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夏灵薰的身份

    “小念念~我们这是去约会吗?”花泽羽刚上车,没有老实几分钟就开始调戏顾念。

    顾念一个眼刀甩了过去,“闭嘴,去学校,找蓝蝶。”

    “呜~小念念你变心了~”花泽羽作西子捧心状,委屈地说。

    顾念只觉得自己头上冒出一个巨大的加号,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极力隐忍着想要打他一顿的冲动。

    见自己撩拨过头了,花泽羽赶紧正坐,乖宝宝似的坐在顾念的身边。

    然后没出一分钟,花泽羽又开始了,在一边卖萌撒娇,“小念念~去学校还要带面具吗?”

    经他提醒,顾念才想起来自己脸上还带着面具,抬手摘了下来,露出那张精致的容貌,看着车窗玻璃上自己的倒影,浅蓝色的眼睛黯淡下来。

    花泽羽看着他,知道他又想到了什么,坐在那里罕见的没有出声。

    “阁主,到了。”打破这安静的是徐盛,顾念听到声音,神色恢复平静,恢复了冷漠的状态。

    他勾唇微微一笑,“辛苦徐叔了,我们进去一会儿就出来。”

    “嗯!”徐盛看着他们两个人离开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其实徐盛在顾念小时候就见过他,当时他当时才二十几岁,是顾念爷爷的部下,也差不多是看着顾念长大的,不过顾念对他几乎没有什么印象。

    他突然想到去接顾念的那天,虽然面无表情,但是还是可以看出他眼睛深处的痛苦。

    现在还没有上课,顾念和花泽羽并肩走进了教学楼,和林月半、徐森擦肩而过。

    “哎!”林月半猛然回头,“刚才那两个人……”

    徐森看向他,“怎么了?”

    “其中一个好像是顾念。”林月半眨了眨眼,对徐森不太确定地说。

    “你看错了吧,顾念已经退学了。”

    “也许是看错了吧。”

    顾念此时正站在高二A班的门口,伸出左手推开了教室的门。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他们的身上,瞬间沸腾了起来。

    “是顾校草!他怎么来我们班了,他不是退学了吗?”

    “短发好帅啊!比长发更霸气了好多啊!”

    顾念扬起一个温暖的笑容,却笑意不达眼底,“学姐学长,我找裴学姐。”

    “找汐筠干什么?”之前被裴汐筠成为“蕊儿”的女生奇怪地问。

    “我不认识你。”裴汐筠站了起来。

    顾念脸上笑容不变,“我认识学姐就好啦,不过学姐可认识这个?”

    顾念右手展开,手心朝下,垂下一条纯白色的十字架项链,笑得一脸无害。

    裴汐筠瞳孔微缩,这条项链她自然是认识,是凌念经常戴着的那一条,那天露在外面被她看见了,而且花泽羽也说过,那是一条特别订制的项链,仅有一条。

    现在这条项链在顾念地位手上,要么他凌念的心腹,要么他就是凌念,裴汐筠心里其实更加偏向第一种看法。

    “我和你出去说。”

    无视班上起哄的声音,裴汐筠和顾念走出了教学楼。

    花泽羽挂在顾念的身上,顾念一脸嫌弃却没有推开他,其实是因为推来了还是会黏过来,推不推都一样,但是在别人的角度就像是顾念被花泽羽挟持一样。

    好巧不巧的是他们走到门口,身后远远地出现了一个女人,正是顾凌寒亲口承认的女朋友—夏灵薰。

    她快速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刚要追却看见他们已经上车了。

    “头,顾少好像被惗阁的人绑架了。”

    顾凌寒这边收到消息,上面的姓名赫然是青雨。

    夏灵薰,代号青雨,是顾凌寒手下的一名女兵,二十九岁,已婚,丈夫就是同在顾凌寒手下的一个技术兵—萤火。

    那天不过是他们演的一场戏,为得是保护顾念,不让他因为自己的任务而受到伤害,却不想他们还是盯上了顾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