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章 人凄凉,埋骨在他乡

    蓝小布倒飞出去的同时,长戟已经再次抓在了手中,根本就不等这元神给出第二斩,长戟就卷起一道道戟音砸向了元神。

    七音第二杀,蓝小布根本就没有感悟透彻,此刻也只能强行轰出。他不能让对方继续施展七魄斩,一旦对方施展出七魄第二斩,他就算是不死,也没有能力再出戟。

    蓝小布非常清楚,他的七音之宫音杀应该奈何不了对方。不是宫音杀不行,而是对方仅仅是一个元神体。

    宫音杀气势磅礴,大开大合,讲究的是硬碰硬。这种杀招对付一般的神魂自然是毫无问题,可对付一个人仙元神有致命的缺陷。一个人仙的元神,只要在宫音杀中寻找到一丝空间,就可以躲过去。就犹如流水一般,再坚硬的长矛,哪怕是可以刺穿一切阻碍,却无法给流水造成伤害。

    而人仙的元神,就相当于流水。

    所以哪怕蓝小布知道自己的第二音杀没有完善,长戟也是卷起了商音杀伐波。

    人仙元神心里更是惊骇,他第一惊骇的是蓝小布竟然挡住了他的七魄斩第一斩。他一个人仙元神施展七魄斩,不要说寻常的金丹修士,就算是炼神修士也无法挡住。可眼前这个小小的金丹偏偏挡住了。

    这说明蓝小布的神念非常强,很有可能都接近了虚神境的元神。而且他还感觉到蓝小布有一门神念神通,可以挡住他的七魄斩攻击。

    除了这个,他同样惊骇蓝小布到底是布置的什么绞杀阵?还有那燃香是什么东西。却如此可怕的束缚住了他的元神气势。

    以他的能力,就算是神念被些许压制,第一斩劈出后,七魄斩的第二斩也会瞬间凝练出来,轻松干掉区区一个金丹。

    事实上是他的第一斩被对方挡住后,因为神念被极大压制,七魄第二斩竟然无法瞬息祭出,反而是对方的长戟卷起一道道撕裂的戟音过来。

    元神大怒,蓝小布的长戟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前面对他的两次攻击就是垃圾一般的存在。今天他拼了受点伤也要先干掉这个蝼蚁。

    神念护罩伸展出来,元神闷哼一声,一道道手诀愈发快速的在虚空划出。

    蓝小布知道对方在凝练第二斩,他反而冷静下来,神念和真元完全凝聚在这一戟上。他此刻心里太清楚,如果他的第二戟杀不掉对方,今天这里就是他蓝小布的埋骨之地。既然如此,那有什么好忌惮的?

    只是可惜他还没有能回到地球,还没有能实现自己的理想。第一世碌碌无为,最后还被人沉海。第二世他找到了自己毕生应该追寻的方向,却死在了这样一个角落里。

    压抑和不甘这一刻充彻了蓝小布的整个身心,他连死都不惧了,何惧一个人仙元神的七魄第二斩?

    这一刻,舍戟之外,再无他物。

    当蓝小布将一切都放开来,整个人的精气神全部凝聚到这一戟之上后,长戟的戟音开始变化。长戟开始祭出时是划过空间的撕裂声音,到了后来化为了凄凉秋音。

    商音为秋。

    悲秋的气息瞬间笼罩住了整个大殿,蓝小布整个人都似乎融入到了这戟音之中。

    人仙元神即将凝练的七魄第二斩在此刻为之一顿,一种凄切的情绪涌上心头。一个人仙本应该傲立在一切之上,受尽世人敬仰,而他元神常年和肉身分开,就是为了修炼七魄斩。

    时光如流水,失去的不再还。

    萧索秋音之下,是一种孤独的悲凉。他修炼到人仙,还没有回到家乡,让那些父老乡亲知道,他今天的成就有多大。

    凛冽的杀气直冲灵台,元神忽地惊醒,不对,他在用七魄斩杀一个金丹蝼蚁,此刻竟然被这金丹蝼蚁的戟音所困。

    找死!元神怒火之下神念疯狂燃烧,七魄第二斩迅速凝练起来。

    此刻蓝小布的长戟已经来到面前,冷冽道音伴随长戟落下。

    商声萧瑟已穿肠,冲天戟音铺满江,人凄凉,埋骨在他乡!

    七魄第二斩瞬息顿住,元神眼睁睁的看着长戟轰入自己的眉心,嘴里还在喃喃自语,“人凄凉,埋骨在他乡!”

