着淡淡的香味溢出。

    “细叔,这里真的有特等的银光鱼吗?”女子虽然压低了声音询问,声音清脆动听。

    “肯定有,这是我父亲曾经和我说的,他说就在这里,最不济也有上等的。”叫细叔的男子也是压低了声音,语气低沉。

    女子叹了口气,“要是真的能抓到特等银光鱼就好了,我师父肯定可以好起来。这样的话,我们千云仙门就会再次回到五星宗门去。”

    男子叹息一声,“就算是老宗主实力恢复,那最多也只是保住我们千云仙门不被有心人觊觎罢了,想要回到五星宗门,已经没有这个可能。除非我们千云仙门出了一个人仙级别的人物,但现在整个云州,又有几个人仙?”

    女子神情低落下来,就在她正想说话的时候,旁边的男子忽然嘘了一声,“不要说话,有动静了。”

    此刻一条背部几乎全部是金色的银光鱼游了过来,看见那鱼背部的金色甚至都带有一点淡紫,女子的心脏不由自主的狂跳起来。这绝对是传说中的特等银光鱼,被吸引过来了。

    只见那条银光鱼在竹笼下面绕了好一会,忽然身体一跃,直接冲进了竹笼里面。

    在这条银光鱼冲进竹笼的同一时间,叫细叔的男子飞快的冲了过去,然后一把将那竹笼抓起。

    “住手……”也几乎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叫喊声音传来,跟着一道人影冲了过来。

    细叔已经在极短的时间内将银光鱼送入了一个盒子里面,然后将盒子放入了背后的包中。

    “东西拿出来。”两名男子一左一右封住了细叔的去路。

    两名男子都非常健壮,浑身都有一种海水气息,脸色还有海水斑,一看就知道是常年在不夜海生存的。

    “我们的东西为什么要给你?”那名女子已经冲了出来,手中握住一枚乾坤刺,语气冰寒的说道。

    “为什么?因为这里不是不夜海,不夜海的东西都是我家的。”左侧男子一扬手,手中就多了一柄分水刺,同样是刺类兵器,但这男子使用的分水刺明显是为了在海中生存定制的法器。就算是实力相当的情况下,一旦两人落水,男子的分水刺会占据优势。

    “这两人的实力都很强,不要和他们打,等会我们一起逃。”细叔刚刚传了一句给女子,两名男子就已经祭出法宝轰向了细叔。

    他们在不夜海生存经验丰富,知道什么是先下手为强。

    反而是细叔仓促之下,急切后退,就算是如此,他依然是被右侧男子偷袭,受了不轻的伤。

    那名女子看见细叔受伤,急切之下直接抓出一枚符箓。

    “不要,他们的实力和我们差不多,只是经验多一点而已……”细叔看见女子抓出符箓,急切之下,赶紧要阻止。

    只是那女子的符箓已经激发,右侧男子的两刃刀还没有能收回,就被一道乌光轰在胸口,整个人犹如被发射出去一般,在乌光的带动下冲进了不夜海。

    细叔见状也来不及责怪女子,祭出法宝就卷向了使用分水刺的男子。看见右侧男子被轰进不夜海,左侧男子一声凄吼,整个人跟着就冲进了不夜海中。可见他并不是害怕细叔,而是担心自己的同伴。

    “赶紧走,这两人都不简单。”细叔见状,立即说道。

    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出了不夜海,女子有些歉意的说道,“对不起,细叔,我将师父给我的乌金符用掉了。”

    细叔一摆手,“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而且用掉也好。那两人的实力虽然和我们差不多,可他们的斗法经验远远强于你我。如果不是用掉了乌金符,我们还真不一定能逃出不夜海。”

    “那我们赶紧回山门吧,我担心那人还有别的同伴,一旦追上来,我们怕是走不掉。”女子急切的说道。

    细叔摇了摇头,“恐怕来不及了,我估计不等我们回到千云仙门,人家都已经追过来了。我已经想起,那两人应该是不夜海不劳双煞。”

    “啊……”女子显然也听说过这两个人,这两个人是兄弟两人,一个叫着羌不劳,一个叫着羌不移。

    之所以叫着不劳双煞,是因为这两人常年在不夜海生存。却从来不主动去寻找灵物和资源换灵石,他们的灵石来源都是一个字,抢。

    在不夜海遇见这两个人,赶紧走。因为这两个人哪怕实力没有你强,你也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他们在海里就好像和陆地上一样,没有半点影响。

    死在这两兄弟手中的修仙者,不知道有多少了。

    细叔语气凝重起来,“看样子我没有猜错了,应该就是他们两个。幸好你用了乌金符,否则的话,我们此刻已经是死在了不夜海。我们不能现在回仙门,现在回仙门必定在路上被没有死的那个堵住。此人手段阴险毒辣,有各种办法让我们中招,而且他还有一帮手下。”

    “拿怎么办?”女子急切的问道。

    “唯一的办法先去牟北坊市,我听说牟北坊市的蓝坊主为人正直,从不欺压低级修仙者,我们在牟北坊市躲一段时间再说。否则的话,说不定我们遭殃还要连累宗门。”细叔说道。

    远处传来一声尖啸,细叔脸色大变,“不好,他带人追过来了,我们赶紧走。”

    不劳双煞可不是单打独斗,大部分时候他们都是单打独斗,一旦需要人帮忙的时候,他们一样可以叫到一大帮不夜海的亡命之徒。

    (二更求一下月票和自动订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