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十三章 彼此牵挂

    却说,自从那日,秀儿和李牧分别之后。一连三天,都没有李牧的消息。秀儿又是牵心李牧的安危,又是思念李牧。不自觉中,整个人日渐消瘦,憔悴神伤。秀儿每天早晚都去木芝村口,望着李牧离开的方向,暗自垂泪。秀儿母亲杨氏(杨玥)见闺女这般反常,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问闺女发生了什么事,秀儿只说没有事。

    三天后的中午,秀儿正和杨氏用饭,只见张婶一家三口一脸惊慌的走进来。秀儿看着张婶他们的脸色,手中的筷子应声落地。秀儿双手紧紧的抓住张婶的胳膊,焦急的问道:“婶娘,是不是李牧他…”杨氏早在看到张婶他们进来的时候站起身了,这会见女儿这般惊惶无措,赶紧上前,一手握着秀儿的手,一手轻轻地婆娑着秀儿的肩膀,柔声说道;“秀儿,先别急,让你婶娘把话说完。”随即看着张婶,问道;“阿媛(刘媛),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秀儿怎么急成这样了?”只见,张婶叹了口气,看着秀儿哽咽道:“李公子,他,他要被官府通缉了,他的画像已经贴满了整个原平城的大街小巷。”秀儿只觉得眼前一黑,要不是杨氏扶着,就要倒过去了。

    秀儿,缓了缓神,转头扑进杨氏的怀里,早已泪流满面,抽泣道:“娘亲,我该怎么办?李牧,你现在在哪儿?”杨氏虽然不曾听秀儿说起过李牧这个人,眼下也知道,这个叫李牧的人,应该是闺女的情郎。但她一个妇道人家,遇到这种事,也是束手无策,只是一个劲儿哽咽着安慰自家闺女。张成见三个女人哭成了一团,宽心道:“你们也都别哭了,现在只是原平县官府贴出了李公子的画像,临近的代县、宁武县、马邑县都还没有李公子的通缉画像。”张成见三人的哭声小了点,接着说道:“李公子不仅武艺高强,而且机智过人,他不会那么容易被抓住的。况且,如果李公子真有什么事,他一定会差人通知秀儿的。”

    秀儿三人听了张成这么说,心中顿时燃起一抹希望。张成见状,紧接着说道:“事不宜迟,我骑马跑一趟代县饮马村,你们在家里等我消息。嶷儿,你现在是男子汉了,要照顾好你娘亲,你婶娘还有你秀儿姐姐,知道吗?”张嶷正色道:“爹,您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只见秀儿突然说到:“张叔,我和您一起去饮马村,我想亲眼看看李牧。”张成回道:“秀儿,你又不会骑马,两个人骑一匹马又不合适,我一个人快去快回。”秀儿思忖道:确实不方便。只得应允下来。秀儿接着说道:“张叔,你到了饮马村,打听一户姓牛的人家,因为李牧他的家不在饮马村,他是借住在那户姓牛的人家家里。”张成回了句:“我知道了。”也不耽搁时间,快步出了门,上马扬鞭,朝着饮马村奔去。

    杨氏见张成走了,张嶷也还小,随即柔声问道:“秀儿,你给娘亲说说,你和这李公子的事。”只见,秀儿原本苍白的脸上,泛出两朵红晕,喏喏道:“李公子,名叫李牧,他是一个大英雄,他对秀儿很好。”张婶接着说道:“阿玥,我说给你听吧。”然后,张婶就把李牧如何救她们,怎么送她们回来的,告诉了杨氏。杨氏听了秀儿和张婶的遭遇,心想着,多亏了李公子相救,不然秀儿的这一辈子就要毁了,心中顿时对李牧的印象好了几分。一个劲的说道:“真是个侠肝义胆的少年英雄!”

    张婶见杨氏对李牧的印象这么好,又说到:“阿玥,你是没看到李公子,那李公子生的高大挺拔、丰神俊朗、英武不凡,而且,最重要的是,对咱们秀儿好。对了,那李公子还送了咱们家秀儿一副龙凤玉佩,我看这李公子八成是要娶咱们秀儿为妻了。”杨氏听了也是满心欢喜,转头看着秀儿柔声问道:“秀儿,你婶娘说的是不是真的?”秀儿满脸绯红道:“李牧是给了我一副龙凤玉佩。”一边说着,一边解下脖子上的龙凤玉佩,递给杨氏。

    杨氏婆娑着龙凤玉佩,只见这玉佩晶莹剔透,做工极其精良,颜色嫩翠,触手更是同体温润,端的是一枚绝品。只见,杨氏黯然道:“能拥有这等玉佩的人家,想必李公子也是富贵人家的公子,不知看不看得上咱们俩秀儿,若真娶了秀儿,不知道是为妻还是为妾?”

    张婶见状,宽心道:“阿玥,你多心了,李公子一定会八抬大轿娶秀儿为妻的。”秀儿听了张婶的话,又想起眼下李牧的处境,黯然道:“为妻为妾,秀儿都不在乎,秀儿只想着李牧平平安安的。”杨氏也是默然不语。

    突然,门外传来男人的脚步声,秀儿赶忙转头看去,原来是张叔回来了,秀儿顾不得让张叔喘口气,急忙问道:“张叔,李牧他现在怎么样?他有没有事?他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张成赶紧回道:“秀儿,我没有看到李公子,不过我按照你的意思,打听到了那户姓牛的人家。起先,那叫牛二的男子并不相信我,直到后面我说,是秀儿姑娘让我来的,他才勉强相信我,据他说,李公子出远门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眼下,没消息或许是最好的消息。秀儿也不气恼李牧的不辞而别,想着一定是他有很重要的事才离开的。他要相信李牧,相信自己的情郎。

    在这以后的一个多月里,秀儿没有收到李牧的任何消息,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秀儿告诉自己,她会一直等下去,她相信李牧很快会回来看她。只是她想不到的是,她等来的会是李牧的死讯。她记得,那一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可她心却在数九寒天,冰冷刺骨。她再也没有机会等下去了。

    却说,李牧收拾好要带的东西,寅时刚过,就从将军岭出发了。等他到牛二家的时候,只见牛二一家四口正准备吃饭。牛二赶忙接过李牧手中的山货,让李牧坐下,又让翠花赶紧盛碗饭。吃了饭,李牧和牛二自然少不得一顿侃大山。

    李牧看着时间差不多了,笑着说道:“牛大哥,你们家有没有笔墨纸砚?”牛二不好意思的说道:“李公子,俺不识字,俺家没有,俺去给您借来?”也不等李牧说话,一溜烟就出门了。不到一刻钟,牛二便拿着笔墨纸砚回来了。李牧笑着道了声谢,然后就接过牛二手中的笔墨纸砚。

    只见,李牧在纸上一阵鼓捣,然后又心满意足的看了一眼,才小心翼翼的把那张纸叠的整整齐齐的放进桌子上的包裹里。笑着说道:“牛大哥,你有空的话,把桌上的这个包裹,送到木芝村交给秀儿姑娘。”只见,牛二憨笑着说道:“李公子,你放心吧,俺肯定不会耽误您的好事。”

    随后,李牧拿上他的吃食,告别了牛二一家,返回将军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