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蓝小布挖的坑(白银盟大白楊加更3)

    “好,你千云仙门区区一个二星仙门,也敢在昆墟广场公然杀我四星宗门的内门弟子,呵呵,莫非你千云仙门要掌控整个元洲?横扫一切你千云仙门看不顺眼的宗门?”一个怒到极致的笑声传到,跟着一名黑脸男子冲了过来。

    看他浑身杀气凌厉的样子,那是要将千云仙门撕裂成为碎渣啊。

    蓝小布脸上似乎还有着惊惧,却大声叫道,“原来在元洲,高星宗门可以随意的抢夺低星宗门弟子的东西,而低星宗门的弟子还不能反抗。呵呵,既然如此,那还搞什么昆墟玄涧的进入选拔?高星宗门进去就好了,何必要欺骗所有的低星宗门,让我们万里迢迢来这里,结果却是过来被高星宗门收割韭菜呢?”

    一声冷哼传来,蓝小布就感觉灵魂都要被这冷哼轰散,他心里暗自震撼,好强大。

    就是准备要动手的黑脸男子,在听到这冷哼之后,也赶紧住手。

    随着这冷哼声音,一名高大老者虚空跨落下来,“元洲修仙界虽然有争夺,但一直恪守最基本的修仙界准则,谁告诉你在昆墟高星宗门可以随意抢夺了?那岂不是和强盗无异?”

    “见过邹仙人。”看见这高大老者落下,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躬身施礼。

    “掌门师兄,这是九洲山的邹诤前辈,赶紧施礼。”扇千月一边传音给蓝小布,一边躬身施礼。

    九洲山蓝小布听说过,这好像是元洲最受尊敬的地方,至少大家都这样说。不过传这些话的人,都是在牟北坊市生存的低级修士,很多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有见过九洲山的强者长什么样。

    九洲山并不属于任何星级宗门,他们也不管任何元洲门派之争。但元洲最顶级的遗迹、秘境等地方开启的时候,就必然有九洲山的影子。

    昆墟玄涧几乎是元洲第一秘境,这种秘境的开启自然不是个别宗门可以做主的。每次这种秘境开启,九洲山就有人过来负责秘境开启。蓝小布的事情是发生在昆墟广场,如果是在别的地方,就算是千云仙门被人灭掉一万遍,他们也不会出来。

    掌控元洲顶级秘境开启,可见九洲山的地位有多高。

    但任何人想要加入九洲山,就必须要符合两点要求,第一你不能属于某一个宗门,第二你必须是人仙境以上。

    “千云仙门蓝小布见过邹仙人。”蓝小布也是躬身施礼。

    事实上他录制影像水晶球也只是以防万一罢了,如果真没有人出头,他就以神魂刺干掉东羽仙宗的化丹再说。

    东羽仙宗肯定有炼神强者,但这炼神强者并没有来昆墟啊。等他干掉了化丹后,他就带着门下弟子先回宗门。

    东羽仙宗能有几个炼神境?再说了,千云仙门也不是没有底气,老宗主扇常修不是也高突破炼神境了吗?再加上他的话,就不一定惧怕了东羽仙宗。

    不过蓝小布肯定有人出头,昆墟好歹也是元洲第一大秘境,如果这个秘境可以随意的抢东西。呵呵,那这个秘境早就乱套了。

    现在九洲山的人出来,说明他猜测是正确的。在昆墟即将开启的时候,必定有人负责秩序,绝对不会乱来。

    因为九洲山的邹诤仙人都来了,加上千云仙门的人竟然敢在昆墟外面公然杀掉了东域仙门的内门弟子。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围了上来,无论是为了吃瓜,还是别的,这都是昆墟玄涧开启前有意思的插曲。

    妫海申燮的脸色气得铁青,他们也是刚刚到。只是刚刚到这里,就看见妫海家的妫海篷被杀了。

    妫海篷可是妫海家最有出息的几个子弟之一,将来同样是妫海家主的人选。现在刚刚到这里,就被本来就有深仇的千云仙门杀了。可以说如果不是九洲山有人在这里,妫海家的人早就忍不住要一拥而上干掉蓝小布了。

    外围的孟傲摇了摇头,千云仙门这个新宗主的脾气,这可不能说是暴啊,简直就是……

    那黑脸男子再次对九洲山的邹诤一抱拳,然后又对周围的人一抱拳,“我于洗不过是东羽仙宗的一个长老,但今天的事情我无法忍受下去,我要代表我们东羽仙宗说几句肺腑之言。我东羽仙宗从来都不会欺压弱小,否则的话,当初淳于丹师的事情发生后,我们东羽仙宗已经打进了千云仙门,事实上我们并没有这么做。

