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九章 情定别离

    李牧四人来到南门处,只见城门口的四个士兵,团在一起喝酒摇色子。李牧不再迟疑,招呼张婶他们母子跟上,自己背着秀儿快步穿过城门口,也不停留,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

    秀儿见李牧走的这么快,又回头看了一眼张婶母子,发现张婶母子才出城门口,与他们拉下了三四十步的距离,不由得心下一慌,赶忙问道:“公子,为何不等等张婶他们。”

    李牧心下便知,秀儿姑娘这是误会自己了。李牧回道:“分散走,不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我们到前面那棵树底下等他们。”李牧也不等秀儿回话,径直背着秀儿朝前面百步开外的那棵树走去。

    到了树底下,李牧把秀儿放下来,又从自己的挎包中取出那包着两件长衫的包裹,放在秀儿的脚边,笑着说道:“秀儿姑娘,歇会吧,张婶他们很快就过来了。”

    秀儿心中一暖,真是个贴心的男人。秀儿看着脚边的包裹是新的,想着里面装的肯定是这位公子的衣物,女人怎么能随便坐到男人的衣物上。

    李牧见秀儿并没有坐在包裹上,而是靠着树干坐在地上。不由好奇道:“秀儿姑娘,你怎么不坐在包裹上,人也舒服点。”

    秀儿犹豫了下,还是答道:“男人的衣物哪能是女子随便坐的?”

    李牧接着问道:“那怎样,一个女子才能坐在男人的衣物上?”秀

    儿立马答道:“当然是丈夫啊。”秀儿立马用手掩住嘴,侧过头,俏脸一片绯红。

    李牧看着秀儿害羞的模样,顿时玩心大起,笑问道:“那请问秀儿姑娘,一个女子趴在一个男人的背上,又算什么呢?”秀儿闻言,俏脸更是滚烫。

    李牧见秀儿不再搭话,心下一惊,糟了,自己这个玩笑话开大了,自己怎么能跟一个古代女子用他那个时代的思想聊天呢。李牧干咳了一声,歉声道:“秀儿姑娘,对不起,我不是诚心要让你难堪的,我…”

    不等李牧说完,只见秀儿转过头,眼里早已蓄满了泪水,嗔道:“秀儿原以为,公子是个大英雄,是个谦谦君子,却不想公子能问出这等话。”

    李牧心下,早已一片兵荒马乱,只得柔声道:“秀儿姑娘,你误会我了,我并没有半点要轻薄姑娘的意思。你生气的话,可以打我骂我,千万别再哭了。”李牧见秀儿拿手抹眼泪,心下更是堵得慌,自己这是没事找抽啊。

    好吧,事到如今,看来是时候胡编了,只见李牧正色道:“秀儿姑娘,实不相瞒,我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并州代县人,我也不是大汉十三州子民,但我也是华夏炎黄子孙。我是在三天前来到这个地方的,在我的家乡,男人和女人是平等的,像刚才这样的话都是司空见惯的,我一时没有转变过来,说出了让姑娘蒙羞的话,自知已铸成大错。我的家乡有一条规定,如果一个男人犯了让女人无法原谅的错误,就要自断一臂。”

    李牧说完,也不等秀儿回话,就从挎包中拿出小平铲,准备往自己胳膊上招呼。

    只见秀儿冲到李牧身边,双手拽着李牧拿小平铲的胳膊,焦急的说道:“公子,切莫做傻事,秀儿这会已经原谅公子了。”

    只见李牧无比落寞的说道:“秀儿姑娘不必勉强自己。”

    秀儿见李牧落寞的样子,轻咬银牙,红着脸柔声说道:“秀儿并非不识大体的人,秀儿真的原谅公子了,秀儿一会还要指望公子背我回去呢。”李牧赶紧见好就收,正色道:“多谢秀儿姑娘的大度宽容,我保证这样的事不会再有下次。不过,秀儿你要答应,不能把我不是大汉子民的这个事让第三个人知道,这对我很重要的。”

    秀儿点点头,表示自己了解了,随即放开李牧的胳膊。李牧收好小平铲随即说道:“秀儿姑娘你先休息一会,我去看看张婶他们母子。”

    李牧不等秀儿回话,就朝着刚才来的路上走去,他用手拍了拍胸口,心道:这女人还真是老虎,这漂亮女人更是老虎中的老虎!

