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零章 阴险九洲山(白银盟流浪孤注一掷加2)

    蓝小布是二星宗门轮到他的时候,已经是二三十分钟之后了。在校验了宗门身份令牌后,蓝小布跨入了四海乾坤袋。

    一进入四海乾坤袋的门,眼前就是一片漆黑。这一刻蓝小布就感觉自己好像被脱光了一般,让人注视着。

    蓝小布心里发冷,他知道自己至少做对了一件事,没有带着空间戒指进来。如果带着戒指进来,戒指里面的东西说不定都会全部被曝光。而他腰间的储物袋,也不过是几百下品灵石和一些低级丹药罢了。

    不过这种发冷的感觉持续并不长,仅仅是数秒时间,这种感觉就消失不见,蓝小布已经落在了一片沙地上。此刻周围的黑暗全部消失,天空是一片灰蒙蒙的,就好像地球上的雾霾一般。

    沙地上没有别的人,蓝小布也没有立即往前走。他愈发肯定,九洲山的邹诤拿出这个法宝来选拔进入昆墟的名额,绝对是有图谋的。呵呵,相信这些公正公平的大山门,那就是给自己找不愉快。

    过了好一会,才有几道人影从身边掠过,蓝小布将自己的神念压缩在了十二里左右的范围,这个范围在金丹境界的修士来说,算是中等。他却不敢将自己的神念伸展到一百里之外,这样的话,法宝的主人必定知道他神念惊人。

    尽管蓝小布的神念仅仅是在十里左右,因为他的神念强度远不是一般金丹修士可以相比,他立即就发现了沙地里面的一些潜伏妖兽。

    他比并不需要神念渗透进沙地之中,只要通过神念感受这一方沙地的生机气息波动就可以了。蓝小布相信,如果不到化丹境界,想要感受这种生机波动应该是很难的。

    进入四海乾坤袋的修士都是五十岁之下,五十岁之下想要冲进化丹境,除非是天才中的天才。

    蓝小布以最快的速度绕过这些潜伏妖兽,短短时间,他就超过了上百道身影。在蓝小布即将要冲过沙地一半的时候,他心里微微一动,随即有意的在一头潜伏妖兽上方掠过。

    一头八爪沙章直冲而起,蓝小布狼狈的斜斜跌落。似乎他的好运气都用完了,刚刚跌落的蓝小布就遇见了一头潜伏沙蜈。沙蜈张口就将蓝小布的裤腿给撕裂了一截,好在蓝小布及时轰出一拳,将这沙蜈轰退出数丈后,这才脱身而去。

    后面蓝小布有意的放慢了脚步,他如果再和之前一样迅速的话,怕是很快就要冲到第一了。

    就算是蓝小布有意的放慢了脚步,甚至隔一段距离就会遇见一头沙兽,他一路上依然是不断的超过一些早些进来的修士。

    穿过沙海后,是一片沼泽地。

    当蓝小布看见一名三星宗门的金丹修士被沼泽地的一头尖嘴鳄吞下去后,心里更是发寒。原本心里还有一点点好感的九洲山,此刻在蓝小布心里,就和垃圾没有什么两样。

    这明显是人为制造死亡,否则的话,这法宝是邹诤的,邹诤完全可以不让沼泽鳄吞人。

    蓝小布再次放慢了速度,进入这种别人洞府中的比赛,他绝对不会参加第二次了。

    有意让自己躲避了几次沼泽鳄的袭击,蓝小布还是紧跟着几名五星宗门的弟子穿过了这一方沼泽地。

    离开沼泽后,是一座巨大的火山,火山上并不是铺满火焰,而是有间隙的地方让人短时间通过。

    蓝小布站在火山脚下,神念立即就感知到,如果没有炼体过的修士,想要穿过这种火山,很有可能会丢掉小命。

    在几名五星弟子进入火山后,蓝小布也进入了火山。火焰席卷过来的同时,蓝小布做出惊慌的样子迅速闪过火焰,然后落在了一处没有火焰的地方。

    蓝小布眼角余光的所在,他看见一名五星宗门的弟子在被火焰裹住的同时,他的身体周围忽然出现了一圈犹如水波一样的东西,这波纹护罩直接将这名弟子护住,然后冲到了安全的地方。

    五星宗门的弟子果然是底蕴深厚,这绝对不是什么法宝,而是一种真元和神念融合起来的法技,真是让人叹为观止。这就和他的神念盾一般,各有千秋。

    他的神念盾主要抵挡的是精神攻击,而那名五星宗门弟子的波纹护罩可以挡住法术和物理攻击。可惜这里是别人的洞天法宝,否则的话他一定要让七音模构建一下这个法术的维模。

    下一刻蓝小布心里就一片冰寒,这名五星宗门的弟子竟然再次被一团火焰裹住,然后……

    没有然后了,那火焰绝对比寻常地方的火焰强大了十数倍都不止,就好像专门为他而去的。

    蓝小布低着头拼命往前冲,跟着他同样被一团火焰裹住。

    随即蓝小布的衣服头发被烧的一塌糊涂,这一刻他表面看起来已经是重伤。没有人知道,这是蓝小布有意为之的。否则的话,这点火焰不要说想伤害他,他运转不死诀甚至可以将火焰转化为炼体的能量。

    他怀疑那个五星弟子被邹诤坑了,这很有可能是邹诤看见那名五星弟子神元和神念融合起来的法技太强大,想要据为己有。

    虽然这是他的猜测,蓝小布却觉得他猜的十有八九是正确的。否则的话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人家刚刚展露了特殊的技能,下一刻就被干掉了。

    幸好是他的眼角余光瞥见,否则的话,他会不会被灭口?

