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十八章 她的英雄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跋涉,众人来到将军岭的山脚下。

    秀儿下了马车,看着地面上一片狼藉,虽然她从保镖的话中知道李牧没有受伤,但还是忍不住心中对李牧的牵挂。众人经过一番商议,决定以打斗现场为中心,向四周进行地毯式搜索,看能不能有什么新的发现。

    正当秀儿全神贯注搜索的时候,突然听到张嶷大声喊道:“大家快来看,我有新的发现了。”众人听了之后,连忙跑到张嶷所在的位置。只见,又是一个一地狼藉的现场。众人惊惧的发现,地上有好多处碗口那么大的老虎爪印,还有一双双人的脚印。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秀儿知道,那是李牧的脚印,因为李牧的那双鞋子太过新奇,当李牧背着她走的时候,她特意看了的。

    只见,秀儿哽咽道:“李牧真的遇上了老虎,那是李牧的脚印。”众人皆是心下一惊,如今,李牧和老虎都不在现场,那是不是意味着,李牧已经被老虎吃了。如果真的是李牧打赢了老虎,怎么着,他会去牛二家喊牛二帮忙拖老虎。

    就在众人对李牧的生还不抱希望时。只见,张嶷又喊道:“你们过来看,这头老虎应该是伤到腿了。”众人看过以后,皆是一脸茫然,张嶷说道:”你们仔细看,按照这老虎的行走方向,它的左后腿应该受伤了。”众人又是仔细看了一番,确实发现,这老虎的三只爪印特别清晰,可是左后腿应该有的爪印却始终看不到。

    于是,众人沿着老虎的爪印,走了一百多步,突然发现,他们来到了山坡跟前。更让他们感到绝望的是,这爪印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一直朝着山坡上走去。除了秀儿,其他人早已绝望,他们觉得,应该是:李牧和老虎搏斗的过程中,李牧虽然打伤了老虎,但最终老虎战胜了李牧,并且吃掉了他。

    只见,秀儿双手提着裙摆,朝着山坡上走去。杨氏见状,快步上前,一把拉住秀儿,焦急的说道:“秀儿,这是做什么,李公子他…”秀儿不等杨氏说完,哽咽着说道:“娘亲,你放开我,我要去山上找李牧。李牧他没有死,他一定还活着,他肯定在等我。您让我去找他好不好?”只见杨氏将秀儿紧紧的抱在怀里,哽咽道:“秀儿,娘知道你心系李公子,不想承认李公子死了的事实。可是,难道你也不管娘的死活了吗?你爹走得早,你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娘怎么活?娘死了怎么有脸面去面对你爹?况且,李公子那么疼你,他要是在天有灵,也不会让你去白白送死的。”

    秀儿挣扎着抽噎道:“娘亲,我真的很想李牧,真的很想他,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它已经夺走了爹爹,现在还要夺走李牧。娘亲,自古忠孝难两全,请恕女儿不孝,以后女儿不能孝敬您了。”杨氏听到秀儿这么说,一把推开秀儿,说道:“好,那为娘现在就死在秀儿面前,以后秀儿想干什么,也没人拦着了。”秀儿见杨氏这么说,知道娘亲绝对是做的出来的。她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是娘亲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把自己拉扯过来的,娘亲虽然温婉慈爱,但她性格刚强。

    只见秀儿心如死灰的看了一眼山上,双目无神的看着杨氏,抽噎道:“娘亲,秀儿知道错了,请恕女儿刚才的不孝。”杨氏知道,从这一刻开始,秀儿的心死了,除非老天让李公子活过来。杨氏上前一步,紧紧的抱住秀儿,说道:“秀儿,忘了李公子吧,你以后肯定会碰到比李公子更优秀的男人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为娘的苦心了。”秀儿神情凄婉的一笑,说道:“这世上只有一个李牧,这辈子,秀儿的眼里心里都只有李牧!再也容不下任何人!”杨氏不再说话,拉着秀儿的胳膊,朝马车走去。

    突然,秀儿挣开杨氏的手,转身望着将军岭,撕心裂肺的喊道:“李牧!秀儿好想你!秀儿终生不会负你!”然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将军岭,一眼万年。

    却说,那天李牧一路追踪着那头老虎,上了山。只是他追了有一个时辰,仍然没有看到那老虎的踪影。李牧心下诧异着,自己只是比那头老虎晚了两刻钟上山,况且,那老虎的左后腿和背部受了伤,自己也是一路寻着那老虎的踪迹追踪的。难道那头虎的忍耐力那么顽强?它都不用休息的吗?李牧赶紧搜索一下地面,只见那老虎的爪印一直朝前走去。

    李牧心下思忖着,看来这老虎是在和自己拼耐力,从现在开始,他不能再休息,否则,这老虎的爪印一旦消失,那真的是功亏一篑了。要想再抓住这头虎,无疑是难上加难。李牧忍着背痛,加快脚步,寻着地上的虎爪印,追了下去,这一追就是两个时辰。终于,就在李牧累的满头大汗的时候,只见不远处的山泉旁,一抹棕黄色正在慢慢移动着。李牧心下大喜,果然是,苦心人,天不负。他终于追到了这头虎。李牧知道,老虎皮毛升温很快,如此长时间的奔跑,它已经到达了身体的极限。此时不出击,更待何时?

