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十五章 逆贼受死

    却说,张三下定决心以后,一路小跑着进了原平城。一番打听之后,来到王员外家。

    张三向门仆说明来意,只见不多会,王员外在一众保镖的拥护下,来到张三跟前。随即满脸堆笑的说道:“这位壮士,听门仆通报说,你知晓那残害我儿的凶手?”张三低头哈腰谄媚道:“回王员外的话,小人也是无意间得知那恶徒的行踪,特前来相告。”王员外听了,自然是满心欢喜。抬手邀请道:“壮士,快请进屋说话。”

    张三低头哈腰着跟随王员外进屋,还不忙偷眼打量着王员外家院子。王员外带着张三进了屋,分宾主落座。又是吩咐手下给张三看茶,又是吩咐厨房备饭。王员外问道:“不知壮士高姓大名?”张三连忙回道:“俺叫张三,就是一乡野小民。”王员外哈哈大笑道:“我看,张壮士,相貌堂堂,他日必是富贵之人。不知张壮士,现在可知道那恶徒的确切藏身之处?”张三忙回道:“小人知道,那恶徒就藏在将军岭上。”王员外不可置信的问道:“将军岭?张壮士难道不知将军岭上,猛虎出没,恶徒岂会不知?”张三见王员外脸色不善,赶忙说道:“王员外息怒,小人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瞒大人。那恶徒自恃有些武艺,又怕员外大人要了他的性命,自然是铤而走险。”

    王员外见张三,神情谄媚惊惧,不似作假。叹息道:“这恶徒藏身将军岭,将军岭上又有猛虎出没,眼下还真是投鼠忌器,无可奈何啊。真是个狡猾的恶徒。”张三见王员外这副表情,笑着说道:“王员外,您过虑了。那恶徒与我饮马村上,一个名唤牛二的人相熟。他每隔十天,都会下山来牛二家取些吃食。”王员外不等张三说完,大笑道:“真是天助我也!张壮士真是我的福星啊!”随即又问道:“那你可知道,他什么时候再来下山?”张三回道:“王员外,那恶徒有些武艺,区区一二十人怕捉不住他。”王员外听了,点头笑道:“张壮士,果真是考虑周详。我就再等一个月,多找些人手,到时候定将那恶徒抽筋剥皮,挫骨扬灰。”张三看着王员外那瘆人的表情,不由谄媚道:“王员外,一定会心想事成的。”

    就在张三和王员外相谈甚欢时,厨房已经将饭菜端了上来。张三看着满满一桌子饭菜,不知该吃哪一个。王员外鄙夷的扫了一眼张三,还是给张三亲自夹了几筷子菜,斟了一杯酒。张三此时也顾不得其他,一顿狼吞虎咽,直吃的满嘴流油。王员外见张三吃饱喝足,笑着说道:“张壮士且先回去,摸清那恶徒的下山时间,一个月之后,待我拿了那恶徒,再与张壮士把酒言欢。”

    张三知道,王员外这是下了逐客令,畏畏缩缩道:“王员外,那个,那个…”王员外大笑道:“哎呀,我差点忘了,张壮士的辛苦钱。”随即吩咐着,让账房拿来五万钱给张三。张三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满脸都是疯狂的表情,接着,“噗通”一下跪在王员外面前,谄媚道:“多谢员外大人,俺张三愿意为您上刀山,下油锅。”王员外笑着说道:“张壮士言重了,这是你该得的,我还要与张壮士同富贵呢。”张三见王员外这么说,得寸进尺的说道:“员外大人,小人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说不当说?”王员外回道:“张壮士不必客气,你且说来听听。”张三立马昧着良心说道:“俺与那木芝村秀儿姑娘本是青梅竹马,不想这恶徒花言巧语,蛊惑了秀儿姑娘。员外大人,您看…”王员外大笑道:“好说,好说,待捉了那恶徒,我亲自去给你说媒。”张三又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谄媚着说道:“多谢员外大人给小人做主。”然后,起身,向王员外告辞离去。

    却说,自那日李牧重返将军岭之后,想着秀儿应该收到了自己的包裹,也知道了自己的音讯,应该可以放下心了,他自己也少了一份牵挂。接下来的一个月,李牧一如既往地研文习武,勤耕不辍。兵法一十三篇早已了然于胸,枪法、剑法、箭术渐臻化境。

    李牧算算时间,明天又到了下山的日子,还是准备了些野果、野菜、野味给牛二他们。到了第二天寅时四刻,李牧拿棍子挑着山货下山,当他走到山脚下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阵阵杀气袭来,心道:难道猛虎出现了?李牧放下手中的山货,紧握木棍,向四周看了看。朗声喊道:“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李牧话音刚落,只见杏树林中突然冲出百十号人,将李牧团团围住。李牧心道,看来是有人出卖了自己,知道自己行踪的除了牛二夫妻,就只有张三了。牛二夫妻老实憨厚,绝不会背叛自己。眼下,可以断定那个出卖自己的人就是张三。

