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石子2

    正朝里的大夫散伙,正寝里躺着的齐王田建上气不接下气,他看着泪眼蒙蒙的丽妃道:“可嘉已为楚人所救,你何故哭泣?”

    “臣妾、臣妾只是忧心……”丽妃是今天才知道的消息,闻讯她才痛哭了起来。“臣妾闻楚人只劫可嘉,陪嫁媵侍、首饰金玉一车未取,岂能如此嫁入楚宫?”

    “哎……”田建一声长叹,原来爱妃是心疼女儿嫁入楚宫太显寒酸,卧床几天的他突然起身,将丽妃搂在怀里道:“这有何难,陪嫁车驾仍在齐国,便是不在,寡人也能再备一份嫁妆。只是此事如今不可,秦王耳目众多……”

    “啊?!大王、大王疾愈了!”田建竟然起身了,丽妃破涕为笑。

    “不可不可。”田建闻言又躺了回去,“军师言,寡人当寝疾一月,若闻可嘉被楚人劫走……”田建想起了什么,他速道:“爱妃快召太医,寡人闻可嘉被楚人劫走,心疼欲绝也。”

    田建说完又倒下了床,白眼一翻假装晕了过去,丽妃哭笑不得,只好对室外急喊:“召太医,召太医,大王心疼欲绝也。”

    正朝轰散,寝宫惊慌,临淄一夜不宁;两百多里外的摩笄山(华不注山),惊魂未定的妫可嘉渐渐安稳了下来,车门打开的时候,车内侍女反而躲在她身后,车门前只有一个寺人持剑相护。看到车外的燎火,她捏着手心高声问道:“你等为何要截车驾?你等可知我是何人?”

    “哈哈……”车外传来楚人的嬉笑,一个男子以古怪的齐语说道:“说,这是何人?”

    男子并不是在和妫可嘉说话,而是在问王敖。马背似乎把王敖的胸肋骨震断,每一次呼吸都疼入骨髓。被剑指着的他不敢不答,只能很小声的道:“乃、乃秦国王后也。你等、你等…”

    王敖的声音越说越小,小到最后根本听不见,但他那句‘秦国王后’还是让骑士们欢呼爆笑。“哈哈,秦国王后?哈哈哈哈,乃秦国王后……”

    “本将奉大王令,劫的正是秦国王后。”黑脸身上全是葱花的味道,如果再仔细看,还能看到他袖子上的面粉,奈何王敖捧着胸口,疼的已经闭目。

    “你等、你等是楚人……”马车里的妫可嘉松了口气,她最怕碰到的是贼人。闻此言持剑的寺人剑微微放下,她身后的两个侍女变惧为笑,小手搓在了一起。

    “骑将申彤,见过秦国王后。”黑脸收剑向马车里的妫可嘉粗略的揖了揖。“弊邑楚王最喜劫秦王之妻为己妻,请公主与在下一同返楚。”

    骑将是申彤扯虎皮做大旗的说法,他就是一知彼司坐侯,历下青州面肆的肆主。加上面肆中的伙计也就是十来个人,好在潜伏齐国前大部分人都学会了骑马。至于另外那些钜甲骑士,那是奉了大司马田宗之命协助他的齐国骑兵。

    “妫可嘉拜见申将军。”香风忽起,身着袆衣的妫可嘉快步下车,对申彤侠拜。一国公主侠拜自己,申彤还有一干伙计都觉得身子有点飘,再看公主容貌,说不出话还罢,钜剑也掉在了地上。幸好钜剑掉在了地上,不然众人都不知道何时清醒。

    “请公主上车,此非久留之地。”申彤恢复神智后说道,摩笄山距离历下太近了。

    “报——!”一个骑卒此时急奔过来,“齐人在十里外,请将军带公主速走。”

    “走!”申彤并不犹豫,他也不清楚追来的齐军到底怎么回事。

    “此人、此人若何?”一个店伙指着蹲在地上忍疼的王敖。

    “此秦使,当杀之。”另一个店伙看到秦人就愤恨,这是真的愤恨,毫不作伪。

    “何必杀之。”申彤笑道,他扶起疼的满天大汗的王敖,“告知秦王,弊邑楚王最喜劫秦王之妻为己妻……”

    “此无礼也!”王敖是秦使,秦使自然有秦使的愤怒。

    “无礼?嘿嘿。”申彤蔑笑,他再道:“你可知秦宫嫔妃此数月可有孕者?”

