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十七章 噩耗传来

    自从一个月前,秀儿收到李牧的包裹以后,便确信了李牧的心意,也知晓了李牧的音讯。虽然,她和李牧已经有两个多月没再见面了,但是她的心里不再是焦虑不安,患得患失,有时候还能与李牧在梦中相会。

    却说,这天秀儿醒来之后,想起刚才做的梦,不由得感觉心慌意乱,总觉得要有事发生一样。秀儿赶紧起床洗漱,她要去问下娘亲,这个梦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预示?

    饭桌上,杨氏看着自家闺女焦躁不安的样子,柔声问道:“秀儿,你怎么了?娘怎么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秀儿回道:“娘亲,我昨晚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李牧,他,他浑身是血。他还对我说,让我不要等他了,他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我越想看清他,越是看不真切,我越想靠近他,他离得我越远。然后,我就醒了。”听了秀儿的话,杨氏心下大惊,心道:但愿这不是个灾梦。随即按下心里的不安,柔声宽慰道:“傻闺女,这梦都是相反的。想必是,秀儿你太牵心李公子了,所以才会做这种噩梦。”秀儿将信将疑的问道:“娘亲,梦真的是相反的吗?您不会是哄秀儿开心的吧。”

    杨氏刚要接话,只听得外头一声憨厚的声音传来,“屋里有人吗?俺叫牛二,是饮马村过来的。”有了上次张三的前车之鉴,这次杨氏先一步走出了屋门,见院子外站着一个七尺左右的憨厚汉子,正色道:“牛壮士,你这么早从饮马村赶来,是有什么事吗?”牛二看着眼前这妇人,看年龄,应该有三十四五,想必是秀儿姑娘的娘亲,随即憨笑道:“想必你就是秀儿姑娘的娘吧?秀儿姑娘不在家吗?”还不等杨氏回话,秀儿从屋里走出来,来到杨氏身旁,说道:“牛大哥,我认识你,那天在原平城,是你和李牧救了我们。”杨氏见牛二憨厚老实,又听到自家闺女认得牛二,便请牛二先进屋说话。

    牛二见家里只有秀儿母女二人,也不方便,直说就在院子里说几句话。杨氏见状,让秀儿进屋搬来三把枰(汉代出现的独坐家具,属于矮家具,类似于现在的矮凳子。)放到院子西面的大桑树下,请牛二坐下说话,再让秀儿沏壶茶,让牛二解解渴。牛二满脸恭敬,连声道谢。

    秀儿见牛二神色凝重,几次都是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下一紧,问道:“牛大哥,是李牧让你来的吗?”牛二不敢正脸盯着秀儿看,侧了侧头,吞吞吐吐的说道:“是,啊不是的。”秀儿见状,心下顿时更加紧张,连忙问道:“牛大哥,到底是还是不是啊?”牛二又是期期艾艾的说道:“应该算是吧。”秀儿见状,心里早已慌乱的无以复加,焦急的问道:“牛大哥,那你倒是说清楚啊,你怎么吞吞吐吐,模棱两可的。”

    终于,牛二喝了一口茶,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后,神色悲切的说道:“秀儿姑娘你要挺住,李公子怕是,怕是已经遇害了!”牛二话音刚落,秀儿直觉得如遭晴天霹雳,一股寒意从脚心窜到头顶,顿时额头发麻冷汗森森,心窝处凝了一疙瘩。身旁的杨氏赶忙扶住就要跌倒的秀儿,见秀儿双眼微合,只是一只手无意识的捂着心窝。心下会意,也顾不得牛二在场,急忙伸出一只手,一边轻轻的揉着秀儿的心口,一边柔声唤着秀儿。牛二见状,立马背过身去,也是不知所措,只是连声叹气。

    片刻后,只见秀儿缓缓的睁开双眼,双目无神,脸色惨白。杨氏赶紧给秀儿喂了一小口水,焦急的问道:“秀儿,你有没有怎么样?娘现在就找郎中来给你瞧瞧。”只见,秀儿轻轻的摇了摇头,看着牛二暗哑着嗓子,问道:“李牧,他是个大英雄,他武艺高强,智谋过人,怎么会遇害呢?怎么会呢?”

