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十章 下定决心

    张婶看着秀儿又哭又笑的样子,她知道,秀儿这是对李牧动情了。是啊,秀儿今年芳龄十六,已经过了及笄之年,少女怀春也是情理之中。况且,李牧生的是高大挺拔、丰神俊朗而又英武不凡,与秀儿还真是郎才女貌,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

    张婶虽是妇道人家,但也能看得出来,这李牧不仅仅生的了一副好皮囊,更重要的是他侠肝义胆、宅心仁厚,况且,对秀儿也是有心的。若秀儿真的能和李牧鸾凤和鸣,那秀儿也算是找到了一个一辈子的好归宿。

    张婶想清楚了这些,便想问问丈夫张成对李牧的看法。怎么说阿成也是一名大汉亭候(古代亭长下面的办事人员,主管治安巡逻。),总比自己这个妇道人家见多识广。张婶转身看向张成,柔声问道:“阿成,你觉得李公子此人如何?”

    张成不假思索的说道:“此人乃人中之龙凤,绝非池中之物,他日功名富贵与他,怕是犹如探囊取物也!”张婶听了丈夫这么说,早已惊喜非常,看来她得找机会好好撮合撮合秀儿和李牧了。

    张婶看着秀儿还在眺望李牧离开的方向,走到秀儿跟前,柔声说道:“秀儿,别看了,李公子他已经走远了。天色渐晚,咱们快些回去吧,要不你娘亲该担心了。”

    秀儿抹了抹眼泪,哽咽道:“婶娘,你说李公子他会不会有危险?他会不会来看我?”

    张婶轻轻的将秀儿拥在怀里,柔声说道:“秀儿,李公子武艺高强而又机智过人,他不会有危险的。”随即又说到:“依婶娘看啊,李公子是一个重诺之人,他已经将他的贴身玉佩给了你,这说明李公子对秀儿有意,他会来看你的。”

    秀儿突然破涕为笑道:“婶娘,我相信李牧!我相信他!咱们回去吧。”

    却说,李牧一路狂奔了十多里路,才慢慢停下来。如果他不狂奔着离开秀儿,他怕自己舍不得秀儿,从来‘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李牧想着,虽然他和秀儿相识不过短短的几个时辰,但自己心中对秀儿的爱慕之情,狂风暴雨般的拍打着他,让他情难自禁。

    原平城内,一见倾心,初生怜惜之情。

    木芝村外,互诉衷肠,再起想携之意。

    李牧清楚的知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他对秀儿的爱怜之情绝非是一时冲动。想清楚了这些,李牧在心里默默的说道:李牧,现在的你太弱小,你还没有能力为秀儿遮风挡雨。但是,李牧,相信你自己,相信你的内心,走下去吧,走到你前所未到的地方。秀儿,相信我,我暂时的离开,是为了以后有更长的时间和你相守。

    从来都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今天他只是出其不意的击败了王泽,可是明天呢?明年呢?即使没有了王泽,还有下一个李泽,张泽。如果自己没有能力,他和秀儿的相守永远都是暂时的,都是风雨飘摇的。

    李牧想到了春秋时的西施,想到了西汉时的王昭君,又想到了三国时的貂蝉。她们的一生都不在自己的手中,她们屈身事贼,她们只是那些满脸仁义道德的政客手中的工具。如果她们能选择,一定不会让自己的人生看似义薄云天,实则肝肠寸断。他不会让秀儿成为别人眼中的玩物,绝不会让自己任人宰割。

    风雨飘摇东汉末,狼烟四起三国时。

    山雨欲来风满楼,就让我李牧迎风破浪,扫平这乱世风烟。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看来是时候重回石室,潜心修炼,研文习武。等我李牧再出山,必将手持破虏枪、腰悬游龙剑,心藏兵法一十三篇,会尽天下英雄,与天下豪杰共争雄!

    想清楚了这些,李牧心中再无杂念,大步朝前走去。李牧来到原平城的时候,城门紧锁,不得已,他只能绕城而过。天色已晚,李牧只得采摘了几颗野果,喝了几口溪水,打着手电筒,朝着饮马村一路疾行而去。

    当李牧赶到饮马村村口的时候,隐约看见牛二家闪着亮光。突然,李牧大喝一声:“出来。”

    只见牛二,张三欣喜的喊道:“李公子,是我们。”

    李牧见是牛二和张三,便知道他们要么是专程等候自己的,要么是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潜进饮马村。李牧心中一暖,问道:“这么晚了,你们两个怎么还不休息?”

    牛二笑着说道:“我和张三专程等候李公子,顺便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混进来。”还真是如自己心中所想。牛二也不等李牧开口,赶忙说道:“李公子,赶快进屋吧,你这一路走来,肯定是饿了吧,翠花也还没有休息,我让她把饭菜再给你热热,就可以吃了。”

    李牧感动道:“我李牧何其幸运,遇到牛大哥,牛大嫂,遇到饮马村这么好的人民,请受我李牧一拜。”随即,李牧朝着牛二张三就是一拜,牛二张三慌忙还礼,牛二又恭敬道:“俺们乡野小民,哪受得了李公子一拜,您这是折煞俺们呀。要说到感谢,应该是俺们感谢您,是您让俺们有饭吃。”

    李牧朗声笑道:“那咱们也都别客气了,咱们互相感谢就是了。”牛二和张三听了,也是一阵笑。

    李牧和张三跟着牛二进了屋,只见翠花本来还坐在桌子旁打盹,看到三人,慌忙起身,拽了拽衣襟,不好意思的说道:“李公子,让您见笑了,俺这就给您把饭菜热好了端过来。”

    李牧笑着回道:“不碍事,那就麻烦大嫂了。”翠花道了一句“不敢”转身去了厨房。李牧见两个孩子睡得正熟,提议道:“牛大哥,咱们去隔壁屋吧,莫要打扰了小孩。”牛二心道:这李公子真是宅心仁厚,体贴入微。随即说了声好,就同李牧张三去了隔壁。

    不到一刻钟,只见翠花双手端着个大木盘,里面放着一碗红烧肉,一碗青菜,一碗白面面条,一碗菜汤,一双筷子还有一壶酒,三只酒杯走了进来。李牧本欲起身相接,牛二和张三快一步接过木盘,把饭菜摆到了桌上。李牧说着,一个人吃不完,让他们三个赶紧坐下一起吃,三人都说吃过了。李牧只好作罢,还真是饿了,约莫一刻钟,李牧已经将桌上的饭菜一扫而空。

    酒足饭饱之后,李牧笑着说道:“牛大哥真有福气,娶了大嫂这么个贤惠的婆姨。牛大嫂,你的饭菜做的真的很好吃,完全不输于城里那些馆子的。”

    牛二只是一个劲的傻笑,翠花低着头,嗫喏道:“李公子过奖了,俺一个乡里人,哪敢和人家城里的厨师比。”

    李牧笑着回道:“大嫂,我实话实说,并无半句虚言。”翠花只是笑笑,不再说话。

    李牧看翠花一直站着,随即说道:“大嫂,快请坐下说话。”

    翠花嗫喏道:“俺一个妇道人家,坐不得的。”李牧知道,这时代的女性地位地下,特别外人在场的时候,根本没资格上桌吃饭。

    李牧正色道:“大嫂不必拘谨,我李牧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况且,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给你们说。”牛二见李牧言辞恳切,起身拉着翠花在他旁边坐下。

    三人抬头看向李牧,好奇着李公子接下来要说的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