    一个楚将突然问自己秦宫嫔妃是否有孕者,王敖先是不解,但在楚人的讥笑声中,他突然间手脚冰冷、浑身打颤。六月,楚王拔下咸阳,驻留寝宫,难道、难道楚王他竟然……

    王敖感到一震眩晕。秦宫嫔妃不是他的嫔妃,可他是秦王的臣子。万一哪位嫔妃产下的王子被大王立为太子,继承秦国王位,岂非是楚人做了秦国之王?越想越怕的王敖胸口已经不疼了,他现在想的就是速速入秦,将此讯告之大王。

    火光下王敖面色由白转黑,又由黑转灰,申彤高喊了一声走,车驾、骑士很快消失不见,将王敖一个人扔在原地。好在山那边的火光越来越近,王敖跑了没多远就被齐人发现了。一个大夫模样的人前来揖礼,“田绛见过秦使,敢问秦使安否?”

    田绛关切相问,王敖却拉着他袖子道:“入秦,速速入秦。”

    “敢问秦使可见我国公主?”有人劫掠出嫁车队,附近的城邑派人出城连夜大搜。一是找秦使,二是找公主,田绛只找到秦使并不甘心。

    “你国公主…已被楚人所劫……”王敖忍着不适答道。他不想再和眼前的齐人多言,见旁侧有车驾,上车后一把将御手推下车,认准一个方向就御马前行,把齐人吓了一大跳。

    他是秦使,没人敢拦;他的安危关乎齐楚邦交,万万不能出事。很快骑卒就追了上去,护在马车左右,又在马车前方引路,将马车领向西面祝柯城的方向。

    “卖报卖报,楚王又夺秦王之妻。卖报卖报,楚王又夺秦王之妻……”位于天下之中的大梁,清晨总是混杂各种声音,其中尤以卖报声最为悦耳。

    每日的新闻都不重样,昨日是潘地亚女王献俘楚国太庙,今天新闻却是楚王又夺秦王之妻。魏人、赵人皆恨秦人,凡是秦国又输的新闻都要看。往日中午才卖光的报纸一个时辰不到就抢光。从市井到王宫,人人都在讥笑秦王又被楚王抢走了妻妾,人心一时大块。

    潜伏在大梁的秦国侯谍自然也买了一份,趁着秦魏仍然通商,当日报纸就送出了大梁,送向大梁西面的榆关。比大司马府的想象要快,粗略掌握飞讯编码的秦式飞讯第二天就把消息次传到了咸阳,这时候日夜兼程已出齐国的王敖刚刚把讯文发出。

    “荆王夺齐国公主?”还未告庙,妫可嘉不算秦国王后,更不可能成为秦国王后。饶是如此,曲台宫里的赵政还是面带怒容。这样的消息登在报纸上,自己必然为天下笑。

    “荆王迁都南郡,近日于南郡大婚,且齐国公主未出齐国,此当是荆人知彼司所为。我得计也。”卫缭把坏事说成了好事,“大王可以此为名,命齐国速伐荆人。”

    “善。”赵政并不否定卫缭的计策,但说完善的他还是愠怒:“荆王一夺芈玹,再夺齐女,终有一日寡人必要妻荆王之妻,淫荆王之妾。”

    赵政沉着嗓子说话,对荆王他很难保持理智。卫缭对此不加一辞,大王疼恨荆王或许对秦国的战略有利,这将使大王在最艰难的时候坚持下去。

    什么是最艰难的时候?卫缭说不出来,但他知道总有那么一天。那天就像长平之战围住赵军一样,需要大王亲赴前线,发年十五以上男子增援秦军。

    “再令李信,攻入方城万不可行妇人之仁!”妻荆王之妻是以后的事情,赵政余恨未消,又加了一句。卫缭对此无不答应,这也是他的主张。李信率领的秦军必要给楚国予最大的杀伤,毋独攻其地而攻其人,只有消耗楚国的人口,才能削弱楚国的战争潜力。

    他正要退下时,国尉府的皂吏拿着一份讯简匆匆入堂,面色极为惊慌。他未问话赵政已抢先问话:“何事?”

    “敬告大王,王敖飞讯至,言及、言及……”皂吏低头不敢说话,双手只把讯简呈给寺人,再由寺人奉上给赵政。

    讯简由锦囊装着,打开后是两片交叠的竹简,中段的刻沟上绑着一根细绳。因为是刚刚收到,细绳上的封泥还没有干。赵政利索的挑开封泥,解开细绳,下面竹简的文字才显现出来:‘夺公主之荆将讥问秦宫此数月可有孕者’

    秦字‘孕’的上端形似一把下斩的铜戈,现在这把铜戈狠狠斩在赵政心脏上——他宠爱的两个夫人近月皆怀有身孕,怎么也想不到这竟是荆王的野种!

    ‘砰——’身前堆满简牍的几案被赵政大力掀翻,他不顾卫缭赵高等人的呼喊持剑直奔夫人居住的小寝。卫缭看见了赵政脸色瞬间发黑,却没想到他会如此暴怒。

    他急问道:“何讯?王敖何讯?”

    赵政的暴怒把呈讯简上来的吏人吓瘫在地,对卫缭的问题置若罔闻,卫缭只好冲前找到那份讯简,看到讯简上的文字他心就一沉:寝宫又要死人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