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出事了?(二)

    匪徒:这招够黑的。

    过了许久,沈湘湘来到了仓库门前。听到里面没有了声响,以为他们完事了。于是嘴角勾起一抹胜利的微笑,打开了仓库的门,走了进去。

    “啊!”沈湘湘失声大叫。

    “你……你们干什么?我已经把钱给你们了,你们还想怎样,你……你……别乱来!”沈湘湘突然被一群男人团团围住,吓得声音都忍不住颤抖,好不容易才挤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呵呵!”他们可没有明确地回答沈湘湘的话。他们步步逼近她。

    沈湘湘连连后退,他们一直把她逼到了墙角。

    雯洁丽正站在一旁目光追随着沈湘湘这边的情况。

    沈湘湘此刻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是她请来的吗?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沈湘湘此刻用无助的眼神四处张望,仿佛在打量着四周的这几堵人墙。

    突然,她透过人与人之间的空隙无意中居然看到了一张绝色面容。

    啊?那不是雯洁丽吗?

    此刻,沈湘湘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对着周围的几个匪徒大喊大叫,“喂,你们干什么吃的,我给钱给你们办事,你们居然敢造反,对我下手?你们要弄清楚,谁才是那个给予你们钱财的人。”

    雯洁丽可受不了这人的大叫,于是,不紧不慢地一步步朝她逼近。

    “怎么?恼羞成怒了吗?”沈湘湘此刻眼里只有雯洁丽的存在,只一心想着弄死雯洁丽,全然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嗯?为什么要羞,为什么要怒啊?该怒的应该是你吧!又让你成功地失算了哦!”雯洁丽摊摊手,语气轻松。

    沈湘湘听后,一直垂在双腿两侧的手握紧了拳头,指甲陷入手掌心的肌肤中。

    哼!一个穷酸丫头,什么时候轮到她来教训自己了?

    “啊!不要!”沈湘湘这才想起匪徒的存在。

    匪徒老大已经抢先一步贴在了沈湘湘的身上,油腻的大手附上她的肌肤。

    “你们在干嘛?你们要教训的人是她!”沈湘湘看向了雯洁丽,轻笑了下,仿佛在说:雯洁丽,你的末日到了,过了今天,看你以后还怎么去勾引北冥少爷和其他男人。

    她要让她痛不欲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雯洁丽:这人是没带脑子出门吗?她有这么恨自己吗,居然连自己的处境都不顾地去恨她。而且,这已经很明显了,他们造反了,沈湘湘该不会还真的看不出来吧!

    “哦 原来你们要教训我啊!那来吧,我等着!”雯洁丽的声音了充满了暗暗的笑意。

    那群匪徒的脸色刷的变得苍白,他们,还嫌揍的不够惨吗?匪徒老大连忙开口道,“不不不,雯小姐,我们怎么敢教训您呢?我们一定会按照您的要求,用沈湘湘提出的对付您的方法去对付她。”

    沈湘湘:什……什么?他们真的背叛了自己?他们居然还要用她对付雯洁丽的方法去对付她?这怎么行?她的方法可是要他们毁雯洁丽清白啊!

    想到这里,沈湘湘充满了惧意。他们,怎么能这样做?

    他们,肯定是被雯洁丽那张绝色的小脸给迷惑了。哼,为什么一个穷酸丫头居然长了一张漂亮小脸呢?

    沈湘湘想到这里,对雯洁丽的恨意更深了。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要给她一张漂亮小脸呢?一个穷酸丫头,她不值得得到漂亮,去获得别人的睬昧。

    看来,北冥少爷十有八九也跟这群匪徒一样被雯洁丽的脸蛋给迷惑了。

    可是,当下之际,她,该怎么办?

    她拼命挣扎着,可她那里是这群匪徒的对手,很快便被他们制服了。

    “嘭!”随着一声巨响,门被推开了。

    沈湘湘顿时感到欣喜,自己不用被他们上了!这么多人上,那还得了,她的清白可就彻底地毁了。而且,她对这群匪徒可没有什么好感,要不是为了教训雯洁丽,她才不会跟这群匪徒扯上关系呢!

    沈湘湘立刻转身往门外跑去。

    谁知,一出去,便被多个黑森森的枪口指着。

    沈湘湘顿时冷汗直冒。

    “请沈小姐跟我们走一趟!”警察局局长脸上带着严肃,仿佛势必要很认真地追究这件事。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居然敢抓我!”沈湘湘大叫道。

    “沈小姐,就算你是沈家千金,这回也逃不过法律的制裁了。”沈家千金,在帝都谁人不知啊!可是,哪里比得上北冥家呢!

    沈湘湘被他们强硬的拽上了车。

    其他警员也纷纷进去仓库里,把其他的匪徒抓了起来。

    “北冥少爷,你的事我替你办好了,我可以走了吗?”警察局长转过头面向北冥曜,一脸讨好地说。

    雯洁丽站在仓库门口,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沈湘湘,她也是罪有应得。

    “等等,放了他们吧!”雯洁丽出声道。

    “啊?”周围的人一脸懵逼。

    “我说,放了那一群匪徒,留他们一条生路。”雯洁丽再次说道,她刚想离开现场,突然想起了什么,“教育他们一顿再让他们走。”

    毕竟她觉得这群匪徒还是有悔过之心的,就不必让他们在警察局蹲几年了。

    警察局局长看向了北冥曜,有点拿不定主意。

    “听她的!”北冥曜知道雯洁丽这么做肯定有她的原因。

    北冥曜快步走到雯洁丽面前,“走吧!还没看够吗?”

    “啊?去哪?”雯洁丽出声问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