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公司晚宴

    “希澈哥,你今天这么回来的这么早,不忙吗?”看着早早回来的冥希澈,花染颜奇怪地问,对于今天花落羽来过的事,闭口不提。

    “今天公司晚宴,我来接你,换好衣服就走吧!”冥希澈回答道,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他,“均码号,就是不知道合不合适。”

    “不是昨天才晚宴过吗?”花染颜奇怪地问。

    冥希澈微微一笑,说道,“昨天是新品发布,他们说要办晚宴,今天是公司成立二十五周年,形式要比上次大多了。”

    说完将衣服递给了花染颜

    “谢谢。”花染颜接过衣服,“那个…我以后会把钱还给你的…”

    听着这格外生疏的话,冥希澈眉头略微一皱,虽然这回答于情于理都是很合适的,但是在他听来还是很别扭,似乎把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远了好多。

    他想把他当做家人……家人?!自己怎么会这么想,明明只相处了一个月,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奇怪的想法?

    “希澈哥!”花染颜已经换好了衣服,一身白色的西装倒是很适合,浅蓝色长发被绑到脑后,干净利落。

    冥希澈看着他手腕上的手链,他记得从那天救了他,他就一直戴着,“手链还要戴着吗?”

    花染颜的手捂住了若颜,有些紧张地说,“这是我从小到大一直戴着的,不能摘下来。”

    若颜的化形是手链,本体是一把蓝色的冰剑,不止是花染颜有这种武器,花落羽手腕上的白纱——邪羽,是一条银白色的长鞭,其他的兄弟几个都有同样的武器,。

    “可以走了吗?”花染颜快速转移话题,让冥希澈的目光离开若颜。

    冥希澈点了点头,看着穿着正装的花染颜,心跳漏了一拍,深吸一口气,带着花染颜去了公司。

    “boss来啦!”

    冥希澈站到了台上,花染颜自己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拿着酒杯,看着台上正在讲话的冥希澈,微笑,眼睛深处是满满的爱意。

    “阿颜!”苏凌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拍了一下花染颜的肩膀,“怎么一个人?还有,你成年了吗,就喝酒!”

    “苏凌姐,我已经十八岁了。”虽然按照人鱼的年龄这个岁数算是小的,但是按照人类的年龄来说,已经是成人了!

    “哦,是吗?我一直以为你不到十八岁呢,怎么长得这么嫩啊!”苏凌捏了捏花染颜的脸。

    突然被捏脸的花染颜一瞬间的有些懵,眨了眨眼,略带迷茫地看着苏凌,从小到大,就是最爱闹腾的四哥和最亲近的七哥都没捏过他的脸,突然被一个人类捏脸,脑子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刚从台上讲完话下来的冥希澈看着苏凌和花染颜的亲近行为,心里升起莫名的怒火,走过去将花染颜向后拉了一下,离苏凌远了一步。

    “希澈哥,你说完了吗?”花染颜话音刚落,就意识到自己的话好像哪里不太对。

    刚才冥希澈在上面说话,自己在这里和苏凌说话,根本就没有听,这个行为貌似不太礼貌,难怪冥希澈刚才过来时脸色不太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