    想到此,李牧笑着说道:“张三,既然来了,何不光明正大呢?”张三见李牧猜出了自己,挤出人群,看着李牧,猖狂的笑道:“李牧,你今天必死无疑。”李牧冷笑一声,问道:“我李牧与你近日无仇,往日无怨。你为何出卖与我?”张三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今天杀了你李牧,俺张三可以拿到十五万钱,俺以后可有好日子过了。”说到这儿,张三淫笑着说道:“你死了以后,秀儿姑娘就是我的了。”李牧听到张三这般禽兽下作的话,顿时,一股杀气灌注全身,冷冷的说道:“就你这禽兽不如的畜生,你连给我提鞋都不配,还敢肖想秀儿。”随即,李牧低笑道:“再有两刻钟就能看到太阳了,很可惜,你张三是见不到了。”

    张三早已被李牧周身的杀气吓得哆哆嗦嗦,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见,一个体形肥胖的男人,拨开人群,走出来,用恨不得吃了李牧的语气说道:“李牧,你残害我儿,我今天定将你碎尸万段,千刀万剐!”李牧却是笑着说道:“王员外,你没有这个机会的,不过,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要让你痛苦的活着。”王员外早已怒火中烧,歇斯底里的喊道:“杀了他,杀了这个恶徒,我重重有赏。”

    只见,王员外话音刚落,那百十号人喊杀喊打的冲向李牧。李牧心道:看来,今天是个考试的日子,是时候检验一下自己的成绩了。但见,李牧双手握棍,大喝一声,以棍为枪,九九八十一式破虏枪法一路使出,好似怒龙出海,快如闪电,又如狂风暴雨,连绵不绝。只见那木棍和李牧早已合为一体,所到之处,哀嚎一片。不及片刻,百十号人,仅余十多人,皆两股颤栗,不敢近前。

    李牧扫视一眼,大喊道:“谁敢一战?”只见,那十多个保镖,早已跪下来,连声哀求。王员外见状,对着这十多个保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但这些个保镖躺在地上装死直哼哼,不为所动。因为他们知道,惹怒了王员外只会饿肚子受点皮外伤,但惹怒了李牧这尊大神,怕是要命,两害相权当然取其轻喽!这些保镖只敢在心里想着:王员外,你是眼瞎了,还是吓傻了,你没看到我们百十号人在这尊大神面前,还不够塞牙缝的。我们十多号人是有病才会听你的,赶紧像我们一样,跪在地上,兴许你还能多活几年,要不然小心对面的那尊大神让你瞬间升天。

    李牧见这些个保镖再无反抗之心,便低笑着一步步走向王员外,王员外见状,一屁股坐在地上,瘫成一滩泥,本想死鸭子嘴硬一下,但看到李牧那阴恻恻的脸,只得老脸一红,哀求道:“小英雄,饶我一条老命。”他见李牧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看着他笑,王员外立马伸出右手的三根指头,指天发誓道:“我王三顺对天发誓,回去之后就让官府撤了李牧的通缉令,撤了李牧的画像,从此与李牧的恩怨一笔勾销,终生不与李牧为敌。若违此誓,天人共诛!”李牧笑着将王员外扶起来,说道:“这就对了嘛,大家和和气气的多好?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喽,王员外,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只见王员外不敢哭也笑不出来,颤抖着说道:“小英雄说的对,和和气气才是真的好。”本来气氛就这么尴尬了,哪想到,一个保镖听到李牧和王员外的对话,笑出了声。李牧走过去,对着那保镖的屁股就是两脚。嘴里骂到,让你笑,我让你笑!

    张三见李牧放过了王员外,连滚带爬到李牧脚下,苦苦哀求。李牧一把将张三提起来,然后看着王员外,说道:“王员外,我对付这种背信弃义,不忠不义的人,喜欢这样。”李牧话音刚落,又是爆喝一句“逆贼受死!”只见张三软软的倒下去,七窍流血不止。众人看着李牧的右手,脸色一片惨白!

    李牧朝着众人看了看,问道:“你们觉得这张三怎么死的?”众人皆是面面相觑,心道:你真以为我们眼瞎啊,他不是你弄死的么?片刻之后,王员外嗫喏道:“应该是老虎咬死的吧。”李牧大笑道:“哎呀!还是王员外的眼睛比较亮堂。”众保镖皆是一愣,看来他们是真的眼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