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十九章 结识张辽

    李牧这才知道,因为自己只顾着捉老虎,忘了给牛二打招呼。这才害得大家担心,更让秀儿伤心欲绝。

    李牧轻轻的在秀儿额头上落下一吻,怜爱的说道:“秀儿,对不起。是我一时大意,让秀儿受苦了,害秀儿牵心难过,险些铸成大错。”秀儿扬起绯红的脸,双目含泪柔声说道:“阿牧,秀儿一点都不苦,秀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以为阿牧不要秀儿了。”李牧轻轻的替秀儿拭去眼泪,语气温柔的说道:“傻姑娘,我怎么会不要秀儿呢。原平城一见倾心,木芝村二见倾情。我对秀儿的心,日月可鉴,天地为证。”

    秀儿双手紧紧的抱着李牧的腰,吞吞吐吐的说道:“阿牧,我真的想抛下一切来山上找你,可是我娘她…”李牧不等秀儿说完,笑着说道:“傻姑娘,伯母的考虑是对的,如果秀儿真的因为上山找我受了伤,我连自己都不会原谅的。”秀儿心下自是一片感动。

    就在此时,只听得一声雄壮的马嘶声从不远处传来,秀儿扭头一看,欣喜的说道:“阿牧,你快看,那儿有匹马。”李牧笑着揉了揉秀儿的头发,大声喊道:赤龙,快过来。只见那匹马欢快的跑了起来。突然,秀儿浑身一颤,惊惧地说道:“阿牧,快跑,有老虎藏在马背上。”李牧轻轻的拍着秀儿的脊背,笑着说道:“秀儿,别怕,那老虎已经死了。”

    须臾间,赤龙已经到了跟前,只见它欢快的打着响鼻,就要用头蹭向李牧。秀儿看着赤龙高大雄壮,害怕地说道:“阿牧,你让它走开点,我怕。”李牧笑着说道:“秀儿别怕,赤龙通人性,它很温柔的,不会伤害秀儿。”李牧说着,牵起秀儿的手,轻轻的婆娑着赤龙的面颊,只见赤龙更是欢快的低声嘶叫着。秀儿见赤龙果然很温柔,柔声说道:“阿牧,赤龙真的很温柔,它好漂亮呢!”此时,赤龙的内心是三分欢快七分无奈,这位姑娘,我是一匹公马,怎么能用‘漂亮’来形容,人家明明是高大英俊。像是表达对秀儿的不满,赤龙朝秀儿打了个响鼻,秀儿吓了一跳。

    李牧看着赤龙,神情严肃的说道:“赤龙,不得无礼,以后,秀儿也会是你的主人,你的朋友。”赤龙像是听懂了,低下头,发出一声低低的嘶叫。秀儿惊喜的说道:“阿牧,赤龙真的通人性,它是哪来的啊?”李牧将他从上山打老虎,到碰到赤龙,再给赤龙取名的事,详细的说给秀儿听。

    秀儿听完,表情认真的说道“阿牧,这赤龙一定是上天给你的礼物,我们以后要善待它。”李牧把头凑到秀儿耳朵旁,笑着说道:“秀儿说的对,就像对待我们以后的孩子一样对待它。”秀儿听到李牧这么说,直觉得满脸滚烫,一双粉拳锤在李牧身上,娇嗔道:“李牧,你这色胚,大色狼,秀儿才不要嫁给你。”李牧也不在意,只是一个劲儿朗声大笑。

    片刻后,李牧笑着说道:“秀儿,咱们下山吧,伯母他们应该等的着急了。”秀儿也不回话,哼了一声,转身朝山下走去。李牧赶紧上前拉住秀儿,说道:“秀儿,还生气呢?这山路不好走,我背着你下山吧。”秀儿挣脱李牧的手,气呼呼的说道:“不要你管。”突然,李牧神色惊慌的说道:“其实这山上还有一只老虎呢,还是只母老虎。”秀儿脸色一变,害怕的说道:“在哪儿呢?”李牧回道:“秀儿,你先让我背着你,我就告诉你,其实那只母老虎特别漂亮。”秀儿回道:“那好吧。”

