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六章 进城买卖

    第二天,寅时四刻(相当于现在的凌晨四点左右)还不到,牛二就急吼吼的喊李牧起床了,洗漱之后,又简单的吃了点翠花做的早饭,李牧就和大伙出发了。

    李牧清点了一下,剩下的野猪肉满满的装了十车,应该有两千多斤。大伙想着,今天或许是他们幸运日,只要能把野猪肉换成钱,就有粮食了,接济一下,应该可以撑到今年的秋收了。

    李牧看着听着大伙的兴奋劲,想到,中国的老百姓怕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满足的了。只要给他们一口吃的,有一个住的地方,他们绝对会是天底下最温顺的人民了。

    李牧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处境,东汉末年这个金戈铁马、血雨腥风的时代,以前他是向往的,可是现在他连自己都看不清自己的心了。

    眼下已经是汉灵帝光和五年五月,也就是公元182年的5月。黄巾起义会在汉灵帝光和七年三月正式爆发,也就是公元184年3月了。

    再有三年这天下就要乱了,这大汉就要乱了。到时候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战乱频发,凉州的汉羌混战,益州相对平静但也不太平。

    自己该何去何从呢?汉末门阀制度盛行,不管是投奔曹操还是刘备,自己的出身,注定了只能成为他们争夺天下路上的炮灰。

    如果要做一个平民百姓,那就面临着随时的颠沛流离,任人鱼肉。

    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涌入李牧的脑海,争霸天下,做自己命运的主人。

    想到此,连李牧自己都笑了,自己一没钱,二没人,拿什么来争霸天下?有什么资本与天下群雄分一杯羹?

    正当李牧陷入沉思的时候,牛二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李公子,我看您这又是皱眉又是苦笑的,是不是咱们这趟买卖没把握啊?”经过了昨天的围猎野猪群,牛二现在对李牧是言听计从,佩服的五体投地。

    李牧笑道:“牛大哥别担心,我刚才只是走神了,咱们这趟买卖肯定会成功的。”牛二顿时像吃了定心丸一样,一个在那儿傻笑。

    李牧看着天色渐渐变亮了,问道:“牛大哥,我们距离原平县还有多远了?”

    牛二答道:“李公子,不远了,翻过前面那座山就到原平县了。”随后,李牧就和牛二还有张三他们一起侃大山了。

    李牧现在才知道,原来牛二他们的村子名叫饮马村,相传战国时期赵国名将武安君李牧曾经在那儿驻扎过军队,并在他们村子旁边的小河里饮马,所以村子因此得名。

    这饮马村本来属于代县,却距离原平县只有四十多里路,可是距离代县要将近八十里路。还有就是,原平县相较于代县要富裕一些,商贾往来也频繁。

    就在大家侃大山侃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不知谁喊了一声,原平县到了。

    李牧赶紧定睛一看,果然四五里开外的地方,隐约可以看到有一处城郭,朦胧的城墙和城楼映入眼帘。此时的李牧也是激动的,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城墙城楼了,在他原来的那个时代是很难见到的,这也是自己穿越到汉末见到的第一座城。

    李牧跟大伙推着车向城门口走去,越接近城门口,三三两两赶集的人也越多,有的挑着柴火,有的挑着蔬菜,有的挑着各种山货。大家都是排好队准备进城,终于轮到李牧他们的车队了,城门口原本站着的四名士兵,见这车队有点庞大,不由得提高警惕,只见他们中间两个年长的走过来,自然是少不得一番询问盘查。

    李牧朝着张三使了个眼色,张三立马会意,把准备好的二十钱笑着塞在其中一个士兵手里,谄媚道:“两位军爷也检查过了,这车上就是一些俺们村的山货。”那士兵见了钱,也不再难为,只是不耐烦道:“赶紧走,赶紧走,别挡着后面进城的人喽。”

    进了城门,城里两边的街道早已落满摊位,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不绝入耳。李牧看着眼前这充满生机的景象,不由得在心里叹了一声,这大概是帝国最后的繁华和平静了。

    张三平时也是四处游荡惯了,对原平县城可谓是轻车熟路。不多会,张三带着大伙来到南市,这南市专门是山货的买卖聚集地。大伙寻得一处摊位,将野猪肉摆放在草席上,开始吆喝起来。

    不一会,李牧看到一个五十岁开外富贵人家管家模样的人走到摊位前,也不说话,只是拿起一块野猪肉看了又看,闻了闻。随即问道:“你们这摊位谁是主事的?”

