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要下棋了

    “快刀斩乱麻?”

    墨筱在看到了顾凌津的回复之后,整个人就凌乱了,就这样五个字就把自己打发?还是说是将那些人给打发了?顾凌津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那些旁系的亲戚,怎么可能是那么好解决的,尤其是自己现在压根就没有办法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相公真的是给了我很大的任务呢。”

    墨筱抓抓自己的头,觉得这个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的简单。可,这个事情终究是要做的,怎么做,也是一个难题。

    “小姐,要是你觉得困难的话,其实我们可以将这个事情踢还给姑爷啊,我想要是姑爷知道你怀有身孕,一定会非常的开心的,而且也绝对不会让您劳累的。”

    童天云不觉得这个事情告知顾凌津有什么问题。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现在对于我来说,我还并不想要告知对方。”

    关于这个好事情,墨筱明白告知顾凌津的结果,自然是顾凌津开心到不行。可,接下来会是什么表现呢?顾凌津就会担心了,担心自己的安全是第一步,其次就是是不是有人会加害。

    关于孩子的这个问题,真的是从古至今都是一个难题。从怀孕开始就要小心谨慎,等到孩子出生的时候,又因为孩子不能表达自己的意思,所以只能连蒙带猜,等到了正是可爱孩童的时候,又要担心他因为淘气而引发的安全问题,总而言之生孩子很简单,但是要照顾孩子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现在这些开心或者悲伤都只能自己来承受,但是对于墨筱来说也算是甘之如饴。

    “小姐,我其实真的不知道您这样做到底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墨筱有一些不明白的看着童天云,自己做的事情童天云都看在眼里,而自己的事情童天云也是知道的,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这样说了呢?

    “您对姑爷的付出真的是太多了,我不知道姑爷是怎么对待您的,不过就目前来看,对您真的是特别的好。可,这样的好又能坚持多久呢?这万一,皇上逼迫姑爷纳妾或者娶平妻,您要怎么办呢?”

    如果是之前,顾凌津跟墨筱之间没有孩子的牵绊,可能墨筱想离开就离开了。但是现在墨筱已经怀有身孕了,事情就不能这样算了。

    “我明白你对我的担心,可是对于我来说,还是顾一顾当下就可以了。”墨筱想了一下,说道。“你知道的,相公对我是真的很好,既然是真的好,那么我现在想这些岂不是庸人自扰?至于以后,他若是变心了,我依然能够走的潇洒,毕竟破掉的镜子就是恢复了,它也是带着裂痕的。而我墨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童天云看着墨筱的坚定,如果事情真的发生了,墨筱还能这样的坚持吗?

    不过,墨筱的心情童天云是可以理解的,所以这些事情自己只能是在一边看着了,等到墨筱需要自己的时候,自己再站出来就好了。

    “小姐,那么你预备怎么解决顾家旁系的事情?”

    眼前的这个问题并不是那么好解决的,所以墨筱想这个问题,要从根本来解决的。那些旁系的亲戚依仗的虽然是‘顾’这个姓氏,但是对于他们来说,顾凌津的存在才是最重要的。

    每每想到了这里,墨筱就觉得这事情真的很讽刺,一边不断的挖苦顾凌津,一边又享受着顾凌津用血、汗拼搏之后得到的荣耀,那些人的面皮真的是太厚了。

    “这些事情都好解决的,你暂时不用担心了。”

    墨筱已经想好了,既然事情没有办法解决,那么就直接断其后路好了,说不得会有很好的效果的。

    所谓后路,也不过就是直接阻断了所有的关系网络,这样他们就不会坐享其成了,就目前来看这个就是最后的结果了。墨筱想,先这样看看好了,要是再有什么幺蛾子出来,就直接让他们知道这顾家到底是才是‘当家’的。

    “小姐,这样做不会激起顾家旁系那些人的愤怒吗?”

    童天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办法。

    “别着急,对于我来说,这些事情并不重要的。”墨筱不怎么在意的说道。“我只是希望那些人知道,有的事情还是应该好好的考虑一下,至于结局是什么样子的,只能依靠自己的选择。”

    童天云看着墨筱那冷冰冰的神情,突然觉得这个事情有点不对头。这个眼神,这个表情还真的很像是顾凌津,看来这夫妻两个人还真的是很相像呢。

    “是。天云这就去准备。”

    虽然不知道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可墨筱的吩咐,童天云还是愿意执行的。

    墨筱看着离开的童天云,放轻松了。这个事情真的是不容易,想要一下子都解决了也是不现实的,到了现在既然要自己处理,那么就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听闻现在寒月是苍将军领兵,不说对方的年纪,就说对方的经验就很丰富,基本上是可以跟顾章齐名的。这样的对手不是三招两招就可以解决的。

    “小姐现在并不适合多思,你现在还是比较适合休息,有什么事情天云一定会向您报告的,您就好好的休息吧。”

    童天云将事情吩咐下去之后,回来就看着墨筱眉头紧皱,除了是担心顾凌津之外,童天云也想不到其他的了。

    “我明白,我也知道我现在不适合多思多虑,可是我就是忍耐不住。你不知道,现在寒月领兵的大将是苍行,是跟父亲齐名的人物,这样的人物一定不好对付的。我很担心,相公会输。”

    输,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身后的压力,顾凌津若是真的输掉了,那么烈景皓会怎么对付顾凌津呢?除非是顾凌津战死沙场,否则是绝对不会放过顾凌津的。而,顾家也会因此分崩离析的。

    毕竟,所向披靡的顾家军一直都是皇上的心头患,可现在的顾家军正是皇上需要的,所以他什么动作都不可以有。可,要是真的到了顾凌津失败了,顾家军废了,那么顾家的荣光可能也就直接消失了吧。

    墨筱心里担心的一些事情,顾凌津也是知道的。就是因为知道这些事情,所以才会觉得眼前的这些事情,真的是太麻烦了。自己未必就是爹爹的对手,现在自己的对手更是跟顾章齐名的,顾凌津很担心自己是不是能够成功。

    “少爷,您这样瞻前顾后的,可能更加不会胜利。”

    原柠看着苦恼的顾凌津,也明白顾凌津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诚然,这苍将军自然是厉害的。可是您也不是一个小孩子了,说不得就是有对方想不到的办法的。再说了,之前老爷还在的时候,你们不都是一直探讨排兵布阵的吗?”

