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好饿的小豹

    荣明时第十七次追踪猎物失败,蹲在岩石上的小身影看着远去的那只兔子蹿进了草丛,不见了。

    今天再没有吃的,他估计得饿死了,然后在这石头上被风化成豹子干……

    死后重生自然是一件最幸运不过的事情,但是如果重生成为动物,这幸运就折了小半,如果再是没有母兽照顾的孤单幼年体状态,那可就折了大半了。

    荣明时这个只有小猫般大小的幼年雪豹,伏在石头上,仰着豹脑袋看着天边飞过的一只鸟雀,爪子托着脑袋,微微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然后单爪子盖在了自己的肚子上,饿……

    但狩猎什么的,对于一只走路都不太稳的幼豹来讲,真的挺难的。

    荣明时第十七次的尝试过后,打算摒弃这种耗费体力的追逐式的捕猎方式。

    荣明时实在没有力气了,他伏在石头上眯上眼睛,养精蓄锐的过程中,迷糊的想着等会还是去看看之前做好的那些简陋的陷阱,希望能有所收获。

    荣明时挪动虚软的爪子从石头上下来,朝着小溪边慢悠悠的走。

    清澈水面都能映照出此时荣明时白色的幼豹形态,然而荣明时没时间看自己现在的萌态,以及此时作为极其稀有的保护野生动物的存在,目前腹中空空只能用多喝水这种自我安慰的方式来填补。

    喝完水后,荣明时甩甩湿哒哒的厚爪子,揉了一把沾湿的脸毛,正转身去查看自己费劲弄好的陷阱,期盼能够捕捉到一两只的猎物,就被突然的一声轰响爆炸声给惊了一跳,荣明时机敏的钻进了草丛里,过了一会,才仰起脑袋看向了轰响传来的方向。

    在距离荣明时所在的位置不算很远的地方,有什么东西撞在了山顶,那里已经燃起了火焰冒起了浓烟,不时还发出一些爆炸的响声。

    是飞机失事?

    荣明时刚这么想,突然有一只黑色的巨兽从浓烟当中蹿了出来。

    “!?”

    荣明时愣住,比当初看到自己的豹爪子,摸到自己的豹耳朵那会,还要惊讶。

    荣明时眨了眨眼睛,抬起一只爪子扶住脑袋,怀疑自己是不是饿昏头了,不然此时他怎么会看到天空中飞着一只黑龙?

    那只黑龙扇动着巨大的龙翼掠向了高空,然后凭空停顿在那里,锋利的爪子开始撕扯自己身上的鳞片,同时发出隐隐的闷哼与低吼声,黑曜石一般的鳞片混合着血从高空落下,强有力的尾巴甩动,发出飒飒风响。

    被扯下来黑鳞被龙爪甩开,砸向了地面,倒霉的小豹子反应不及,被一片龙鳞给砸中了尾巴,疼的荣明时倒吸口气,抱住了自己的尾巴,眼睛里冒出可疑的水迹。

    这倒是让荣明时确定,他这是真的看到了一只在天空中发神经的黑龙?

    那黑龙自虐式的撕扯了一会之后,突然难以抑制的低啸一声,扭头朝着山体的方向喷出来一团火焰,炙热的高温瞬间让山体上的植物焚烧成了灰烬,连石头都有要熔化的迹象,火势也很快蔓延起来。

    喷出了火焰的黑龙凝滞了一瞬,然后伸着龙爪再度更为严酷的撕扯自己的鳞片。

    直到精疲力竭,龙爪垂落下来,黑龙身形不受控制的翻转,直直的从半空中砸落下来。

    黑龙巨大的身形逐渐接近地面,此时仰着脑袋看黑龙发神经(发神威)的荣明时才意识到,情况好像有点不好了,这黑龙砸过来的方向,貌似正好朝着他的位置来的。

    小豹子使出全身的力气从草丛里面跑出来,朝着一个方向奋力的跑,那黑龙挡住阳光投射的阴影几乎就在他的脑袋顶上。

    然后,那阴影突然缩小,同时在荣明时的身后,传出来一声落地的声响。

    声音不算大,甚至因为荣明时跑出了这些距离的缘故还有点轻,完全不是想象的那种巨兽砸到地面上的轰响。

    解除危机的荣明时爪子一软,栽倒在地上,眼睛都冒金星了,喘息了好一会,才使力站起来,转头看向了掉落物件的地方。

    没有黑龙。

    荣明时微微歪了歪头,有些疑惑,慢慢的抬起厚爪子,轻悄悄的往着发出掉落声响的位置走过去。

    然后他在之前藏着的小溪边草丛附近,看到了一个黑色银边制服的人躺在那里。

    荣明时停下了爪子,星空一般透彻的豹眼突然闪过一道精明的光。

    这个应该算是……猎物吧?!

