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二十五章 赵云樊娟

    李牧看着赵云,笑着说道:“子龙,以后在赵大哥面前,不必喊我‘大哥’。毕竟两个大哥都不好回话。”赵云点点头,说道:“大哥考虑周详,子龙记下了。”

    李牧看着这煎药时间差不多了,说道:“我们去看看,大嫂将药煎的怎么样了?”赵云回道:“也好,早些让大哥服下,大哥也许会,早些醒来。”

    刘璃看着李牧和赵云走过来,起身说道:“定国,我看这药的时辰到了,已经将药盛到碗里了,我这就端给阿风。”李牧回道:“一起进去吧,我也好看看赵大哥。”

    进了屋,赵云轻轻的将赵风抱起来,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刘璃小心翼翼的,用木勺把药一勺一勺的喂给赵风。值得庆幸的是,喂药的中途,赵风没再咳嗽。将赵风放在床上之后,刘璃见快到中午了,便起身准备去做饭。

    就在此时,屋外一道银铃般的女音传来,“璃姐姐,阿云,你们在家吗?”李牧看了赵云一眼,发现赵云脸色微红,心下明白,看来是赵云相好的姑娘。

    刘璃见赵云杵在那儿也不答话,连忙出门将那姑娘拉了进来。却说那姑娘进了屋,刚想往赵云身旁走,见李牧盯着她看,脸色一红,低着头,捏着裙摆,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李牧心道,这姑娘年龄应该比貂蝉的年龄小一点,生的温婉端庄,样貌秀丽,身材婀娜,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与赵云倒是很般配。为何子龙对这姑娘有些冷淡?

    刘璃见气氛有点尴尬,连忙说道:“定国,这是樊娟樊小姐,是村西头樊员外家的小姐。阿娟,你面前这位是子龙刚结拜的义兄,他叫李牧李定国。”

    李牧听到眼前这姑娘叫樊娟,不由低下头思忖着:樊娟,那不就是赵范的嫂子么,现在跟子龙倒是走得近,难道历史轨迹真的因为自己改变了?

    只见樊娟上前一步,对着李牧施了一礼,说道:“小女子樊娟,见过李大哥。”赵云见李牧正在发愣,走上前轻推了李牧一把,低声说道:“大哥,樊姑娘向你问好呢。”

    李牧瞬间回过神来,还了一礼,干咳一声,笑着说道:“樊姑娘,不必多礼。”随即,樊娟退后一步,走到刘璃身旁站下。

    李牧看着赵云,笑着问道:“子龙,不知道赵家村上,有没有一个叫赵范的人,年龄应该和赵大哥差不多,应该不会武功。”赵云回道:“大哥,你怎么知道有赵范这个人?他确实和我兄长年岁相差不大,也不会武功。”

    李牧干笑一声,说道:“我在打听你的时候知道的,也就今天才知道。不知道这赵范的家境怎么样?”赵云诧异着,大哥这是怎么了,怎么老打听赵范。随即,赵云还是回道:“赵范是我们赵家村家境最好的了,平时都不跟我们来往的,赵范父母早些年去世了,赵范还有一个大哥。”

    李牧点了点头,心道,倒不如我来诈一下樊娟,看她和子龙还有那赵范的哥哥有没有关系。李牧看着樊娟笑着说道:“樊姑娘,我冒昧的问一句。不知道你有没有许配人家?或者你心中有没有中意的人?我在并州还有个兄弟,他样貌俊郎,文武双全,也是当世之英雄豪杰。”

    只见樊娟满脸绯红,柔声说道:“多谢李大哥抬爱,樊娟心里已有中意的人了,他也是个样貌俊郎,文武双全的大英雄。”

    李牧看了赵云一眼,见赵云脸色更红了,笑着说道:“在这常山郡,像樊姑娘所说的人,那只有一个,那便是我的义弟赵云。不知道樊姑娘心中的这人是不是呢?”