    李牧上前一步答道:“是我。”

    那管家看了一眼李牧,存心刁难道:“年轻人,可不要骗我这个老人家,我看你们的肉不像是野猪肉,倒像是家猪的。”

    李牧也不恼,只是轻笑一声:“老人家心里已有答案,又何必诳我等乡野小民呢?”

    那管家见李牧驳了他的面子,随即口气不善的说道:“你说野猪肉就是野猪肉啊?这又不是活猪,我怎么认识它是野猪肉还是家猪肉?”

    李牧又是一声轻笑:“小子我眼拙,也看得出来您老人家也是个见多识广的主。这野猪肉从外观上看,瘦肉要比家猪的多很多,肥肉只有一根手指头那么厚。而且野猪肉颜色鲜红,肉质比家猪要紧,手感摸起来没有家猪油腻。况且,这野猪肉的腥味要比家猪肉的略重。老人家要实在不信,可以拿旁边那家摊位的家猪肉比较一下,自然见分晓。”

    就在李牧和那管家相持不下的时候,只见一个约莫五十岁左右也是一身管家打扮的人,站出来笑道:“老王啊,我看你今儿个可是占不到便宜喽。”

    那王管家干笑一声:“老张,你也来买肉?”

    张管家嗯了一声,朝着李牧问道:“你这野猪肉什么价格?”

    李牧正色道:“五钱一斤。”

    张管家沉吟道:“是不是有点贵了?”

    李牧听张管家的口气,有戏!随即答道:“那要看您要多少了,五百斤以下五钱,一千斤以下四钱,一千斤以上三钱。”

    张管家笑道:“年轻人挺会做生意的啊!”李牧轻笑一声,谦虚了几句。

    只见张管家正色道:“那我要一千斤,不知道要给你多少钱?”

    李牧脱口道:“四千钱。”

    张管家心下诧异,忙叫身旁的账房先生算算,那账房先生倒腾了几下,说道:“张管家,还真是四千钱。”

    那张管家存了试探之心,又道:“八百斤?”

    李牧道:“三千两百钱。”

    账房先生又是一阵倒腾,说道:“还真是。”

    张管家又试探了几番,李牧都是脱口而出。张管家不由得恭敬起来,正色道:“年轻人,想必是读过书的,我们张员外家正缺一个大账账房先生,如果这位先生有意,可来试一试。”

    李牧亦是恭敬道:“多谢张管家抬爱,此事容我考虑考虑。”

    张管家随即说道:“好说,好说。”转头又对那账房先生说道:“给这位先生四千钱。”

    李牧笑道:“小子,多谢张先生照拂。”随后李牧让牛二找几个人帮着张管家把肉送到张员外家。

    其余围观者看张管家这么爽快,也不再迟疑。王管家要了五百斤,李管家五百斤。剩下的四百斤野猪肉也被一抢购而空。就连那几张野猪皮都卖了五百钱。看来今天是个幸运的日子,赚了一万一千五百钱。

    等牛二他们回来后,张三又带着大伙直奔粮店。权衡了一下粱米、黍米、小麦、粟米和谷子的价格,大伙一致同意买小麦。小麦价格是一石两百钱,李牧建议每家先买两石,这样的话,就是要买三十四石,一共花去六千八百钱。

    本来,李牧想着把这剩下的四千七百钱大伙平分的。可是,大伙死活不同意,觉得剩下的钱应该交给李牧。最后,李牧给了其他人每人两百钱,自己留下一千五百钱。

    大伙将粮食装好车之后,李牧看时值正午,让张三找一家饭馆,他请大伙吃顿好的,打打牙祭。大伙又是一阵推辞,觉得应该是他们请李牧吃饭。当然,这顿饭最后还是李牧请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