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二十二章 朝廷募兵

    却说,李牧怀着激动的心情,冲出院门,跨上赤龙,一路狂奔到木芝村外,就连路过的张婶也没看见。直到出了木芝村外一里地,李牧才停下赤龙,翻身下马,仰天大笑了几声,大声喊道:我媳妇是貂蝉。

    过了好一会儿,李牧终于平复了内心的激动,不由思忖着,如果自己真娶了貂蝉,会不会因为蝴蝶效应,历史轨迹将不再朝着自己熟悉的方向发展?李牧立马打断自己的想法,一直以来,自己不都是同情西施、昭君、貂蝉的悲惨遭遇吗?天下兴衰荣辱,怎么会简单的寄托在一个女子的身上?大丈夫当身怀远志,立地而行,尽己所能,安邦定国。况且,他和貂蝉两情相悦,自然休戚与共,同甘共苦,不离不弃。

    李牧在心下许下一诺:不管历史会不会改变,会怎么变。不管前路是龙潭虎穴,还是枪林剑雨,他都不会抛弃貂蝉,他李牧爱江山更爱美人。李牧再一次对自己说道:李牧,走下去吧,走到你前所未到的地方。想清楚了这些,李牧重新跨上赤龙,朝着貂蝉家走去。

    再说,貂蝉和杨氏看着李牧出了门,又看着李牧策马而去,心下疑惑不解。貂蝉刚想追出去看看,就看到张婶笑着走了进来。貂蝉笑着问道:“张婶,你有看到李牧吗?”张婶回道:“看到了,骑着一匹大红马朝村外走了,我打招呼都不理呢。”

    貂蝉心中惊疑不定,说道:“他都没道别,怎么就走了呢?”杨氏拍了拍貂蝉的肩膀,笑着说道:“秀儿,别担心。想必是定国去了村外方便,一会就回来了。”杨氏话音刚落,张婶一脸好奇的问道:“定国是谁啊?”杨氏笑着将刚才的事说给张婶听。

    张婶看着貂蝉,打趣道:“秀儿,婶娘就说李公子今天会来吧。不知哪家姑娘昨天还不原谅人家李公子,今天这才一会儿没见,就想了?”貂蝉红着脸,说道:“婶娘,别再捉弄秀儿了。”随后,貂蝉和杨氏请张婶到屋里坐。

    张婶看着桌上大大小小的礼物,笑着说道:“这李公子还真是有心,第一次来就带这么多东西。”杨氏回道:“定国这孩子确实有心了。”就在貂蝉三人正聊的热火时,李牧走了进来,干咳一声,说道:“让你们等久了。”李牧见张婶也在,笑着说道:“大姐也来串门?”张婶听了,一个劲儿的笑,一会才说道:“李公子,秀儿叫我婶娘,你叫我大姐,这…”李牧立马回道:“张婶您好,以后您也叫我定国吧。”张婶笑着应允。

    张婶又笑着说道:“定国,你给你未来岳母和未过门的媳妇儿带的什么礼物啊?拆开来让张婶也瞧瞧。”李牧倒是不害羞,笑着说道:“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

    李牧笑着将几个包裹打开,五六匹各种颜色的布,一对玉镯,一支玉簪,还有几盒胭脂水粉。貂蝉和杨氏看着那玉镯、玉簪晶莹剔透,色泽鲜艳,直觉得李牧的礼物太贵重了。

    张婶满意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定国还真是费了一番心思。阿玥,秀儿,你们说是不是?”貂蝉满脸绯红,也不答话。杨氏笑着说道:“定国,买这些东西肯定花了很多钱吧,你能来,伯母和秀儿已经很开心了。”李牧笑着说道:“伯母,没花多少钱,这是定国的一番心意,还望您和蝉儿能收下。”张婶笑着说道:“阿玥,这可是你未来女婿的心意,收下吧。”

    貂蝉直觉得双颊滚烫,杨氏笑着说道:“定国,这次伯母就先收下了,下次可不能再带这么贵重的礼物。”李牧也是笑着应允。开玩笑,来看未来丈母娘和未过门的媳妇儿,能不带贵重礼物吗?

    现在李牧面对杨氏张婶早都放开了,也不怕自己唐突貂蝉什么的。只见,李牧走到貂蝉身旁,从脖子上取下龙凤玉佩给貂蝉戴上,神色温柔的说道:“蝉儿,以后龙凤玉佩就是你的了,且不可再归还与我。”貂蝉笑着说道:“阿牧,蝉儿记住了。”李牧又拿过玉簪和玉镯给貂蝉戴上。李牧仔细端详了一番貂蝉,低声笑着说道:“蝉儿真美!”貂蝉脸色一红,朝着李牧的腰间掐了一把。杨氏和张婶对貂蝉自然是一番打趣,直说的貂蝉面色绯红。

    杨氏提议两家人中午就在自己家吃饭,张婶也是欣然应允,转身就去喊张成父子过来。片刻之后,张婶一家人提着一只鸡就来了,张成帮着杀了鸡,就坐下来和李牧侃大山。约莫半个时辰,貂蝉母女和张婶就将一桌饭菜做好了,李牧自然是帮忙端饭布菜。

    待众人吃的差不多了,张成向李牧敬了一杯酒,说道:“定国,经此屠虎大会,你的名声很快就传开了。不知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我在原平县的官家倒是有点门路,若是想去,我去走动走动,应该不难。这样你以后娶了秀儿,你们的生活也有了保障。”杨氏和张婶自然是一番劝导。

