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小九被救

    算起来,花染颜已经被关了一周了,每天受着乔妍莎的鞭打,地上已经布满了泪珠,一颗颗晶莹剔透的人鱼之泪,中间掺杂着几颗鲜红如血的泪珠。

    乔妍莎来到密室,将地上散落的泪珠都捡了起来,却将那几颗鲜红的泪珠自己藏了起来。

    看着她将血泪收了起来,花染颜眸色暗了下来,人鱼的血泪,无论是液态还是固态,人类碰上一个,就足以让他们在一个月内致死,而他掉落的血泪,都已经被乔妍莎捡起,这些毒素在她体内,只怕她活不过一周。

    花染颜低头,他知道这样并不对,血泪由恨而生,就在乔妍莎妄图伤害冥念安时,他的心里就已经恨上了她。

    魔弑出现在密室门口,乔妍莎将泪珠递给了他,看了一眼花染颜,嘲讽一笑,离开了密室。

    今天冥希澈回来的很早,看着两个人亲密的互动,花染颜苦涩地笑了一下,然后突然出现的白衣青年让花染颜瞳孔一缩。

    “花落羽?”冥希澈看着眼前的白衣青年,奇怪地问,“你怎么来了?”

    “小九呢?”花落羽瞥了一眼别墅里突然多出来的女人,眸色一冷,看着冥希澈,“小九在哪?”

    冥希澈一怔,“阿颜不是一周前就回去了吗?”

    花落羽眼睛危险地眯起,“什么?小九没有回去过。”

    他的眼睛这才看见乔妍莎手腕上戴的手链,身边气温骤减,“若颜怎么会在你那!”

    冥希澈看了一眼手链,“莎儿说是阿颜送给她的。”

    花落羽见冥希澈不像是说谎,倒是这个乔妍莎异常得很,看着乔妍莎,唇角扬起一抹冷笑,“送给你的?我倒是不知道,有人鱼会把随身武器送给一个毫不相关的人类!”

    乔妍莎慌了起来,“什么随身武器,这就是那个贱…那条人鱼送给我的手链!”

    透过屏幕看着依然相信乔妍莎的冥希澈,花染颜苦笑一笑,“这个女人在他的面前,当真演得好啊!”

    “是不是小九的随身武器,一试便知!”花落羽手腕上邪羽突然朝若颜攻击,随即蓝光大闪,一把银剑掉落在地上。

    “邪羽!拿回来!”邪羽将若颜缠住,放在花落羽手里,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谁都没有时间阻止。

    花落羽手里拿着银剑,“我就问你,小九在哪?!”

    冥希澈不敢相信地看着乔妍莎,“莎儿你…为什么骗我说是阿颜送的?”没人会傻到将随身武器送给一个好不相反的人。

    乔妍莎依旧嘴硬,“我怎么知道他在哪,这手链是我捡的不行吗?!”

    花落羽邪笑着点头,“死不承认?那就让邪羽告诉我,小九在哪吧!”

    “邪羽,找到小九的位置!”

    邪羽飞出,在别墅内饶了一圈,停留在书房的书柜前。

    “冥希澈,书柜后面是什么?”花落羽和邪羽心意相通,自然知道邪羽指的并非书柜,而是书柜后面。

    冥希澈脚在地上踩了一下,书柜向两边打开,露出里面的密室,只见密室深处,一个满身鲜血的少年被绑在那里,一双蓝眸黯淡无光,脸上还残留着泪痕。

    “阿颜?!”冥希澈的眼睛瞬间睁大,他怎么也没想到,花染颜竟然会在这里,知道这里的人除了自己和阿颜,就只有乔妍莎了,将阿颜绑起来的,就只有乔妍莎一个人了!

    花落羽看着花染颜的样子,怒火在心中燃烧,眼睛隐约有变成红色的预兆,邪羽变成一条纯白色的鞭子。

    先将花染颜身上的绳子和封印解开,花落羽站了起来,“人类…果然都是不可信的!冥希澈,在我动手杀人之前,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

    “我真的不知道阿颜为什么会在这里…莎儿,是不是你干的!”冥希澈厉声问道。

    “是我,就是我又怎么样?!他这个怪物根本不配拥有你!”乔妍莎吼道,“冥希澈,我救了你的命,你喜欢我是应该的,为什么,为什么你喜欢上这个怪物!”

    花落羽在邪羽寻找花染颜下落的时候,就撒下了无色无味的真言粉,乔妍莎的话都是真心的话。

    冥希澈愣住了,“我喜欢的是…”此刻他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乔妍莎的名字,“我喜欢的…是阿颜…”

    看着眼前的闹剧,花落羽将花染颜打横抱起,“冥希澈,你的事情你自己解决,还有,小九我带回去了!从此,你们就是陌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