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好吃的鸟蛋

    被薅了后颈皮肉的那一瞬间,荣明时奇异的感受到了一种安全感,这种安全感在他的脑袋里面形成一种极度诡异的思维……饿了这么久,终于要被妈妈(划掉)母兽接回家的错觉!

    荣明时不自觉的拱起后背收起尾巴,脑袋和四肢更是乖顺的耷拉下来。

    然后,某只乖顺的雪白皮毛黑色斑纹的小豹子就飞了起来,直奔不远处的一颗茂盛的大树。

    突然的失重让荣小豹子悚然惊醒,这是个豹爪爪的安全感!

    眼见着就要砸到树梢了,荣小豹子奋力的挣扎,砸穿一片茂密的树叶之后,稳当当的落在了一处柔软的地方。

    黑龙敖迦即便是在意识模糊不算太清醒的时候,也尚能洞察到周围的环境,他抓着这小兽猛力的一扔还是有着方向性的,正是这不远处的这颗茂密的大树上的某个硕大的鸟巢。

    此时的荣小豹子毫发无损的滚落在铺满了厚实的茅草和柔软的羽毛的鸟巢里面,全身沾满了细密的绒毛,有那么一两根钻进了鼻子里,荣小豹子没忍住,一个喷嚏打出来,喷飞了一片的细密绒毛,露出了硕大的鸟巢里面两个青色斑纹的鸟蛋。

    惊喜来的太快,荣小豹子直接愣了一会,然后一个俯冲扑了过去,两只豹爪子抱住了顶大的鸟蛋。

    他就知道,这颗树顶上的鸟巢里面肯定是有蛋的!

    饿了几天的小豹子,突然有了这么一顿大餐,眼睛都要绿了。

    荣明时之前就看上了这鸟巢,但是这棵树太高了,而且树身光滑坚硬,即便他的豹爪子锋利,也有些无处着力,所以,他之前尝试了很多次都没能爬上来,再加上他只是猜测这个大鸟巢里面会有鸟蛋,并不确定是否真的有,所以最终他只能看着那只大鸟在树梢飞来飞去的,特别馋得慌。

    现在抱住了这两颗蛋,荣明时感觉抱住了整个世界。

    然而,这蛋壳浑圆又厚重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容易打开,荣小豹子抱着蛋歪着脑袋张着嘴,锋利的豹牙在这蛋壳上卡了好一会,也没能把这蛋壳给咬开。

    荣明时抬起头,爪子揉揉酸涩的下巴,抹开粘在脸上的鸟毛,有些急躁的伸着豹爪子拍了上去,啪啪的拍了好一通,那坚实的蛋壳依旧是没有半点缝隙。

    荣小豹子垂涎的瞪着这两颗蛋,只能暂时放弃,站起身踩着厚实的羽毛巡视着鸟巢里面有没有能给他使力用的东西,转了一圈没找着,荣明时伸着脑袋看向了地面。

    下面石头多的是,看来只能下去砸开。

    上树对他来说很难,下树应该还可以,倒着滑下去就是了,可是,这蛋该怎么弄下去。

    荣小豹子专心的想办法,一心的想要吃掉这两颗蛋,对那边半空中还在发神经自虐的黑龙,没放一点注意力,他还是看得出来的,那黑龙似乎宁愿自虐都不打算放肆破坏的,所以荣小豹子没留意到,那边的黑龙在撕扯了一会龙鳞之后,在巨痛中有了那么半分的清明,金色的眼睛看向了这边。

    敖迦首先确定的是,那只小兽并没有受伤,然后就看到那只白色的小兽,笨拙的对付那两颗蛋,敖迦难得在躁狂症爆发的时候,有了那么点笑意,扇动着龙翼,微微靠近了那颗大树。

    突然闻到血腥气的荣小豹子后知后觉的转过身,澄澈的豹眼看着无声无息靠近的巨大黑龙,默默的挪动爪子往后退,尾巴贴在了鸟巢的边缘上,这黑龙……也太大了,对于他这只幼兽的压迫力还是很重的!

    敖迦没时间和这小兽说话,他不确定自己的这几分清明还能维持多久,所以他伸出龙爪扣住了鸟巢的边缘,将那鸟巢给端了下来,搁在地上就飞掠到了高空。

    帝国兽人的躁狂症虽然可怕,但幸而是有时间期限的,而且,敖迦还佩戴着一定程度上能够平复躁狂症的能源石。

    只是随着他力量的提升,他现在佩戴的这颗能源石对他的效果已经不是那么明显,所以他才会反复的出现人形和兽形不受控制的交错。

    即便这颗能源石是全帝国最负盛名的雕刻大师,按照他的兽形精心做出来的。

    荣明时站在地上的鸟巢里面,瞪着眼睛看着那只黑龙飞远了,那黑龙再度狼狈的掉落在了地上,这一回是以黑龙的形态砸在地上,所以,声音很大,巨大的龙头朝向着荣明时的方向。

    这黑龙人临变成人之前,还是不可抑制的喷出了一点龙息,燃起了一小堆火焰,橘色的火焰在这逐渐黑下来的天色当中,显得格外的温暖。

    对比那边远处的山头上还在蔓延的火势,这点小火堆,看起来非常的无害。

    荣明时低头看看稳稳的落在地上的鸟巢,又看了看那边火堆边血肉模糊的人,然后伸着爪子开始扒拉那两颗蛋,费劲的从鸟巢里面把它们弄了出来,一路连滚带推的到了黑龙人的跟前。

    荣明时伸头看了看这人,确定没死之后,转过身来在火堆旁边刨坑,然后把那两颗蛋推进了坑里埋上,然后,荣明时忍着饥饿把那鸟巢堆叠的干树枝弄了些过来,把火引到了埋了鸟蛋的土层上面。

    荣小豹子蹲在燃烧的火堆边,橘色的火焰映照在白色的皮毛上,就像镀了一层金色的光膜,晕染出非常温馨的颜色。

    土层上面的火烧了一会之后,小豹子把火引到了另一边,眼睛盯着烧过火的地面,忍耐了好一会等着土层终于不再火烫了,荣明时这才小心的扒拉开土层,白色的豹爪子都被残余的草灰染成了黑色。

    黑色的豹爪子终于扒拉到了热乎乎的鸟蛋,荣明时舔舔唇,把鸟蛋小心的从坑里弄了上来,蹲在地上,用前爪子搬了石头砸。

    捂熟的鸟蛋不是那么坚硬了,荣小豹子顺利的砸开了,露出了里面白生生的蛋清,荣明时心满意足的埋头开吃。

    至于这小豹子为什么没有把这鸟蛋生食,那当然是有条件吃熟蛋,为什么要吃黏糊糊的生蛋。

    荣小豹子把之前自我安慰的那一番关于兽类自然要茹毛饮血的论调,毫不犹豫的给抛在了一边。

    一颗热乎乎的鸟蛋下去,荣小豹子感觉浑身都舒坦了,然后有些迟疑的看着坑里的另一颗。

    ……算了,这黑龙人挺可怜的,留给他好了。

    荣小豹子扒拉着土,把那颗鸟蛋给埋上了。

    几天来终于吃了半饱,荣小豹子转头看了一眼火堆边躺着人,挪动身子靠近了这人的手臂旁边,这人的体温挺高的靠着挺舒适的,荣小豹子有些困顿的看着火光,打了个哈欠,有了这火光,他就不必提心吊胆的藏在石头夹缝里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