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 罢免宗主之位

    蓝小布的神念伸展出去,直接达到了两百里之外。而且随着他不断修炼,神念还在不断的往外延伸。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可蓝小布却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他跨入金丹了,实力不知道比凝丹增强了多少倍。可他心里依然清楚,比起桂无手来,他的修为还是不够看。实在是两人相差太大,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

    按照现在的修炼进度,就算是他日夜不停,等到昆墟关闭的那一天,他应该也无法突破到炼神境。不要说炼神境了,就是化丹境他也达不到啊。不是资源不足,而是时间不够。

    想要干掉桂无手,不能只靠修炼了,他还要想想别的办法。

    ……

    蓝小布还在想着对付桂无手的办法,桂无手却并没有留在昆墟坊市。在蓝小布看来,桂无手这种人没有朋友,想要守着昆墟坊市就必须自己来。

    但蓝小布忘记了桂无手没有朋友,淳于良雍可是盛名在外,有太多的修士想要讨好淳于良雍了。

    所以此刻昆墟坊市同样有两人守着,守着的两人都是化丹境界,是淳于良雍邀请来的,目的只有一个,等着蓝小布出来,看住蓝小布。

    桂无手则是打算前往牟北坊市和千云仙门,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灭掉这两个地方。

    他桂无手凶名之下,谁敢冒犯他桂无手?冒犯他桂无手的人或者是家族都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了。

    蓝小布区区一个二星宗门的小宗主,竟敢借西昆仑派的威名来吓他桂无手,偏偏他还被吓住了,简直就是找死。

    为了调查蓝小布和柳离之间的关系,足足浪费了他将近一个月时间。

    也是因为这一个月的调查,他知道了蓝小布曾经在牟北坊市做坊主,同时知道了柳离和蓝小布其实是有间隙的。蓝小布之所以传音给他说柳离是他未婚妻,那完全是为了欺骗他,不敢当着柳离的面说出来罢了。

    就因为蓝小布的这句话,让他错失了在昆墟广场得到《十洲道丹录》的机会。这口气他桂无手如果能忍下去,他桂无手还称霸什么秦西泽?

    听说牟北坊市因为坊主是蓝小布而极为兴盛,桂无手在让人守住昆墟广场后,就来到了牟北坊市。

    让桂无手失望的是,牟北坊市虽然人也有一些,却远谈不上热闹非凡和兴盛,甚至比不上多年前他来这里的情况。问了以后,这里的人就好像早知道他要来一般,大多数都离开了牟北坊市。

    就算是这样,桂无手依然是没有放过牟北坊市的一草一木。所有在牟北坊市的修士,只要出现在他视线内的,全部杀光。牟北坊市的一切东西,都必须化为齑粉。

    ……

    千云仙门。

    可以说自从蓝小布成为千云仙门的宗主之后,千云仙门就兴旺起来。不但增加了将近二十名蕴丹弟子,老宗主扇常修也是跨入了炼神境。

    最近得到消息,宗主蓝小布在昆墟的选拔过程中获得了第七名,然后得到了十个进入昆墟的名额。这件事更是让千云仙门的凝聚力空前暴涨,老宗主扇常修出关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断过。他深深的感觉到,扇千月将蓝小布邀请回来做千云仙门的宗主,那是最明智的选择。

    只要蓝小布回来,千云仙门基本上能升级到四星宗门行列了。

    在元洲,只要有炼神境修士,就可以申请四星宗门。

    但是今天,蒸蒸日上的千云仙门的宗门护阵却被人轰了。扇常修几乎第一时间增强了宗门护阵的防御,同时带着程一细、司徒童和温信然三人来到了宗门护阵处。

    “阁下何人?为何无缘无故攻击我千云仙门的护阵?”扇常修看着来人似乎有些熟悉,他没有受伤之前就极少出去,受伤后更是常年留守宗门,不认识桂无手。

    司徒童的脸色却是大变,随即颤声说道,“太上长老,这是秦西泽的桂无手。”

    扇常修听到桂无手这三个字,脸色一下也变得难看起来。他不出宗门,可是桂无手的赫赫凶名也是听说过的。

    这人从来都没有朋友,和他熟悉的不熟悉的,只要接触过他的,基本上都成了死人。而得罪过他的人,更是没有活的。这个没有活的可不是说得罪过他的人必死,而是得罪过他的人不但必死,那人的家族或者宗门也必须灭亡。

    蓝小布得到了十个进入昆墟的名额,这件事情传出来了。可蓝小布在昆墟得罪桂无手的事情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千云仙门自然也是不知道。

    桂无手根本就不回答扇常修的话,直接祭出一件丹炉,丹炉在头顶不断转动时,桂无手阴恻恻的道,“听说蓝小布是你千云仙门的宗主,真的很可惜啊,因为一个蓝小布,千云仙门就要被灭了。”