    蓝小布很快就肯定邹诤应该不知道他看见了那名弟子死亡的过程,因为他的锻神诀修炼到第四阶后,眼光也远远强于一般的修士,甚至是一般修士的两倍以上距离。

    只要邹诤将他蓝小布当成一般的修士,就不会怀疑他看见。因为这里面有数千修士参加测试,邹诤不可能查看的如此细致。

    被火焰折磨到丢掉半条命的蓝小布总算是穿过了这一片火山,同时他也看见了四海乾坤袋的出口。

    确定了数名弟子在他前面冲了出去,蓝小布这才踉踉跄跄的冲出四海乾坤袋。

    在冲出四海乾坤袋,看见昆墟广场那场景的一瞬间,蓝小布就感觉自己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了一圈才回来一般。

    如果再来一次,他宁可不去昆墟,也不会进入这种私人法宝去参加选拔。

    “小布师兄……”看见蓝小布出来,扇千月、宣甫等人欣喜不已的冲了过来。随即他们就看见了蓝小布狼狈的模样,这就好像火堆里面扒出来的一般,浑身漆黑,长发也被烧的七零八落。

    没有人嘲笑蓝小布,那是因为蓝小布的名次,第七名。

    在四海乾坤袋的出口处,一名中年男子笑眯眯的看着蓝小布说道,“恭喜恭喜,这是你的昆墟玉牌。”

    说完给了蓝小布一个小布袋,蓝小布的神念一扫,就看见了里面有十枚玉牌。

    远处有一群人过来,显然想要打蓝小布玉牌的主意。

    “走,回去再说。”蓝小布不等这些人开口,迅速走向了千云仙门的驻地。

    “蓝宗主,如果有要不了的昆墟玉牌,可以出售给我,我保证价格让你满意。”一名肥胖的商人远远的就大声叫道。

    “灵石有什么用?我这边有顶级丹药还有一些法宝,蓝宗主只要交易昆墟玉牌,一切都好说。”

    “蓝宗主……”

    ……

    蓝小布的身份早已被人调查的清清楚楚,都知道他并不是千云仙门的弟子,而是千云仙门的宗主。

    蓝小布站在千云仙门的门口一抱拳说道,“各位道友,我刚才在穿过四海乾坤袋的时候重创,差点就陨落掉了。我先进去清洗一下,稍作休息马上就出来和各位交易。我这里一共还多了五枚昆墟玉牌,想怎么交易都可以。”

    “对,对,蓝宗主请自便,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商人逐利,听到蓝小布真的愿意交易昆墟玉牌,那自然是什么条件都好说。

    昆墟玉牌这种东西谁都想要,可一般情况下,前十都是大宗门的弟子。大宗门的弟子不要说是十个名额,就算是一千个名额也用的掉,岂能拿出来交易?

    也只有千云仙门这个二星宗门会拿昆墟玉牌出来交易了,整个千云仙门也只来了四个来了,他们还多了六枚玉牌呢。

    “小布师兄,这个给你。”蓝小布一进入驻地,扇千月就将手中的布袋递给蓝小布,那是蓝小布的储物戒指。

    “谢谢你了。”蓝小布心里暗自后怕,如果他真的戴着储物戒指进入四海乾坤袋,说不定真的没命了。

    什么事情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蓝小布回到驻地禁制房间后,第一时间通过自己的神念记忆将看见的一切用水晶球复制下来,然后这才将自己清洗一遍,换上一套干净衣服。

    蓝小布走出来的时候,此刻围在千云仙门驻地外面的人至少有数千之多。

    “蓝宗主,恭喜恭喜。”孟傲远远的就对蓝小布抱拳恭喜,他渴望能在蓝小布这里得到一枚昆墟玉牌。

    蓝小布毫不犹豫的拿出一枚玉牌递给孟傲说道,“孟城主,当日承蒙照顾,这枚玉牌就送给孟城主了。”

    孟傲激动不已的抓住玉牌,嘴里却说道,“白送不行,这样,别人花费多少,我也花费多少。”

    孟傲很清楚,有灵石可不一定真能购买到这种玉牌。

    蓝小布一摆手,“哈哈,孟城主就看不起我蓝小布了,我说送就送了。”

    有的时候,免费的东西才是最贵的。

    (本以为加更最多到十号左右,因为道友们的慷慨打赏,让我码字码的很酸爽。这是一种感动,感谢打赏和订阅的朋友们。现在看整个四月都在加更中,可能五月也在加更中。既然开始了,那就都加,五月我打算将飘红的打赏(累计十万起点币)也加更。这是一场长期的战斗,所以尽一切努力保持每天三章万字左右,偶尔来一两个四更。今天的更新就到这,朋友们晚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