    貂蝉见李牧不答话,心下知道,李牧志不在此,柔声说道:“阿牧,你不要顾虑蝉儿,无论你有什么打算,蝉儿都会支持你。”李牧心下一片感动,随即正色道:“我想去投军。”李牧话音刚落,杨氏一脸担忧的说道:“定国,从军打仗很危险的,秀儿她爹就是死在战场上的。”李牧也不答话,只是默默地喝酒。

    过了好一会儿,貂蝉抬起头,看着李牧,语气坚定的说道:“阿牧,好男儿,当志在四方,建功立业。也不荒废了你的一身本事。”李牧见貂蝉忍着心痛不舍说出宽慰自己的话,心下早已一片汪洋大海,慢慢的说道:“蝉儿,谢谢你的支持。我们两个提前约定好,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不能再像将军岭那次一样,以身犯险,前来寻我。你还有伯母要照顾,找个靠得住的人嫁了,不必等我了。”貂蝉早已泣不成声,哽咽道:“阿牧,蝉儿除了你,谁都不会嫁。我不嫁人,也能照顾好娘亲。”众人听了李牧和貂蝉的对话,心下伤感不已。

    李牧抬手轻轻的拭去貂蝉脸上的泪水,笑着说道:“我李牧连老虎都打的死,这世间能杀我的人,怕是还没生出来。我还要等着凯旋归来,迎娶蝉儿。我答应过蝉儿的事,我一定会做到的。”众人听了,心里稍微安定了些。

    突然,张嶷站起身来,看着李牧说道:“李大哥,你可不可以教张嶷武功?”李牧当是自己听岔了,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张嶷看了一眼李牧,回道:“我叫张嶷,今年十三岁。”李牧心中一怔,张嶷,三国时期蜀汉后期名将,文武双全,大将之材。可是张嶷是益州巴郡人,怎么会在并州,难道只是同名同姓?

    李牧看着张成问道:“张叔,不知你们祖上是哪里人?”张成回道:“我祖上是益州巴郡人,十年前跟随父辈来到并州,本想着这两年回去的,也好让张嶷认祖归宗。”李牧可以确定,这张嶷就是蜀汉后期的那位名将,没想到这个三国大名人早就在自己身边了。

    李牧当下大喜,笑着说道:“学武,可以强身健体,可以惩恶扬善,我李牧愿意教你。当然,只学武功,那是匹夫之勇,兵法韬略也要学。”张嶷听了,自然欢喜非常,就要行那拜师之礼,李牧说道:“你我同辈,不必在意这些繁文缛节。”随后,李牧便将强身健体的方法,破虏枪法,游龙剑法,兵法一十三篇默写在纸上,交给张嶷,让他勤学苦练,不可荒废。

    就在众人相谈甚欢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众人移步到院子里,只见门外站着两名士兵。张成上前一步,问道:“不知两位军爷前来所为何事?”其中一名士兵说道:“奉并州刺史将令,前来征兵。如果你们家出不了人,就拿一万钱来,如果没钱,不论男女老少,给官家免费做三年的苦力。”张成一家和杨氏母女皆是一惊,这人和钱他们都出不了啊。

    李牧上前一步问道:“两位军爷,不知此番征兵,用兵何处?”那士兵回道:“好像是要去打鲜卑人,我也不清楚,去了就知道。”李牧心道,看来朝廷是要北伐,出塞作战了。李牧直觉得浑身热血翻腾,豪气干云,朗声说道:“这户人家出人,我去。隔壁姓张的这家人,出钱,明天此时可来拿钱。”那两名士兵听了自然欢喜不已,说道:“今天是七月二十六,你赶在九月初一之前,前去雁门郡报道,若是错过了时间,就当逃兵处理,抓住了是要杀头的。”李牧笑着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那两名士兵登记了李牧的信息,转身离去。

    张成一家见李牧救了他们,便要跪下相谢,李牧拦住张成三人,笑着说道:“你们不必在意这点钱,我走之后,蝉儿和杨伯母还得仰仗你们一家人照顾,这点钱就当是李牧给你们的辛苦钱。”张成一家也是承诺着,不会让杨氏和貂蝉受半点委屈。

    杨氏看着李牧,说道:“定国,谢谢你救了我们娘俩,请受伯母一拜。”杨氏说着就要行礼,李牧赶忙上前,双手扶住杨氏,笑着说道:“伯母,你这是折煞李牧了。本来我想着去投军,这次也算是得偿所愿了。伯母不必将这事放在心上。”杨氏知道,李牧这是安慰自己,笑着点了点头。

    李牧走到貂蝉面前,笑着说道:“蝉儿,别担心了,等打败了鲜卑人,我就回来了。一会我先回饮马村,去把张叔他们的钱拿回来,明天我再来看蝉儿。”秀儿一下抱住李牧,哽咽道:“阿牧,蝉儿舍不得你,要不,你也交了钱,别去打仗了。”李牧紧紧的抱住秀儿,笑着说道:“蝉儿,我们不是说好的嘛,况且,现在距离九月初一,还有一个多月,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貂蝉哽咽着点点头。

    等到貂蝉情绪稳定了,李牧在貂蝉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放开貂蝉,向众人道了别,转身跨上赤龙离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