    李牧蹑手蹑脚的靠近那老虎,终于近了,许是那老虎太累了,并没有发现附近的李牧。只见,那老虎喝饱水之后,躺在山泉旁的阴凉地方开始打盹。李牧心道,也好,我就等你睡得熟点了再出击。

    片刻后,李牧听到那老虎细微的鼾声,知道老虎睡熟了。只见,李牧握紧木棍,大喊一声,几个跨步之后,纵身跃起,全身力道皆贯注于双臂和腰腹间,在那老虎做出反应之前,木棍早已重重的落在它的额头上,只听得“砰”的一声。只见那老虎七窍流血,不再动弹。李牧怕这老虎是装死,对着那老虎的额头又是十多棍,那老虎早已死的不能再死。李牧顿时感觉疲累非常,强撑着走到山泉旁,喝了几口山泉水,才感觉恢复了一点体力。随即,李牧拿着木棍,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躺下睡觉。

    就在李牧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只听得一声声马的嘶叫声。李牧惊坐起来,只见在距离那老虎二三十步的地方,一匹高头大马,嘶叫着,不断地用前蹄刨着地面,不进也不退。李牧心道,想必这是一匹绝世神驹,否则,换成一般的马,看到老虎早都吓得屁滚尿流了。

    李牧站起身,仔细端详着不远处的那匹马。只见那匹马浑身火红,油光放亮,额间一点白色,鬃毛长垂,四蹄毛色白似雪,身长约一丈一尺,高约六尺,神俊超群。端的是一匹绝世神驹!李牧思忖着,如今盔甲兵器都有了,若能再得一匹绝世神驹,那真是再完美不过了。

    李牧放下手中的棍子,一步步的靠近那匹马。那匹马见有生人接近,嘶叫着,用前蹄刨地。突然,那匹马一双前蹄立起来,李牧闪身而过,就在那匹马前蹄落地的瞬间,李牧用力一跳,便跨到马背上。他赶紧用双手死死的抓住马鬃,双腿夹紧马腹。只见那匹马早已愤怒不已,一会儿立起前蹄,一会儿扬起后蹄,折腾了大概两刻钟,终于慢慢的安静下来。李牧尝试着,一手抓着马鬃,一手拍打马臀,只见这马开始温顺的或走或跑。两刻钟后,李牧见这马似乎是认可了自己。他跳下马背,用手婆娑着那额间白毛,只见这马开始亲昵的打着响鼻,用头推着李牧走向山泉边。李牧心道:原来是想喝水了。

    等马饮饱水之后,李牧看着马儿的双眼,笑着问道:“我给你取个名字吧,我看你浑身火红,身健如龙,以后就叫你‘赤龙’吧。”只见,马儿像是听懂了李牧的话,兴奋的打着响鼻,欢快的嘶叫着。李牧见天色暗了下来,赶紧在附近找了点野果充饥,李牧知道赤龙认可了他这个主人,断然不会再离开,开始放心的睡觉。

    第二天,李牧睡醒之后,果然看到赤龙在距离自己四五步的地方安静的吃草。李牧又吃了点野果,喝了点山泉水,就让赤龙驮着老虎跟着他出山。李牧和赤龙一路走走停停的来到将军岭的半山腰,突然听得一年轻女子悲痛欲绝的喊声,喊着什么‘想你’,‘负你’。李牧停下脚步,心下一怔,这是秀儿的声音,他没有听错,秀儿怎么会来将军岭呢?

    李牧转身说了一句,“赤龙,跟着我。”便朝着山下狂奔而去。李牧一口气跑了数百步,停下脚步定睛一看,只见山脚下男男女女五六人,其中一绿衣女子最为显眼,他认得那就是秀儿。李牧气沉丹田,大声喊道:“秀儿,秀儿,我是李牧。”

    却说,秀儿正准备转身上马车,突然,隐约中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秀儿一把拉住杨氏的胳膊,焦急的问道:“娘亲,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喊我名字,好像是李牧的声音。”杨氏回道:“秀儿,肯定是你听错了,李公子他已经不在了。”秀儿神色坚定的说道:“娘亲,我没听错,一定是李牧的声音”说完也不等杨氏回话,提着裙摆朝山上跑去。杨氏大惊失色,众人也是惊惧。

    李牧看到山脚下那抹绿色身影正朝山上跑来,当即抬腿朝着秀儿奔去。李牧跑了数百步之后,见他和秀儿之间再无树木阻隔视线,大声喊道:“秀儿,秀儿你站着别动,我马上就下来。”这次,秀儿真真切切的听到了李牧的声音,连忙停下脚步,抬头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李牧正狂奔着跑向自己。秀儿喜极而泣,她的英雄,真的没有让她失望,李牧真的还活着。

    秀儿也顾不得李牧刚才的话,提着裙摆朝着李牧跑去。终于,两人越来越近,就在两人快要碰到一起的瞬间,只见李牧突然伸出手环住秀儿的纤腰,在原地转了半圈,把秀儿轻轻的放到他的上坡向。秀儿一头撞进李牧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放声大哭。李牧见秀儿哭的这么伤心,一手环着秀儿的纤腰,一手轻轻的给秀儿拍着背,语气怜爱的说道:“乖!秀儿不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秀儿听到李牧这么说,只当是嫌弃自己,挣脱李牧的怀抱,瞪着一双通红微肿的眼睛,看着李牧说道:“李牧,你这个负心汉,我讨厌你。”李牧见秀儿生气了,连忙问道:“秀儿,我怎么变成负心汉了?我心里有谁,难道秀儿还不知道吗?”秀儿霞飞双颊,娇嗔道:“油嘴滑舌的登徒子。”李牧看着秀儿不像是真的生气,笑着说道:“既然秀儿姑娘说我是登徒子,看来我要做点什么了。”话音刚落,李牧一把抱住秀儿,一只手在秀儿腰间挠痒痒,秀儿哪受得了,直笑的眼泪都出来了。秀儿满脸绯红的求饶道:“秀儿错了,李牧不是登徒子。”

    李牧见秀儿这么说,也不再捉弄,只是抱着秀儿问道:“秀儿,你怎么会来将军岭?”秀儿把这两天前前后后的事说给李牧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