    道音神通,区区一个金丹修士竟然有神通,还是道音神通……

    长戟在轰入元神眉心的那一刻,道音杀伐气息迅速炸开。那种凄凉的死亡气息迅速的剥离走了元神身上的一切生机,元神飞速的溃散。这种道音杀伐气息之下,哪怕是一个人仙元神,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元神溃散。

    “不……”神魂溃散和萧杀的悲秋气息之下,元神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七音第二商音杀之下,人仙元神眼看就要彻底匿灭。

    走!这人仙元神此刻哪里还顾得上愤怒和杀掉蓝小布,他燃烧自己的寿元疯狂后撤。

    原本凝实的人仙元神,此刻溃散到只剩下了一些模糊的影子。

    哪怕蓝小布的第二音神通已经彻底的重创了这元神,可在元神疯狂之下,依然无法将其斩杀。蓝小布也从第二音中清醒过来,心里暗自震撼人仙元神的强大。

    竟然能在七音第二杀之下彻底挣脱出来,不过蓝小布心里很清楚,对方死定了。

    “传送快激发!”几近于无的元神扑到了传送阵纹上,疯狂激发传送阵。

    只是那传送阵一点反应都没有,不要说激发,现在就连闪一下都没有。人仙元神彻底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一个金丹修士在和他打斗之前,竟然敢锁住传送阵。可偏偏对方还赢了,他竟然真的逃不走。

    “你继续逃啊。”蓝小布抓住长戟缓缓走了过来,嘴角的血都懒得去擦一下。

    人仙元神冷静了下来,“阁下何人?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何暗算于我?你应该知道,就算是你毁了我的元神,我的肉身还在,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如果你现在让我走,我发誓之前和你的恩怨一笔勾销。”

    蓝小布哈哈大笑,“你爷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妫海家族的妫海兆就是。有本事来我妫海找我麻烦好了,你爷爷皱一下眉头就不算好汉。不过今天,你就别想走了,给我死去吧。”

    长戟再次卷起,蓝小布身上杀气卷动。

    “住手,我是九洲山的扈尤,你现在敢动我,明天你妫海家族就会化为齑粉。”人仙元神厉声喝道,可他的眼神深处却有一种恐惧。

    他担心蓝小布这个二愣子真的杀了他,如果真的如此,九洲山就算是灭掉了妫海,也和他毫无关系了。

    他的元神在这里,一旦失去了元神,他的肉身想要复原,那只能依靠一丝魂魄,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还要找到顶级灵草五彩仙芝。

    “九洲山扈尤?”蓝小布皱眉盯着眼前这个元神,好一会才说道,“你和我师父是一个宗门?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你?”

    “你师父?”扈尤同样的惊讶不解,蓝小布是九洲山的弟子?他怎么从未见过?

    蓝小布点点头,“我师父邹诤啊,我是他的外传弟子。当年我妫海家族得到了一条上品灵脉,正好我师父经过妫海家族……”

    “上品灵脉?”扈尤倒吸了一口冷气,甚至暂时忘记了自己才处境。

    蓝小布点点头,“是啊,因为那条上品灵脉就送给了我师父,所以才会收我为外传弟子。”

    “那你师父有没有提起过扈七?”扈尤立即说道,他渴望蓝小布能让他的元神离开这里。

    蓝小布一惊,立即大声道,“原来你就是那个垃圾扈七啊,你给我去死吧……”

    说话间蓝小布手中的长戟已经再次轰在了扈尤的元神身上,同时一道道火球全部砸了下去。

    如果扈尤没有受伤,蓝小布的火球对扈尤来说就是挠痒痒。可现在扈尤元神即将溃散,蓝小布还如此攻击,他哪里能挡得住火球。

    一阵阵嗤嗤声音传来,蓝小布看见在困阵中挣扎的扈尤,心里暗自后怕。这人仙元神太强大了,现在给他杀,他竟然也要杀半天。

    咔嚓!当那模糊的元神彻底溃散消失不见,蓝小布这才长吐一口气跌坐在地。

    对付一个元神,他手段尽出,还差丢了小命。

    这更是让蓝小布想要尽快化丹成功,否则面临真正的人仙他恐怕连蝼蚁都算不上。

    古道也是激动的吼了几声,如果蓝小布被杀了,它显然也是逃不过一死。

    蓝小布吞了一枚雨霖丹,休息了一炷香后,这才站了起来。站起来的第一件事,蓝小布就是毁掉了七级摄魄阵,然后将刀口坞这个地方完全封印了起来。

    在毁掉七级摄魄阵和刀口坞的驱杀阵后,蓝小布已经晋级成一名真正的六级阵法大师。

    将刀口坞用六级隐匿阵和封印阵封住,一般的人就算是不小心来到了这里,也不能进来。

    现在他必须赶紧离开这里,然后去寻找蕴神果。干掉了九洲山的一个人仙元神,蓝小布心里也是担忧不已的。只希望那个人仙能被妫海家族耽搁一点时间,最好是和邹诤干起来。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