    牛二将他在将军岭山脚下所看到的情形,详细的说给秀儿母女。又紧接着说道:“其实,这两个月来,李公子都是住在将军岭上的山洞。”秀儿听到将军岭三个字,脸色更是一白,说道:“李牧他不知道将军岭上有老虎吗?”牛二回道:“李公子他知道的,他去将军岭,一方面是不想连累我们大家,一方面是他想为民除害,杀了那老虎。”秀儿听到牛二这么说,心里念到:都是因为救我,李牧你才走到今天这般地步,是我害了你。

    牛二接着说道:“李公子在上山之前,跟我约定好,每隔十天下山,来我家取些吃食。李公子还说如果他有什么不测,让秀儿姑娘你忘了他,不要等他,是他负了你。”

    只见,秀儿听了牛二的话,两行清泪滑出眼眶,心中念道:李牧,你不要秀儿了吗?你没有负秀儿!秀儿怎么会忘了你?我不相信,你会这么狠心的弃秀儿而去。

    突然,秀儿的眼中露出一抹坚定,说道:“如果李牧真的遇害了,只有两种原因。一种是被王员外的人害了,另一种是被老虎叼走了。事不宜迟,我们应该先去原平县城打听消息,即使王员外再恨李牧,他也不敢私自杀害李牧,最后他会借官府之手杀了李牧。”听了秀儿的分析,杨氏和牛二皆是点头称是。牛二本想着他去打探消息,让秀儿她们母女在家等着。

    秀儿摇摇头,看着杨氏,坚定的说道:“娘亲,我想亲自去找李牧。”杨氏见自家闺女这么坚持,柔声说道:“娘陪着秀儿一起去。我们再叫上张婶他们一家,多个人总是好的。”

    张婶一家听了,自然是乐意前往。最后,张成还找了一辆马车,载着秀儿母女和张婶,他和牛二还有张嶷则是步行前往。

    一行人来到原平城,惊奇的发现李牧的通缉令和画像都没有了。众人皆是一惊,难道是李牧已经被官府逮捕了?众人赶紧分头打听,得到的结果是,这通缉令和李牧的画像,在昨天上午就已经撤销了。

    秀儿思忖片刻,朝着众人说道:“为今之计,我们应该一面去官府打听消息,一面去王员外家打听消息。”众人点头称是,张成毕竟是大汉的亭候(亭长下面的办事人员,主管巡逻。)自然与那官府有点关系。经打听才知道,李牧的通缉令和画像是王员外亲自前来撤销的,至于撤销原因,也只说什么他儿子也有不对的地方。他王员外也是个大善人,既然人死不能复生,那他也不与凶手计较了。

    秀儿听了张成带来的消息,一眼看出,这肯定是王员外托辞而已,真正的原因,肯定另有隐情。秀儿思虑片刻,对牛二说道:“牛大哥,你且去王员外庄上,就说你知道李牧的下落,看他怎么说。”牛二听了,也不推辞,转身朝王员外庄上了。

    且说,牛二刚走到王员外庄上,就看到一个保镖嘴里嘟囔着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牛二赶紧上前,说道:“这位大哥,俺叫牛二,俺是饮马村人。俺知道打死你们少爷那个凶徒,俺的消息千真万确,你只要带我去见你们王员外,拿到赏钱了分你一半。”只见那保镖鄙夷的看了一眼牛二,说道:“你这汉子看着老实憨厚,没想到和你们村上的那张三一个德行,卖友求财。张三已经被那尊大神给拍死了,我看你也是活的不耐烦了。”牛二一听他说张三的事,看来有戏,立马从口袋中摸出二十钱递到那保镖手里,干笑着说道:“大哥,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本来俺和张三商量好一起去领赏钱的,没想到这王八蛋居然吃独食。”那保镖把钱装进口袋,笑着说道:“还好你没和那王八蛋一起去,不然啊,明年的今天,怕是你的坟头草要一尺高了。”然后,把昨天发生在将军岭上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牛二。牛二自然是连声道谢。

    就在众人正等的焦急时,牛二一路狂奔而来,然后把那保镖的话,一字不差的说给众人听。

    秀儿心道:她就知道,李牧是个大英雄,他武艺高强,智谋过人,不会被王员外抓住的。李牧,百十号人在你面前,不过是螳臂当车,那么,那头老虎呢?李牧,秀儿相信你,你不会让秀儿失望的,对吗?

    众人又是一番收拾之后,赶往将军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