    顾凌津听着原柠安慰自己,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您真的知道了吗?”

    原柠认为顾凌津不一定知道什么的。

    “那看来你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啊。”顾凌津看着原柠,心里想着的是难道墨筱是跟原柠说了什么吗?“那你倒是说说看,我应该知道什么?”

    “少爷肯定是知道的,这个苍将军的习惯,毕竟是跟老爷齐名的将军,他的习惯也好,用兵也好,你们一定是了解过的。但是这位苍将军不一定了解您啊。毕竟,您上战场之后的战役,都是有很多巧合出现的,这样的巧合让别人捉摸不透您的实力啊。”

    顾凌津惊讶的看着原柠,他一直都没有发现,原来自己身边的这个小厮竟然也这样厉害了。

    “还是头一次见你说这么多话。”

    顾凌津已经明白原柠的意思了,也认定了原柠的话是正确的,但是自己就是有一点不自信,也有一点担心。总觉得这个事情并不是那么的简单的。

    “还是应该好好的思考一下的,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这一定是一个机会,但是这个机会不能好好的利用的话,一切都是白搭的。

    “少爷,您只要好好的动动你的脑子,肯定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顾凌津原本听原柠说话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但是后来就不开心了。因为觉得原柠说话有点不过脑子。什么叫做‘自己好好的动动脑子’,自己本来就一直很努力的。

    “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别说话了,免得我的心情不好。”

    顾凌津说的话是实话,这个人真的是话多,要不是一定要重复一些话,说不得自己的心情会很好,现在这会儿又沉重了。

    “少爷,您有什么好的想法没?”

    “暂时还没有什么想法,不过对方不了解我,这说明我还有很多的机会可以试探试探,毕竟落子之前,不会有人知道,这棋子最终要落在什么地方去。”

    顾凌津觉得自己跟苍行两个人就好像是要准备下棋一般,双方你来我往很是凌冽,自己可以预知对方的动作,哪怕并不是那么的准确,但是也相去不远。

    可是,

    临到头顾凌津又犹豫了。

    因为这局棋就是生死厮杀,自己不能肯定自己做下的决定都是正确的。既然是这样,那么到底要怎么解决这些事情呢?如果是邀约的话,那么苍行未必会答应的。可,若是不邀约,那么战场上的厮杀,实在是残酷。

    “你说,我要是邀请对方的主帅喝茶,怎么样?”

    顾凌津将自己的这个想法说出来之后,原柠都惊呆了。想不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顾凌津是怎么想的,竟然想到了这个办法?

    “我觉得这个事情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原柠认为这固然是一个好办法,可是结果却不是那么的美好的。这个办法一定会有很多的槽点的,而且非常肯定的一件事就是,如果顾凌津失败了的话,那么肯定还会有更加严重的罪名,到时候顾凌津就是全身是嘴也不能洗脱自己的嫌疑的。

    “可是这是一个最有效的办法。”

    顾凌津非常肯定一件事,若是自己邀请了对方喝茶的话,那么到时候对方一定会了解自己的,到时候对战起来,自己的优势可能不会再有了。

    可是,如果真的这样做了的话,说不定还有其他的机会呢。所以,这样一想,这个办法也是不错的。

    “少爷!”

    原柠看着顾凌津的表情,一下子就猜到了。顾凌津压根就没有准备改变主意。

    “这样是在玩火。”

    “我知道,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顾凌津点点头,表示不用担心。“如果我要是玩的好的话,那么这个事情其实是不用担心的,至少烧到的绝对不会是我。”

    “你自己也说了,要是玩得好的话,就不会烧到你了。可要是玩的不好,你可怎么办啊?”

    原柠不是唱衰顾凌津,而是因为这个事情实在是太艰难了,所以想要解决这些问题并不是那么的简单的。尤其是现在的情况,对于顾凌津来说,并不是最有利的。

    “放心,我会掌握好分寸的。”

    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上策。

    自己虽然有这样的期待,但是想到了对手,又真的不自信了。这样的心情夹杂,必定是失败的。自己必须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情。

    另外一边,寒月军营。

    “你说什么?顾凌津邀请我去边境喝茶?”

    苍行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笑话。

    这顾凌津是谁,自己的老对手顾章的儿子。虽然是一个小儿子,但是能力一点都不输给曾经的顾章。而且,之前的两国的对战,顾凌津展现的实力,都没有办法估量这个人的实力,真的是烦恼。

    “所以,父亲您的决定是什么?”

    苍荣是没有忘记之前曾经跟顾凌津聊天的时候的心情,那个时候就觉得这个顾凌津绝对不会是什么好对付的人。现在,这个人竟然邀请了自己的父亲,看来是有了一些目的。

    但是,无论是什么阴谋诡计放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徒劳。苍荣相信自己的父亲,一定是胜利的那个人。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