    但千云仙门这个新掌门,却是强势霸道,从他一斧将我门下内门弟子妫海篷劈杀就能看出有多狠辣。这里是昆墟广场啊,如果不是的话,他怕是更加凶狠。

    我东羽仙宗不过是和善了一点而已,和善有错吗?为何就要如此欺压我们?我们不是怕千云仙门,而是想要让大家评评理。我希望九洲山的邹前辈能给这件事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我们不希望善念被踩在脚下。”

    于洗的话将自己放在一个弱者的位置上,而且他们本来是可以轻松碾压千云仙门的,就因为心存善念,这才以强被弱欺。至于淳于良雍不过是东羽仙宗的客卿丹师,甚至早已脱离了东羽仙宗的事情他半个字都不提。

    一些不明内里的人已经开始同情东羽仙宗,并且对东羽仙宗有了极大的好感。

    你看看人家东羽仙宗,不是打不过你千云仙门,人家只不过是和善不愿意欺负弱小而已。没想到真正弱小的反而自以为得势,将东羽仙宗的人杀了。

    “还说什么,这种宗门就应该灭掉,邹前辈发个话,我们动手。”人群中有人大声叫道。

    邹诤也是不爽蓝小布闹事,但必要的话他还是要说的,他将目光转向蓝小布,“蓝小布,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至于判断是蓝小布闹事,说来说去,就是因为千云仙门可以随便揉捏。

    蓝小布略显惶恐的说道,“我真的没有挑衅东羽仙宗,我一直在退让,然后是真的失手杀了妫海篷,我现在心里还忐忑不安着,后悔莫及。”

    说完这句话,蓝小布手一扬,一枚水晶影像球就被他抛了出来。

    众人看见虚空之中幻化出一片清晰的影像,都是暗自钦佩蓝小布的神念强大。

    水晶影像球都是一次性记录法宝,只有高级的水晶影像球在记录后可以单独在虚空播放出来,无须神念加持。蓝小布的这个水晶球显然是低级的,低级的水晶球记录了影像想要播放出来,必须要神念加持。而且想要清晰,神念就必须要强大。

    虚空影像上蓝小布恭恭敬敬唯唯诺诺,对妫海篷可以说是恭谨有加。可是妫海篷却是傲然俯视蓝小布,或者说语气之间根本就没有将千云仙门这个二星宗门放在眼里。

    影像中,蓝小布对东羽仙宗更是尊敬,甚至因为妫海篷是东羽仙宗的弟子,他愿意拿出灵石补偿。

    虽然很多人都不屑蓝小布的软骨头,不过作为一个二星宗门出来的人,这种表现也算是正常。难不成让蓝小布去大骂妫海篷?然后指着妫海篷的鼻子叫,你东羽仙宗算个屁?如果真的这样话,那就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到了最后,篮小布在妫海篷的杀手之下仓促反击,结果一斧劈死了妫海篷。这几个时候,蓝小布没有喜悦,反而只是惶恐和不安。只知道喃喃说,这可怎么办,这不是有意的。由此可见,当初他内心是多的不安。

    等水晶球的影像播放完毕,蓝小布这才更是惶恐的说道,“我本来只是打算记录一下我们千云仙门参加这次昆墟时候的盛况,没想到却发生了这种事情。我现在六神无主,请各位前辈定责。我千云仙门是小宗门,一切都遵从各位前辈的意思。”

    语气之中小宗门的惶恐和不安全部显露无疑。

    这个影像立即就反转了于洗的话,哪怕于洗之前再装可怜,在事实面前也不得不承认可怜的人不是他们,而是千云仙门。

    “上人家宗门驻地去抢夺别人的财物,杀了活该。”有人已经开始不满。

    “对,四星宗门又如何?我们也是四星宗门,却从未有这种垃圾弟子。”

    “呵呵,这就是所谓的不欺压弱小和和善,我算是见识到了。有句话果然说的好,恶人先告状。”

    “欺负了别人,还不让别人还手不成?呵呵,霸道成这样,真够可以的。”

    ……

    于洗脸色难看,他恨不得现在自己将妫海篷救活了,然后亲手一刀干掉。见过愚蠢的,还真没有见过和妫海篷这么愚蠢的。公然去抢夺别人的储物袋,就因为看见别人储物袋鼓鼓囊囊?里面是石头也鼓鼓囊囊。就算是你要抢,你也做干净点啊,只要杀了蓝小布,一切都没事。现在自己被人杀了,还惹出这么一身骚。

    没有人会认为蓝小布会解开自己储物袋的禁制,让妫海篷看见里面的东西。现在妫海篷已经死了,这也没有人站出来说什么。

    (三更送上,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睡前请求月票支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