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十二章 研文习武

    李牧想着,此去将军岭,研文习武,少则三个月,多则五个月。这段时间,自己倒是用钱的地方很少,牛二他们家既要给自己准备吃食,还要进城打探消息,买弓箭,花费自然少不了。

    那天卖野猪肉,自己分得一千五百钱,除去自己请牛二他们吃饭、自己买衣裳的钱,应该还剩下差不多一千三百钱。想到此,李牧打开自己的挎包,拿出一贯钱(也就是一千钱)递给牛二,牛二诧异道:“李公子,您这是?”李牧笑道:“牛大哥,我在山上,用不得多少钱,你和大嫂还要给我准备吃食,买弓箭,自然少不得用钱。这些钱,你先拿上,总有用的到地方。”牛二立马推辞道:“李公子,用不得这么多钱,俺要是缺了,等你下次来的时候,再给俺。”李牧笑道:“牛大哥,想必你也知道,这将军岭上吃的东西很多,饿不到我的。倒是,你和大嫂还有两个孩子,只能靠田里的那点收成。况且,两个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切不可让他们遭了罪。”牛二见李牧言辞真切,只得收下,说道:“李公子,您真的是俺们家的大恩人,请受俺一拜。”只见牛二说着就要跪下来,李牧赶紧起身将牛二拉起来,只说不用放在心上。

    李牧,牛二坐定以后,开始东拉西扯的侃大山。约莫半个时辰,只见翠花提着两大布包东西走了进来。李牧笑着说道:“大嫂,东西都准备好了?”翠花答道:“李公子,俺给您烙了二十个大饼,还有二十个馒头,十个煮鸡蛋,十斤肉。您看够不,不够了俺再给您做去。”李牧笑着说道:“大嫂,真是麻烦你了,这些东西啊,足够我吃十天的了。”翠花接道:“李公子,您太客气了。如果您提前吃完了,您就提前下山来,千万别饿着自己。”李牧笑道:“大嫂还真是考虑的周详,如果真没吃的了,我就提前下山来。”

    李牧转头看了眼窗外,随即问道:“牛大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牛二也是看了眼窗外,说道:“应该是寅时四刻(凌晨四点左右)了。”李牧随即说道:“那事不宜迟,这个时间刚刚好,再迟点,天亮了就不好了。”牛二说道:“也是,李公子,我送你到山脚下,我就回来。”李牧笑着说道:“牛大哥,这点东西又不重,人多了,我怕节外生枝。”听李牧这么说,牛二也只得应允下来。

    随即,牛二出了门给李牧找来两根茶杯口粗细的木棍,一根是完整的,一根是顶端削尖的。李牧只觉得,这牛二还真是个粗中有细的人。李牧也不耽搁时间,将那两个布包分别挎在那根完整木棍的两端,手里拿起那根削尖木棍。看了眼送他出门的牛二他们三个,说道:“牛大哥,你们快回去吧,后会有期。”只见牛二,翠花,张三道了声,“保重!后会有期”。李牧朝着他们笑了笑,转身大踏步向前走去。

    大约半个时辰,李牧来到将军岭的山脚下,心里说了一句:将军岭,我又回来了。李牧喝了几口水,休息了片刻,挑起包裹向半山腰的石室走去,只是这次李牧不仅听到了鸟叫声,甚至还看了几只野兔。是不是,这就意味着,那头老虎暂时不在山的这边?李牧一边走一边查看周边的地形,大约两刻钟之后,他来到山洞入口,只见山洞入口处并没有野兽的痕迹。李牧打开手电筒,进入山洞,五分钟后回到了石室。三天前他为了活命离开石室,如今他也是为了活命,重返石室。人生还真是充满了戏剧!

    李牧放下肩上的包裹,快步走到武安君的人形木架前面。躬身拜了一拜,恭敬地说道:“武安君,学生又回来了。学生自知资质愚钝,诚恐不能将您的平生所学,学得一二,但学生定当,勤耕不辍。有朝一日,定会将您的平生所学,发扬光大。学生也会继承您的遗志,护佑我华夏黎民,扫除犯我异族!”

    李牧拿出兵法一十三篇,先是粗略的通读一遍,应该有两千余字。李牧知道,这兵法就是理论,不知武安君经历了多少次战争,才总结出来的。自己没有经历过战争,兵法中的一些理论,自然不能融会贯通。但是,李牧也不气馁,他可以将整部兵书背下来,到时候,理论结合实际,总有一天,他会成为战场上的王者。李牧突然欣喜的发现,他的记忆力变强了很多,自己仅仅是粗略的通读一遍,就已经将兵法一十三篇十分之三的内容烂熟于胸。看来,上苍还是待他不薄,李牧心中顿时充满了斗志。

    读完兵书以后,李牧喝口水,休息片刻,又开始研读枪法、剑法。原来这破虏枪法一共九九八十一式,游龙剑法一共八八六十四式。同样,李牧发现,他对武艺招式的领悟能力,简直如同武侠小说中的主人公一样,一点即通。李牧也不敢自满,因为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况且,一个人会武功和拿武功杀人是两码事。同样,他会破虏枪法和游龙剑法,并不代表着,他能在战场上能轻易地灵活运用,克敌制胜。同样的,没有实战的磨炼,再强的武功招式,都是花架式,中看不中用。

    从李牧上山后的第二天开始,他每天只睡三个时辰,除了学习兵法,舞枪练剑。每天早晚都会进行体能训练,没法做沙袋,他就把小腿粗细的树干,从中一分为二,用藤蔓绑在小腿上,他再把直径和自己背部差不多的树干从中一分为二,也用藤蔓绑在背上。如果有人站在山顶上看的话,他一定会发现,一个少年每天早晚都会手持枪,腰悬剑,背上和腿上挂着奇形怪状的东西,一遍又一遍的跑着,从半山到山脚,再从山脚到半山,不避酷暑,不辞雨淋。

    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论是李牧的枪法、剑法、还是箭术,都以一日千里的速度,向着炉火纯青,已臻化境的境界发展。但李牧深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战场上刀剑无眼,随时都会丧命。现在多流汗,以后少流血。

    在李牧上山后的这一个月里,他也是按照之前的计划,每十天下山一次,每次去牛二家,他都会带些野果、野菜还有山中的野味。李牧在第一个十天后,从牛二那儿得知,王泽终因伤重不治而亡,王家人通过官府的关系,扭曲事实,将李牧的画像已经贴满了原平城,扬言要将李牧千刀万剐,挫骨扬灰。李牧倒也不惧,如今的他,已今非昔比,像王家那样的保镖,来一百,杀一百,来一千杀一千。他李牧有何惧哉!

    明天就是第四个下山的日子了,李牧收拾好要给牛二家带的野果、野菜还有野味。突然瞥了一眼,放在角落的锦鸡羽毛,李牧不自觉的笑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