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十六章 下落不明

    却说,王员外亲眼看到,李牧一掌将张三拍的七窍流血,早已吓得三魂丢了七魄。颤声说道:“小英雄,今儿个小老儿多有得罪,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一条生路。”李牧笑道:“王员外,你的记性可真不好,我说了我不会杀你的。况且,我还指望王员外撤了我的通缉令呢。”王员外慌忙答道:“这是自然,我一会回道原平城,就去找官府撤销。”李牧回道:“那王员外,你慢走,我就不送了。”王员外将信将疑的说道:“小英雄留步,不用送,不用送。”王员外转过身,就叫保镖送他回去。

    只见,跪在地上的那十多个保镖,朝着李牧磕了头,起身之后,一溜烟狂奔而去。李牧看着地上躺着的好几十号保镖,笑着说道:“你们是自己想办法走呢?还是想永远留在这儿?”只见那几十号保镖,挣扎着站起来,相互搀扶着离开。

    李牧知道,要不是他只用了五六成的功力,或者说将那木棍换成破虏枪。那刚才躺在地上的那些保镖,怕早都成了尸体。

    李牧拍了拍身上的土,准备捡起那些山货,回饮马村。突然,一声虎啸声从不远处的山坡上传来。李牧心道:这一个月以来,他寻遍了方圆十里的地方,也没有找到老虎的踪迹。一定是这头老虎在迁徙到山这边的路上,听到了刚才的打斗声,闻到了血腥的气味才出现的。

    真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他倒要见识见识这头老虎的真正威力。李牧随即又想到,刚才自己耗费了一些体力,只怕这次真的是一场生死相搏。

    李牧抬头,望向刚才虎啸的方向,只见距离自己差不多五百步的山坡上,一头两米多长,高一米多的老虎,来回走动着。只见那老虎,吊睛白额,浑身黑黄相间的花纹,四肢壮硕,尾巴粗长。端的是威风凛凛,杀气逼人。真不愧是百兽之王!

    李牧见那老虎只是来回的走动,并没有下山的意思。眼下,老虎在山坡上,自己在山脚下,如果自己贸然上山,那老虎扑过来的冲击力,自己肯定无法抵挡。看来,还得想个办法,将那老虎引下山来,再相机捕杀。

    李牧略一思索,有了,待他激怒那老虎,他就不信,那老虎不下山来。打定主意,李牧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奋力扔向老虎,他当然知道,这石头够不到老虎,只是为了引起老虎的注意力而已。李牧一边扔石头,一边发出阵阵怪叫。果然,片刻之后,那老虎发出一声长啸,开始行动了。

    只见那老虎,先是一步步的朝着山下走来,等走到距离他一百步左右的时候,开始全力狂奔而来。李牧早在老虎开始行动的时候,就拿起木棍一小步一小步的后退着。其实李牧的想法很简单,他要用数学上的一道题,来解决老虎在极速奔跑之后,冲击力的问题。本来他和老虎的距离是大约五百步,老虎往前走,他往后退。而他的步子远小于老虎的步子,这样的话,等老虎距离他有一百步的时候,也就意味着老虎已经基本上到了山脚下。老虎已经丧失了地利,没有了山坡给它的惯性,它的奔跑速度以及冲击力,早已大打折扣。

    李牧看着那狂躁的老虎,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只见那老虎突然四肢离地,飞扑过来,电光火石间,李牧向自己右侧倒地,翻滚一圈,单膝及地,双手抡圆木棍,照着那老虎的左后腿就是一棍,便听得骨头断裂的声音。果然那老虎落地之后,早已无法站立,李牧知道它的左后腿断了。只是那老虎余威不减,在距离李牧三四步的地方发出阵阵咆哮声,吼得李牧两耳嗡嗡直叫。李牧心下想到,这老虎已经是强弩之末,成败在此一举,杀虎就在今日。就在李牧举起木棍,砸向老虎背部同时,只见那老虎忍着痛,突然腰身一甩,铁鞭般的虎尾扫到李牧的后背。虽然李牧打到了那老虎的后背,但自己的后背也是一股钻心之痛,腹内犹如四海翻腾。李牧双手拄着木棍,开始调整呼吸。那老虎似乎是怕了李牧,强撑着站起来,拖着那根伤腿,向山上慢跑而去。

    李牧也不着急,见老虎走远了,赶紧席地而坐,开始呼吸吐纳,只要他的气息恢复平稳,他的身体就不会有问题。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眼下,那老虎左后腿折了,背部也有伤,走不了多远的,今天绝不能纵虎归山,他一定要杀了那头虎。大约两刻钟后,李牧试着活动了下周身筋骨,发现除了背部有些痛之外,身体再没有任何不适。李牧拿起木棍,朝着山上跑去。

    却说,牛二夫妻知道今天是李牧下山的日子,准备好早饭,等着李牧来了一起吃。可是,他们从早晨等到中午,又从中午等到傍晚。也不见李牧的人影。终于翠花神色不安的问道:“阿牛,你说李公子会不会发生什么…”牛二不等翠花说完,连忙说道:“你一个妇道人家,知道些什么。”翠花知道牛二心里也着急,也不生气,接着说道:“那咱们这么干等着也不是办法。”只见,牛二沉吟了一会,说道:“翠花,你在家等着,俺去将军岭找找李公子。”翠花神色慌乱的说道:“可是,要是你碰到了老虎怎么办,要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叫我们孤儿寡母怎么活?”只见,牛二神色严肃的说道:“翠花,李公子对俺们家恩重如山,俺们就应该知恩图报。”只见,翠花哭着扑向牛二怀里,抽泣道:“阿牛,你一定要平安回来,俺和两个孩子在家里等着你。”牛二早已双目泛红,哽咽道:“不管俺找不找得到李公子,俺肯定会平安回来的。”

    牛二辞别了翠花,拿了一根棍子就出门了,只见半个时辰后,牛二来到将军岭山脚下,此时天色还不是太晚,可是眼前的一切,差点让牛二肝胆俱裂。只见张三七窍流血的死在地上,地上还有很多地方都有血,还有扔在地上的野果野味。牛二将张三掩埋之后,在山脚附近没找到李牧,只好壮着胆子,一边走,一边叫着李牧的名字,上到半山坡,也没发现李牧的人影。牛二见天色已晚,自己也有些害怕,也不敢再进山林,只好下了山。

    就在翠花心急如焚,坐立不安的等了牛二差不多两个时辰的时候,只见牛二六神无主,跌跌撞撞的回来了。翠花看到牛二的那瞬间,终于一颗心落地了。翠花赶忙问牛二有没有找到李公子?牛二神色惊惧的,把他在将军岭山脚下看到的一切告诉了翠花,夫妻二人讨论了好半天,也猜不出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牛二神色悲伤说到:“翠花,你记不记得,李公子说他如果十天还没下山,让俺去给木芝村的秀儿姑娘捎句话?”翠花回道:“俺当然记得了,眼下,没有人会比秀儿姑娘更想知道李公子的下落了。明天你早点去木芝村,把这事告诉秀儿姑娘。秀儿姑娘天资聪慧,说不定能想清楚这事呢。”牛二也是点头称是。

    第二天丑时刚过,牛二吃过早饭,就急匆匆的赶往木芝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