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前往陵国

    整个玖崇大陆上,分布着大大小小近三十个国家,泫国与陵国虽然相邻,中间却隔了一条源源不绝的长河,名为盘龙河,泫国位于其南岸,陵国位于北岸。

    (泫国和陵国可以想象成我国的南方和北方^V^)

    此时正值玖崇大陆的冬季,泫国位于南方,气候还算是温和,陵国境界已是大雪纷纷,甚是寒冷。

    陵国在回朝的前几日就送来了保暖的衣物,还有几个照顾他们的侍女与侍从。

    “阿嚏—”刚入境没两天,轩辕樾就华丽丽的感冒了,“阿嚏—阿嚏—”

    冥影修裹了裹轩辕樾身上的狐裘,将侍女刚刚递过来的手炉塞在了他的怀里,“这个你拿好,马上就到皇城了,再坚持一天就好。”

    “阿嚏—你们这里怎么…阿嚏—这么冷啊!”轩辕樾此刻被冻的实在是坚持不住了,眼睛被冻出一层薄雾,抱着手炉缩在马车的一角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

    看着被冻出眼泪的轩辕樾,冥影修坐到他身边,将他抱在了怀里,“真的很冷?”

    轩辕樾小幅度挣扎了几下,“你说得这不都是废话吗?”

    “不许对圣上无礼!”一旁的侍女见状立马呵斥道,在她看来,轩辕樾不过就是一个战俘,根本就没有资格坐在马车上,更别说那个给圣上的手炉了,这个人不感恩戴德就算了,还敢这么和圣上说话。

    轩辕樾还没来得及说话,冥影修身上的冷气就冒出来了,直逼那个出声的侍女,“出去!”

    “圣上!”侍女脸上露出愤恨的表情,一双不大的眼睛恶狠狠地看向轩辕樾。

    轩辕樾星眸终于眯起,一旁冥影修的佩剑直接出鞘,一剑贯心!

    看着死在车上的侍女,所有人震惊地看着冥影修,“圣上息怒!”

    “哼!尸体抬下去,扔了!”冥影修将剑收回剑鞘,继续抱着轩辕樾,给他人工供暖。

    士兵着急忙慌地将尸体抬了出去,扔在了路旁的树林里。

    马夫的话从外面飘了进来,“圣上,那位侍女是苏贵妃的陪嫁侍女,圣上这样杀了,恐怕……”

    在下人眼里,冥影修至今没有册封皇后,苏贵妃是后宫地位最高,而且也是传说中最受宠的一个,当然仅限于传说,毕竟现在陵国后宫并没有一个妃子为冥影修诞下子嗣,受宠一事还有待考察。

    “是又如何,朕还怕这些妃子找事不成!”冥影修衣袖一甩,冷傲地说,然后重新将轩辕樾抱在了怀里。

    轩辕樾本来很抗拒冥影修这样抱着自己,但是天气的寒冷让他不得不这样窝在他的怀里,不过不得不承认,冥影修怀里还挺暖和的。

    多日行车的劳累和染病后身体的虚弱让轩辕樾终于支撑不住,在冥影修怀里一歪,睡着了。

    看着熟睡的爱人的脸,冥影修唇角绽出一抹任何人不曾见过的温柔的笑容,在轩辕樾脸上轻轻落下一吻,调整了抱他的姿势,好让轩辕樾睡得更舒服一点。

    谁说千古以来属帝王最为无情,我看不过是没有遇上能真正让他展出柔情的那个人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