    秀儿刚想爬到李牧背上,突然看到李牧后背上有条暗红色血痕,急忙说道:“阿牧,你受伤了?伤得重不重啊?”李牧笑着说道:“秀儿,别担心,伤的一点都不重,就是被那老虎抽了一尾巴而已,不碍事的。”秀儿回道:“阿牧,秀儿可以走下山,咱们快点下山吧。”李牧笑着说道:“秀儿,真的不碍事,我连老虎都打得死,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况且早都不疼了。”秀儿见李牧这么坚持,只得爬到李牧背上,刻意不去碰那伤口。

    秀儿双手挽着李牧的脖子,问道:“阿牧,现在可以说那只母老虎了吧。”只见,李牧笑的双肩抖动,回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秀儿回过神来,一双粉拳雨点般落在李牧的肩上,羞恼道:“李牧,你这大骗子,我再也不相信你了。”只见,两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下了山。

    却说,那会,众人本想随杨氏把秀儿追回来,只是他们没走几步,就看到了半山腰的李牧,心下顿时又惊又喜。他们想着,秀儿和李牧这对鸳鸯肯定有很多话说,也不便打扰,便在山下等候。这会,见李牧背着秀儿,他的身后跟着一匹红色高头大马,那马背上竟然驮着一头老虎。众人当即对李牧敬若神明。

    众人看着李牧和秀儿走下山来,赶紧迎上前去,自然少不得一番嘘寒问暖。李牧也是笑着一一答谢。李牧又将他如何打虎,如何得到赤龙的过程说给大伙听,众人听了,对李牧又是崇拜又是恭敬。牛二又告诉李牧,今年的屠虎大会在原平城举行。众人商议之后决定,张成和牛二先去原平县城,向官府报知老虎一事。其他人今晚在牛二家将就一下,明天再去原平城。

    第二天,李牧牵着驮着老虎的赤龙,张嶷赶着马车载着秀儿母女、张婶还有翠花,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前往原平城。在原平城北门,李牧一行人和前来接应的张成牛二会合,随后,众人一起前往那屠虎大会。当李牧一行人来到大会现场的时候,会场内早已人山人海。他们大多数人来自马邑县、宁武县、代县、原平县,少数人包括并州其他县的人和一些过往的商客。

    不多会,只见主持台上走上来一班文武官员,李牧看到那行人中走在最后的一名少年最为显眼,只见那少年肤色略黑,样貌俊郎,身长约八尺,膀大腰圆,从步伐看出来应该是个功夫不俗的人。

    待众人坐定以后,那为首的官员轻咳一声,说道:“我是原平县父母官王竹,特来主持今年的屠虎大会。本来,按以往三年来说,屠虎大会都是在十一月中旬才举行的。今年之所以提前,是因为代县饮马村一名名叫李牧的汉子声称,他在昨天将那为祸将军岭三年的老虎捕杀了。众所周知,几乎没有人能活着从将军岭上走下来,李牧猎杀的那头虎是不是将军岭的呢?正好有一人知道,他就是去年射伤那老虎耳朵的马邑县张壮士。”那王竹话音刚落,只见刚才走在那行人最后的少年走上前来,向主持台上和台下的抱拳施礼。随即说道:“我是马邑张辽张文远,去年有幸射伤那老虎的一只耳朵,今有幸受王县令邀请,特来辨认老虎真假。”

    当李牧听到那少年自称是张辽张文远的时候,惊喜之情溢于言表。李牧心道:张辽,三国时期魏国名将啊,没想到今天他能遇得到。他已经想好了争霸天下,像张辽这样的名将,自然是要搞到手的。

    却说,就在李牧心里想着怎么结交张辽时,张辽已经走到李牧面前,抱拳施了一礼,朗声说道:“李壮士,在下张辽,烦请你将那马背上的老虎扔上台来。”这会的李牧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秀儿转头看到李牧还在发愣,摇了摇李牧的胳膊,柔声说道:“阿牧,对面张壮士问你话呢。”