    只见张婶母子搀扶着走了过来,李牧向他们身后看了几眼,发现并没有什么人跟踪。张婶为了不耽搁时间,叫李牧背着秀儿继续赶路。张婶也开始和李牧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张婶见李牧无论是头发还是衣裳鞋子,都和正常人不一样,自然少不得一番询问。李牧也不在意,只是把之前说给牛二的那套说辞说给秀儿、张婶母子。

    秀儿才知道,背着他的这位公子叫李牧,十九岁,现在住在距离原平城四十多里路的代县饮马村。他的头发是因为头部受伤才剪短的,他的衣裳鞋子是从西域商客那儿买来的。秀儿趴在李牧宽厚的背上,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李牧四人从原平城南门出发,最后绕了一大圈,才回到走木芝村的那条道上,好在通往木芝村的路还算好走。又是过了快半个时辰,李牧朝张婶问道:“大姐,按时间来说我们应该快到你们木芝村了吧?”

    张婶看了眼前面的路,笑着说道:“快到了,应该再有五六里路了。李公子,今晚你就在我们家住下,我亲自下厨,给你做几样拿手好菜,好谢谢李公子的救命之恩。”

    李牧只是笑着说道:“大姐,今天的事你不必挂在心上。”

    忽然,张嶷指着远处的一个男人,对张婶说道:“娘亲,是爹来接我们了。”

    张婶一看,亦是满脸笑容,柔声说道:“对,是你爹来接我们了。”

    只见远处的男人一路跑过来,当他看到张婶眼中的泪水,张嶷脸上的伤,一把抱住张婶母子,焦急的问道:“阿媛(张婶的名字,刘媛),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和阿嶷怎么…”

    张婶指了指李牧哽咽道:“若不是李公子仗义相救,我和秀儿怕是要被王泽给糟蹋了。”

    张成怎么会不知道王泽的禽兽行为呢。无奈的叹了口气,转头对着李牧,神色恭敬道:“张成多谢李公子救命之恩,若他日有需要我的地方,纵使上刀山下火海,我张成绝无二话。”说完又是一拜,李牧想阻止,奈何他的双手不得空。

    就在这时,李牧他们才发现秀儿快半个时辰没说话了。李牧心下一慌,侧了侧头,喊了一声“秀儿姑娘”,可是秀儿还是没有反应。张婶赶紧走到李牧身旁,摇了摇秀儿的胳膊,只见秀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有些尴尬的说道:“啊,我怎么睡着了,张婶我们这是到哪儿了?”

    张婶不由得打趣道:“看来李公子的肩膀肯定很舒服,不然啊,我们家秀儿怎么会睡得这么香、这么沉。”

    秀儿闻言,挣扎着从李牧背上下来,满脸绯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张婶看着李牧也是一副面红耳赤的样子,笑着说道:“李公子,前面再有两里路就是木芝村了,今晚你就在我家歇息。”张成父子也是齐声邀请想让李牧留下。

    李牧想着,自己还是要回饮马村,他怕王家保镖追查到那儿。李牧干咳了一声,说道:“多谢你们的盛情挽留,我担心王家人会追查到饮马村,我得赶回去提前做准备,以防万一。你们也要小心王家人,最近还是少出门,以免被王家的爪牙发现。”张婶他们一家见李牧去意已决,也不好在做挽留。

    李牧走到秀儿面前,温声说道:“秀儿姑娘,你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这几天保持好良好的睡眠,合理膳食,不出几日,自然就好了。”李牧见秀儿不说话,只当是怕张婶再打趣,也没有注意。李牧又给秀儿他们四人道了声“后会有期”,就转身离去。

    李牧转身走了有十多步,秀儿突然抬起头,两只眼眶早已蓄满了泪水,她倾尽浑身的力量喊到:“李牧,你会不会来看我?”

    只见不远处的李牧浑身一顿,站在那儿,突然转身奔到秀儿跟前,双臂紧紧的拥住秀儿,解下脖子上的龙凤玉佩给秀儿戴上,用深情而又坚定的目光看着秀儿,一字一句地说道:“秀儿,我会再来看你的,我永远都会记得你。”随即在秀儿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转身,狂奔而去。

    秀儿看着李牧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视野里,笑着说道,“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