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那你就不用混了(给白银盟大白杨加更1)

    蓝小布最近非常满意,有了自己的地盘就是不一样,不说修炼起来没有谁敢来打搅了,每过一段时间他就可以收到一堆的各种功法、丹方之类。

    尽管蓝小布从未想过不给灵石,但是刘旻却说这些都不用灵石,大部分都是在牟北坊市生存的商户收集来的。极少数比较好点的,都用牟北坊市的维护费用付掉了。

    蓝小布身上现在灵石多多,本来想要推辞的,不过一想这也没有啥。他好歹也是牟北坊市的坊主,如果一点福利都没有,这个坊主当的岂不是让别人担忧?不为灵石好处,你说你在这里当坊主做什么?

    因为心无旁骛,蓝小布最近阵法进步迅速,已经可以独立布置起来一级聚灵阵、防御阵、迷魂阵等。事实上,这还是他的阵旗档次太低,如果阵旗档次好一点的话,他或者是连二级阵法都可以布置了。

    不仅是阵道进步迅速,就是锻神诀也是飞快的进步,短短时间,神念就再次上涨了四五里。现在他的神念可以直接横扫二十五里之外。

    “轰!”一声巨响轰鸣声音传来,蓝小布的神念第一时间就扫了出去,他看见一名牟北坊市的护卫被轰出十数丈远,然后跌在地上眼看就不活了。

    蓝小布大怒,直接从修炼的阁楼穿窗而出,一拳就要轰向那名杀了牟北坊市护卫的男子。

    “坊主,等等……”急切赶来的刘旻焦急的叫了一句。

    蓝小布的神念已经锁住了这名杀了他坊市护卫的男子,转而看向了过来的刘旻。

    他也发现了自己的鲁莽,任何情况下杀人也要问清楚缘由。有的时候并不一定就是自己的人是对的,权力这东西果然最是容易让人冲动。

    “你就是牟北坊市的新坊主?”杀了一名牟北坊市护卫的男子斜眼打量着蓝小布,显然没有将蓝小布当回事。

    蓝小布没有理睬这家伙,反而是转向了刘旻,“说吧,是怎么回事?”

    因怒出手可以,但出手之前,他的怒气要不能影响他的出手。

    刘旻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刚刚来。”

    “你刚刚来?”蓝小布一皱眉,心说你刚来,什么都不知道,就让我等等?

    好吧,等等是应该的。

    “坊主…….”一名浑身是血的女子往前跨了一步,对蓝小布躬身施礼,“这件事都是因为我和细叔而起。”

    蓝小布已经看见,在这名女子的脚下,还躺着一名中年男子,看这中年男子半晕过去的样子,就知道受伤不轻。最重的一道伤口是腰间的一个血洞,显然是被什么刺过去的。

    不对,蓝小布的神念落在这女子身上,立即就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波动。下一刻他就明白过来,这女子修炼的也是金乌诀,因为受伤气息不稳,加上刚刚蕴丹,在他面前运转金乌诀疗伤让他看出来了。

    这可真是巧啊,从某种意义上说,他遇见同门了。蓝小布表面不动声色,“说吧,是怎么回事?”

    女子恭谨说道,“晚辈扇千月,我和细叔去不夜海寻找银光鱼。经过了数天时间守候,这才偶然的机会下获得一条上等的银光鱼……”

    扇千月不敢说得到了特等的银光鱼,她担心蓝小布也会红眼。

    果然听到上等的银光鱼,周围都是一阵阵吸气的声音,很多人看向扇千月的眼光都不一样了。别看不夜海到处都是银光鱼,那都是不值钱的下等或者是中等。现在一条上等的银光鱼可以卖出十万下品灵石,而且还有价无市。

    蓝小布一次就得到了几十万的下品灵石,那可是卜达多少年的积累,可不是下品灵石烂大街了。现在十多万下品灵石,对任何一个在牟北生存的修仙者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你也别想着抓一条下等或者是中等的银光鱼回家等着成熟,因为那不可能。先不说你肯定养不活,就算是你养活了,十亿条银光鱼中,也不一定有一条可以变为上等银光鱼。

    蓝小布却明白扇千月的意思,应该是她抓到上等银光鱼,结果被人觊觎了追杀到了坊市中。坊市护卫阻拦,结果被追杀的人杀了。

    蓝小布心里想的却不是扇千月手中的银光鱼,而是想到能晋级到上等的银光鱼,基因肯定不同吧?如果他能研究这一方面,从基因突破,说不定真能培养出上等银光鱼。

    随即蓝小布就摇了摇头,他修炼的时间都不够了,哪里有时间去培养上等银光鱼?先不说成为一个培养银光鱼的基因学家加生物学家需要多少时间,就是这份工作他就不喜欢。

    扇千月一脸愤怒的指着一名手中抓着分水刺的男子,“就是此人,他看见我们得到了银光鱼后,硬是说是他养的,要我们交给他。我们不给,就追杀我们到了牟北坊市。”

