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篇·仗剑走天涯

    月黑风高夜,地处玖崇大陆最西部的森林深处,隐藏着一座古城,古城的中央是一座修筑了不知道多久的古堡,深夜,平日里安静的古堡却是灯火通明。

    “废物!一群废物!!”坐在上座带着纯黑面具的男人随手掀翻了身旁侍奉他的侍女,气急败坏地一掌拍在了山身前的桌子上。

    下面的一众人立刻跪了下来,为首的黑衣人开口说道,“请主上息怒,虽然我们在泫国和陵国的人已经被清理,但是…我们…”

    话还未说完,一直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羽箭贯穿了他的后心,当场身亡。

    “谁?!什么人胆敢闯入这里,出来!”面具人警惕地站了起来,回答他的事如同下雨一般的羽箭齐刷刷地落下来,大殿中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十几个人。

    “哎呀呀,原来这个组织的人也不过如此啊。”闻声望去,入目的是一身黑色华服,风景宸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我说,就这么不堪一击的一个组织值得你们找那么多年?”

    “武力上不堪一击,但是比不过他们藏的好!”随后进来的男子一身黑色劲装,一白衣男子站在他旁边,闻言一语未发,身后的侍卫冲了进来,围住了大殿里的其他人。

    这二人,正是刚成亲没几天的冥影修和轩辕樾。

    “冥影修,轩辕樾,没想到啊,你们竟然能找到这来!”面具人看着并肩而行的修樾二人,冷佞一笑,抬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看着他面具下的脸,冥影修瞳孔突然紧缩,然后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沈忠?没想到你竟然没死。”

    “哼!你没想到事情还多着呢,不过…想知道,就下辈子吧!上!”沈忠大手一挥,从暗处冲出许多暗卫,和他们带来的士兵扭打在一起。

    冥影修和轩辕樾二人以一敌百,艰难的应战,可惜双拳难敌四手,眼见这人越来越多,轩辕樾星眸瞥见正欲溜走的沈忠,黑眸一冷。

    脚尖微挑,将不知何时落在脚边的弓弩举起,一支短箭快速飞向沈忠,一箭穿心,沈忠倒下了,暗卫见势不妙想要逃却已是来不及了。

    屋门被一脚踢开,凌遣的带兵闯入,说明整个古堡周围的残党都已被剿灭,冥影修手中长剑舞动,配合着轩辕樾将屋内的黑衣人尽数消灭。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轩辕樾将长剑收回剑鞘里,百无聊赖地说着就倚到了冥影修的身上,“好了,墨奕哥,我们找家客栈休息一下,明早启程回国吧。”

    “好。”冥影修温柔一笑,搂住了怀里的人。

    凌遣和风景宸同时打了一个寒颤,对视一眼,摇了摇头,“没眼看,真是没眼看了,欺负我们没成亲是吧?!在外面真这像个什么样子?”

    只见那俩人管都管自己形象如何,出了古堡就找了家客栈,休息去了,具体是不是真的“休息”,就不知道喽~

    ……

    一大清早,凌遣就被公公从被窝里叫了出来,“李公公,干嘛呀大清早的,你知道不知道扰人清梦是不道德的啊?”

    李公公轻咳了几声,“抱歉,夜泽殿下,皇上请您进宫一趟。”

    “什么?这大清早的,皇兄找我干什么啊?”凌遣眉头轻挑,不解地问。

    “这…老奴就不知道…”李公公平静的语气中却带了一点儿心虚,可惜凌遣还在和瞌睡虫打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摆了摆手,凌遣从床上坐了起来,“好了好了,李公公你先等本殿一下。”

    “是,老奴在门外等您。”李公公出去,顺手关上了门,一张老脸满是纠结,小声嘟囔道,“圣上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还在我这么一个糟老头子跟着演戏,唉…”

    “李公公你嘟囔什么呢?”凌遣换好衣服,打开门就听到李公公小声地位嘟囔,可以声音太小,没听清。

    李公公被吓了一跳,“没…没什么,请殿下随老奴来。”

    一路通畅的进了皇宫,李公公将凌遣领到书房,“圣上在书房等您,老奴先告退了。”

    “行吧,本殿自己进去就好了。”凌遣看着李公公逃一般的背影,心中奇怪,却没有多想,推开门却并未见到冥影修,只是传国玉玺就大刺刺地放在书案上,旁边还放着一封圣旨。

    凌遣心中突然一跳,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打开圣旨,看着里面洋洋洒洒的字体,怒火瞬间上来了。

    “皇,兄!你坑我!!”

    上面的内容简而言之,就是把皇位扔给了凌遣,自己和轩辕樾过二人世界去了。

    “……”凌遣看着这传国玉玺,又看了一眼抱着龙袍走进来的李公公,一脸不悦。

    “圣上,请您更衣。”

    凌遣和李公公互瞪了一阵,只好认命地接过龙袍,心中腹诽皇兄的坑弟。

    而扔下皇位的冥影修此刻正和轩辕樾一起走在街上,背着长剑,清晨的阳光洒在二人身上,更是一番别致的风景。

    【“禁锢之爱”到此就正式完结啦,撒花∩_∩】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