    李牧瞬间回过神来,干咳了一声,开始胡编着说道:“李牧早听说,雁门马邑有一个叫张辽的少年英雄,文武双全,一时冠绝并州。今日,能与文远兄相识,真是何其幸运。”张辽心下诧异着,他什么时候冠绝并州了?秀儿心想着,阿牧这是怎么了,人家让你把老虎扔上台,你说的什么跟什么啊?秀儿笑着说道:“阿牧,张壮士让你把老虎扔到台上。”李牧转头看了一眼秀儿,佯装生气道:“秀儿,你怎么不早说啊,害得我丢人现眼。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秀儿知道李牧是假装生气,捂着嘴笑着,还不忘做个鬼脸。

    只见李牧走到赤龙身旁,一手抓住老虎的后腿,一手抓住老虎的前腿,高举过头,一步步走向张辽,看着张辽说到:“文远兄,这老虎颇沉,你当心了。”话音刚落,李牧用力于腰腹双臂,用力一抛,张辽立马作马步状,双手接过老虎。张辽心道:这老虎还真是沉,这李牧高举老虎过顶,从台下抛到台上,神色如常。真乃神人也!张辽将老虎放在地上,对着这老虎的双耳仔细检查一番,转身朗声说道:“经我检查,确实是将军岭上的那头虎。”话音刚落,只见会场中群情振奋,高喊着“李牧威武”、“打虎英雄”之类的。秀儿见到此情此景,心里默默地念道:阿牧,你是秀儿一辈子的大英雄。

    王竹见张辽确认了老虎,便叫人把那准备好的二十万钱抬到李牧身旁。王竹环顾四周,说道:“既然李牧李壮士是打虎英雄,想必拳脚功夫了得,不知大伙想不想看看?”话音刚落,整个会场上响起经久不息高呼声。王竹朝着李牧,说道:“不知李壮士意下如何?”李牧笑着说道:“王大人相邀,李牧却之不恭,李牧献丑了。”李牧话音刚落,秀儿拉着李牧的胳膊,说道:“阿牧,你小心点。”李牧拍了拍秀儿的手,笑着说道:“秀儿,别担心,我会当心的。”

    李牧走到台上,抱拳向主持台和台下观众施了一礼,朗声喊道:“李牧愿与各位英雄切磋武技。”张辽见李牧生的高大挺拔,丰神俊朗,眉宇间英气逼人,眼下又见李牧不骄不躁,心中顿生一股敬重!张辽上前一步,对着李牧抱拳施礼道:“李壮士,张辽愿领教你的高招。”李牧心道:张辽乃三国名将,文武双全,品性忠厚。想要收服此人,必先用武力震之。李牧笑着说道:“文远兄,过谦了,李牧能与文远兄同台竞技,实乃人生一大快事。还请文远兄手下留情。”

    李牧张辽各取了兵器,一人用枪,一人用戟。两人站定,互施一礼。只见张辽大喝一声,挥戟而来,李牧抬枪相迎。枪戟相接的瞬间,张辽直觉得李牧似有千斤之力。张辽不敢大意,持戟猛攻,只见那长戟,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又似惊涛骇浪,迅猛非常。李牧丝毫不惧,手中长枪上下翻飞,前据后挡,浑身三尺之外,有如大伞相罩,张辽久攻不破。突然,李牧大喊道;“文远兄,当心了!”只见李牧手中那长枪,如怒龙出海,快如闪电,又似和风细雨,连绵不绝。张辽只觉得无数枪影飞向周身,尚未反应,只觉得手上一轻,只见长戟早已脱手而出,而李牧的长枪距离自己的咽喉不足一寸。许久之后,早已震惊的人群中才响起连绵不绝的叫好声

    李牧收回长枪,扔到地上,对着张辽施了一礼,说道;“李牧多谢文远兄承让。”张辽恭敬道:“张辽技不如人,甘拜下风。”李牧见张辽神情落寞,大步上前,双手握住张辽的双肩,正色道:“文远兄,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丈夫当胸藏沟壑,百折不挠。”张辽见李牧一片至诚之心,当即回道:“多谢李兄不吝赐教,李兄一席话,让文远犹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李牧笑道:“文远兄不必客气。”

    王竹见胜负已分,对李牧又是一番称赞,李牧连声道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