    蓝小布知道对方来牟北坊市肯定是寻求保护的,他也不在意。无论是谁来牟北坊市,也要遵守牟北坊市的规矩。既然他享受了牟北坊市的福利,那就必须要做出一些付出。又不想管事,又想要享受福利,这种事情哪里也没有。

    手中抓着分水刺的男子大咧咧的对蓝小布随意抱了个拳,“朋友,我叫羌不劳,和我兄弟常年在不夜海求活。不夜海就和我们家一般,他们在不夜海捕捞银光鱼,还杀了我弟弟羌不移,今天不杀这两人,我羌不劳就不用在不夜海混了。”

    “坊主,羌不劳和羌不移号称不劳双煞,在不夜海吃人不吐骨头,而且这两人的后台大的惊人,听说是五星宗门西昆仑派。就算是四星宗门的核心弟子,也不敢轻易得罪这两个人,不夜海的修仙者,遇见他们都是绕路走的。被他们杀掉的修仙者,更是不计其数,还没有人敢报复……”刘旻担心蓝小布一怒之下做出错误的事情,急切的传音给蓝小布。

    蓝小布就好像没有听到刘旻的话一般,而是看着羌不劳说道淡淡说道,“那你就不用在不夜海混了吧。”

    说话间蓝小布一步跨前,同时一拳轰了出去。刚才杀了坊市护卫的男子,此刻正不屑的冷眼看着蓝小布,却不想蓝小布突然动手。他急切之下想要避开,只是蓝小布的气势太过强大,直接碾压着他无法躲开。

    他不屑的表情变成了惊恐,急切的叫道,“住手……”

    住手?那是不存在的。不要说对方一点理都没有,就算是他有点理,在牟北坊市杀了坊市的护卫,也需要偿命。

    “嘭!”这名男子被蓝小布一拳轰飞了起来,然后在空中炸裂出一团血雾。等跌落在地的时候,尸体已经残破不堪。

    “你好胆,竟然敢杀我不夜海……”羌不劳看见蓝小布一言不合直接杀了他的一名手下,当即大怒。

    不过蓝小布根本就没有理睬他的愤怒,再次一拳轰了下去。区区一样蕴丹境,也敢来牟北坊市随便杀人吗?

    狂暴压抑的死亡气息涌来,羌不劳同样是惊恐起来。此刻他才发现比起蓝小布,自己差的不是一点两点,而是十万八千里。

    他拼命燃烧自己的真元,想要挣脱蓝小布拳势的束缚,可就是发现空间粘稠,他的动作变得缓慢无比,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

    死亡的恐惧感觉传来,羌不劳眼里闪过绝望。他发现自己错了一件事,无论是后台以后多硬,还是实力有多强,都不应该在一个不知道他底细的新坊主地盘嚣张。

    他肯定蓝小布如果知道了他的后台,肯定不敢对他如何。关键是人家现在不知道他后台是谁啊。

    就在羌不劳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一道彩练卷来锁住了他的双手。羌不劳就好像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木材一般,疯狂的抓紧彩练。

    他的想法是借助这彩练脱离这可怕的拳势漩涡,只是他还没有用力,就感觉到一股力量将他带走。

    “嘭!”尽管这股力量将他卷走了,可他的双腿依然是在蓝小布可怕的拳力之下化为血渣。

    “扑通!”羌不劳跌落在地,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双腿没有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是赶紧抓出几枚丹药吞下,这才看清楚救了他的人。是一名女子,女子身穿淡青色仙女裙,面戴纱巾,看不出容貌,可羌不劳却是狂喜的叫道,“离仙子,救我。”

    蓝小布没有继续出手,此刻在人群之中突兀的多出来了一名女子。这女子身材足有一米七几,长发结成仙女髻。尽管带着面纱,却又好像偏偏无法遮住她极美的容颜。脖子上洁白的肤色甚至还有淡淡的肤韵,这应该和修炼功法有关系。唯一能表达情绪的是她的双眼,那一双眼睛就好像一幅完美到极致的山水画,让人只能远观。

    扇千月见到这名女子,眼里闪过一层死灰,却恭谨的一躬身,“千云仙门扇千月见过离仙子。”

    之前向蓝小布求救她都没有说出自己的宗门,现在却要说出自己来自千云仙门,可见扇千月心里有多忌惮。

    (第三更求一下月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