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十一章 决定上山

    李牧看着牛二他们已坐好,拿起酒壶,先自斟一杯酒,然后又给牛二和张三各倒了一杯酒,牛二张三也是赶忙接住。李牧举起酒杯,说道:“我敬牛大哥,张三哥一杯”只见,牛二张三慌忙答道:“不敢,不敢。”三人碰杯之后,皆是一饮而尽。原来这个时期的酒,酒精度还真是不高,也好,反正李牧也不是好酒之人。

    李牧放下酒杯,看着牛二他们,正色道:“我准备明日便离开饮马村。”

    牛二他们皆是一愣,随即问道:“李公子,怎么不多待些时日,您是准备去雁门寻亲吗?”

    李牧回道:“不去雁门寻亲了,我准备去饮马村西北面的那座大山,在山上寻一山洞,住些时日。”

    李牧话音刚落,只见牛二,张三,翠花的神情皆是惊惧,牛二慌忙说道:“李公子,去不得啊,千万去不得啊。”

    李牧看着牛二他们惊惧而又慌乱的样子,不禁笑问道:“牛大哥,那座山为何去不得?莫不是山上有妖魔鬼怪?”

    牛二接道:“妖魔鬼怪,俺牛二不知道,俺知道那山里,有只专门吃人的老虎。”

    李牧看牛二的样子,也不像是胡编乱造的。随即问道:“牛大哥,你不妨详细说说。”

    牛二接着说道:“李公子,您说的那座大山,名叫将军岭。相传是战国时期赵国一位姓赵的大将军在那座山上驻军,抗击匈奴的。俺们这饮马村,也是因为有条河专门用来饮马,所以才叫这名字。对了,俺记起来了,那位大将军的名字跟您的一样,也叫李牧。还有个传言就是,据说那位大将军是自杀的,他死了以后,将军岭的花草树木也都死了,直到过了三年才开始重新发芽。”

    牛二接着说道:“本来,老人们都说这将军岭啊,就是一座神山,山上树木可以用,山上的野味可以打,山上还有野果野菜。不管是山脚下还是半山坡,土壤非常肥沃,种粮食是很有收成的。俺们家也有一块地,就在将军岭的山坡上。”说到这儿的时候,牛二的眼中不断的闪烁着欣喜和落寞。

    牛二又接着说道:“可是,就在三年前,这将军岭突然来了一头老虎,看见活的东西就咬死。连续死了十多个人之后,住在将军岭山脚下的人,不得不忍着心痛离开了。俺已经三年没去过将军岭了,也不知道俺们家的那块地怎么样了。”

    李牧神情严肃的问道:“难道官府的人都不管吗?”

    牛二接道:“官府起先也是管了的,可是进山的好几批人,都没有再出来。后来,官府也就不管这事儿了。”牛二停下来喝了口酒,接着说道:“不过,每年将军岭附近的几个县,比如代县,原平县,宁武县,马邑县都有民间打猎高手组织进山,但都没有什么效果,不过是多死几个人罢了。所以,在这将军岭周边二十多里路的范围,几乎是没有人烟的。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这害人的老虎给杀了。”

    李牧接着问道:“牛大哥,民间围猎这老虎的时间,是每年的几月份?”

    牛二回道:“一般都是每年九月份到十一月份,这段时间,田里的庄稼收的差不多了,人们的空闲时间也多了,打打野味,留下来过年吃。”

    李牧又问道:“牛大哥,那你听说过没有,有没有人见过这头老虎?”

    牛二答道:“这俺倒是没听说谁见过。”

    只见张三紧接着说道:“李公子,俺倒是听人说过,好像是那马邑县姓张的一个少年见过这老虎,而且还把那老虎的一只耳朵用弓箭射穿了,这少年也是命大,最后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只是受了点轻伤。官府还给奖励了一千钱哩。”

    李牧笑着说道:“这打老虎,官府还给赏钱?”

    张三接道:“有哩,杀死老虎,官府奖励二十万钱,这老虎皮、老虎肉身子,能卖三十万钱。”李牧心下思忖到,也就说这头老虎能值五十万钱。

    李牧想到此,更是坚定了上山的决心。自己一边研文习武,一边寻找机会杀死这头老虎,可谓是一举两得。

    李牧当即正色道:“牛大哥,我打伤了王泽,王家人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他们肯定会查找各种线索,来寻找我的下落。我若留在饮马村,反而是害了大家,正好我此次上山,一方面躲避王家人的追捕,一方面寻个好机会杀了那老虎。”

    牛二当即答道:“李公子,还请三思啊。俺牛二虽是一个粗人,也粗略的知道些礼义廉耻,您帮了俺们家,还帮了俺们村那么多人,俺牛二就是搭上这条命,也不会让王家人动您一根汗毛。”张三却是沉默不语。

    翠花嗫喏道:“李公子,俺翠花就是一个乡野妇道人家,不懂啥大道理,俺觉得俺男人说的在理,知恩图报的道理俺还是懂得。”

    李牧心下一片感动,说道:“牛大哥,牛大嫂,那日我来饮马村,又热又饿又渴,是你们夫妻二人给我饭吃,给我水喝,如今我帮你们也算是还恩情。所以,你们不欠我什么。况且,此次上山,我早有计划,我不会以身犯险,白白丢掉性命的。”牛二夫妻见李牧去意已决,自知再多说无益,只是叹了叹气。

    李牧见牛二夫妻不再苦苦相劝,笑着说道:“恐怕,我还得有些事麻烦大哥大嫂了。”牛二和翠花相视一笑,直说,只要能帮得上的,他们夫妻定会竭尽全力去做。李牧感激道:“大嫂,你能给我准备十天的干粮吗?最好是大饼馒头之类的。”

    翠花当即答道:“李公子,你就放心吧,我这就给您做去。”李牧道了声谢,转头看着牛二说道:“牛大哥,记住,我走之后,切不可把我的行踪去向告诉任何人。从明天开始,你如果有时间,就去原平城打听下消息,顺便再给我买把弓,买些箭?”

    牛二笑道:“李公子您放心吧,这些包在俺身上。”

    李牧接着说道:“牛大哥,以后我会每十天下山一次。如果我超过十天还没下山,那就证明我遇害了,你不必来寻我。到时候你去木芝村,找到秀儿姑娘,就是我救了的那个年轻女子。告诉她,李牧负了她,叫她不要等了。”李牧想不到的是,因为他的这句话,后来被有心人利用,差点让他和秀儿天人永隔。

    听了李牧的话,只见牛二这个快三十岁的糙汉子,双目泛红,侧过头,等了一会才说道:“李公子,我,我,我牛二知道了,李公子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的。”

    李牧看着牛二的样子,又想到如果自己真的遭遇不测,那秀儿怎么办?心下也是一片凄凉。但李牧,随即想到,如果没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和魄力,那他以后还怎么给秀儿遮风挡雨?还有什么资格与天下群雄争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