    荣明时看着那边的猎物,再度踩着虚软的毛爪子一步步的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进行心理建设。

    他现在是一只豹子,是兽类,还是饿了几天的兽类,在兽类的眼里,任何的非同类都应该是做为猎物的。猛兽的世界没有人类的社会观的,弱肉强食,填饱肚子才是重点!

    在逐渐的靠近之后,荣明时微微俯身,还算灵巧的扑在这龙人的身边,瞪着眼睛观察。

    很好,自虐的这么厉害,已经晕了。

    然后,荣明时开始扒拉着这看起来身材挺强劲的人的黑色制服,仔仔细细的寻找下嘴的地方。

    这龙人身上穿的衣服肯定是特殊材料的,刚刚被龙爪子撕扯了半天,虽然破烂不堪,但几乎都只是都是龙爪撕扯坏的,并没有因为身形变化而撑破的地方,所以这人在黑龙和人之间转换,也没变成果体。

    但是这露出来的皮肤也都是被他自己的龙爪给挠的血肉模糊的。

    如果是一只正常的猛兽,那应该是立马激起食欲的,但是,这在荣明时的眼睛里,真的很难下口,即便某只小雪豹已经饿了很久。

    然后,荣明时逡巡的视线就落在了龙人的手上。

    这人的手很宽大,修长,指节分明,并没有血迹,朝着掌心微微的蜷曲,荣明时凑过去使劲拱了拱,歪着毛脑袋,张开了豹嘴巴,强迫自己张嘴咬住了这人的手指。

    他总要活下去的不是……

    含了一会,荣明时又在内心酝酿了一会。

    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只要合上嘴巴,锋利的豹齿一定可以把这肉给戳破。

    作为兽类,茹毛饮血是必然的!指不定这龙人醒了还会吃了自己。

    终于……

    荣明时泄气的一屁股蹲在了这龙人的手臂边,耷拉着脑袋看着这人的手臂。

    虽然他现在是只兽类,还是个幼年体的无法自己捕捉猎物的小豹子,但是让他吃人还真是下不去口。

    荣明时没发现,就在这时候,半躺着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凌厉隐忍的金色竖瞳巡视了一圈之后,然后稳稳的落在了耷拉着的毛耳朵,垂着脑袋的毛乎乎的雪色小豹子身上。

    黑龙敖迦此时正处于躁狂期,意识有些混沌,但是还是感觉到,刚刚这只兽舔舐了他的手指,尖锐的乳牙卡在了他的指节上。

    这小兽,是想把他弄醒么?

    这么小一只,顶多有他兽形的时候的一只爪子大,看起来也异常的萧索可怜。

    是未成年,还是情绪受挫的幼年体?

    整个帝国的兽人,普遍存在着一种躁狂症,这种躁狂症会促使兽人呈现两种极端情况的病症。

    一种是在情绪激动,特别是发情期的时候,会变成成年兽形,这种状态下的意识不受控制,会大肆破坏和毁灭周围的一切。

    另一种情况就是情绪异常低落受挫,兽人就变成幼年体,非常的脆弱和无助。

    即便是自控力超群的敖迦,也难以避免这种躁狂症的出现,在意识到自己可能进入躁狂状态的时候,敖迦极力压制,跑到了这颗在星图上标志了荒星的小星球上来。

    所以,眼前这只小兽,是哪种情况?

    这思绪也不过是在转瞬间就被敖迦的躁狂症给淹没了下去,敖迦金色的竖瞳当中的清明逐渐丧失,意识逐渐混乱,他知道自己正在逐渐失去自我控制。

    这只小兽在他的身边,很危险!

    所以,敖迦伸出手掌,落在了小豹子毛乎乎的脑袋上。

    触感温热柔软,细密的绒毛很舒服,敖迦那只因为抑制躁狂症而微微颤抖的宽大手掌,揉了一把小豹子的头毛,然后顺着他的脑袋滑到了小豹子的后脖颈子处,而后,坚定的抓住小豹子的后脖处的皮毛,用力的把小豹子给扔了出去。

    雪豹……属于猫科兽人……身体柔韧性最高……

    这个力度和高度把他扔出去……应该不会受伤的吧?

    在躁狂症再度爆发的前一瞬,黑龙脑袋里面也就闪过这一个想法,然后就全然失去了自我控制,再度变成了一只黑龙巨兽,挥动着龙翼掠到了半空,继续开始撕扯龙鳞,抑制自己想要大肆喷吐龙息的欲.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