    扇常修脑子嗡的一下,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蓝小布眼里揉不得沙子,就连五星宗门的柳离都敢打,仅仅是为了维护扇千月这个他从不认识的小宗门修士。维护的原因也很简单,他是牟北坊市的坊主,不劳双煞想要在牟北坊市明抢,那就是不行。

    这性格的确值得赞扬,可这种性格是真容易出事啊。扇常修之前就极为担心,现在蓝小布成为千云仙门的宗主才几个月?这就出事了,担心变成了事实。西昆仑派不追究蓝小布,可桂无手可不是什么善类。

    扇常修叹息一声还没有开口,他身边的温信然就冷声说道,“桂无手,我千月仙门有护山大阵凭借,太上长老更是炼神境界,就算是你能灭掉我千月仙门,你也不会全身而退,而且蓝宗主将来必定会为千月仙门算回这笔账。”

    “哈哈哈……”桂无手哈哈一笑,手中的丹炉忽地升起,狂暴的气势在丹炉周围凝聚,扇常修脸色大变,这种可怖的气势下,恐怕只要一下,宗门护阵就会被撕开了。

    “桂无手,你想要在我千云仙门耀武扬威恐怕还不够资格。”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跟着一名老者慢悠悠的从山门内走了出来。

    “西岳长老,您怎么出来了?”扇常修大惊,赶紧问道。

    西岳长老在千月仙门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听说是小时服用了一枚顶级的灵果,寿元有万载。

    扇常修师父的师父还在的时候,西岳长老就在千云仙门了,这也是宗门唯一一个没有修炼过的长老,守着的是宗门藏经阁。

    如今扇常修的师父都已经不在,西岳长老依然还在宗门守着藏经阁。也因为这个,整个千云仙门对西岳长老都很尊敬。

    西岳长老对扇常修摆摆手,然后走到桂无手的对面,语气极为缓慢的说道,“我千云仙门传承这么多年来,什么人没有见过,什么事情也没有见过,你区区一个虚神境还无法奈何我宗门……”

    说话间,西岳长老周身气势忽地暴涨,一股一点都不会比桂无手弱的强悍气势席卷出去。

    对面的桂无手被这种气势胁迫,下意识的后退了数步,这才停下,震惊的看着西岳长老,“你是虚神境?”

    “哈哈哈……”西岳长老哈哈大笑,“我千云仙门无数年前就是五星宗门,我是虚神境很奇怪吗?”

    桂无手冷静下来,他吸了口气也放缓了语气,“就算你千云仙门是五星宗门,就算你是虚神境,我桂无手想要灭掉一个宗门也有无数办法。只要蓝小布在千云仙门,我桂无手发誓,我必灭千云仙门。”

    说完桂无手转身就要走,今天千云仙门出现了一个虚神境强者,还有一个炼神境在侧,加上宗门护阵,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等等……”西岳长老叫住了桂无手。

    桂无手眼神阴寒,语气渗人的说道,“怎么,还想留下我桂无手吗?呵呵,你千云仙门还不够资格。”

    西岳长老淡淡说道,“留下你桂无手,我千云仙门没有任何兴趣。我只是告诉你一件事,从今天开始,蓝小布不再是我千云仙门的人了,更不是我千云仙门的宗主。我说这个话不是怕了你桂无手,事实上我千云仙门从未惧过你。我说这话,是告诉你一个事实。”

    “哈哈哈…..”桂无手一阵狂笑,“识时务者为俊杰。”

    说完这句话后,他身形一展,迅速的消失不见。

    “西岳长老,你怎么能将宗主……”扇常修大惊,连忙说道。

    同一时间,他心里也是极度震撼,从未想过在千云仙门还隐藏着这样一尊巨神。

    西岳长老淡淡说道,“蓝小布性情不适合做我千云仙门的宗主,今天是桂无手过来,下次你知道是谁过来?还有你们知道桂无手来这里之前,他去了什么地方?”

    不等众人回答,西岳长老就继续说道,“他去灭掉了牟北坊市,牟北坊市眼下已是一片废墟,仅仅是因为蓝小布现在还是牟北坊市的名义坊主。”

    说到这里,西岳长老的目光扫了一下众人,“你们觉得,现在蓝小布还适合做我千云仙门的宗主吗?我千云仙门传承这么多年,若是为了一个莽撞之人就断送了数万载的根基,何其不智。”

    温信然怒声说道,“当初没有蓝宗主,我们千云仙门就不会有现在。现在岂能过河拆桥?没有任何人有资格罢免蓝宗主的宗主之位……”

    西岳长老看着温信然,语气平静的问道,“温长老,你知道我姓什么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