    樊娟早已羞得满脸通红,侧了侧身,低着头,捏着裙摆,不再答话。只见,刘璃神色凝重的说道:“都怪我和阿风没本事,不能尽到长嫂长兄的责任,不能为子龙娶得一位妻子。樊员外要求高,我们一家人也无能为力。”

    赵云连忙说道:“嫂嫂,何故自责。你和大哥供我吃穿,供我学武,此般恩情,子龙一生也难报万一。况且,大丈夫当建功立业,怎能顾虑儿女情长。”

    李牧知道,这赵云和樊娟也是钟情彼此。赵云这么说,不过是不想让刘璃自责罢了。不知道这樊员外的要求是什么呢?李牧看着刘璃,笑着说道:“大嫂,不知道这樊员外的要求是什么?”

    刘璃犹豫了一下,说道:“定国,樊员说只要给十万钱,就把樊姑娘嫁给子龙。”

    李牧听了,朗声笑着说道:“十万钱是吧,此事简单,我在中山无极甄家正好存了些钱。等赵大哥病情稳定了,我就取来给樊员外。”

    刘璃心下一怔,刚要开口拒绝。只见,赵云站起身来,看着李牧神色凝重的说道:“大哥,此事万万不可,大丈夫何患无妻,前汉霍嫖姚曾言‘匈奴未灭,何以为家’。子龙已经决定随大哥驰骋疆场,建立功业,儿女情长,子龙早已放下了。”

    赵云话音刚落,只见樊娟身子一颤,眼中早已蓄满了泪水,回头看了一眼赵云,见赵云那决绝的神情,不由得黯然伤神。

    李牧在心里叹道:子龙万事皆以大局为重,此乃将帅之才也。他日,赵云必将名动天下,震撼群雄。

    李牧看着赵云,正色道:“子龙,我且问你,你当真对樊姑娘再无半点情意?你可敢看着樊姑娘,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只见,赵云几次想抬步走到樊娟身旁,几次想开口说话,又生生的把话咽下去。

    李牧见赵云这般模样,就知道,赵云是不想让自己为难。李牧笑着说道:“子龙,你我乃结义兄弟,自当同甘共苦。况且,我看得出来,你和樊姑娘两情相悦,又这般般配。大哥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劳燕分飞。钱财乃身外之物,要用,就应该用在该用的地方。此事,我意已决。就等赵大哥病情稳定了,我去中山无极甄家拿钱。”

    赵云见李牧如此坚持,也不好再说拒绝的话。刘璃在嘴边的话,也只好咽了下去。樊娟倒是一脸欣喜,一来赵云对她的情意未变分毫,二来现在也有钱打发她爹爹了。

    刘璃见刚才又耽误了半个多时辰,赶紧拉着樊娟去做饭了。

    约莫两刻钟,几样简单的饭菜就摆到了桌上,大家分宾主坐下,就在大家正吃的欢的时候。一声微弱的声音,从床上传来。刘璃立马放下碗筷,跑到床边坐下,哽咽道:“阿风,你醒过来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只见,赵风虚弱的说道:“阿璃,我没事,别哭了,给我一口水。”刘璃立马起身去端水。

    李牧快步走到床边,但见赵风面色有点好转,赶紧又给赵风把把脉。笑着说道:“看来第一副药起作用了,赵大哥性命无忧了。”赵云,刘璃,樊娟听了,皆是一脸欣喜。赵云赶忙小心翼翼的将赵风扶起来,刘璃给赵风喂了几口水。赵云刚把赵风放倒在床上,赵风又睡了过去。

    刘璃见赵风昏睡过去,哽咽道:“定国,阿风他又昏过去了,现在怎么办?”

    李牧笑着说道:“大嫂,切莫担心,赵大哥身体虚弱,这是正常反应。等他晚上醒来的时候,就不会这般虚弱了,也可以给他喂少量的米汤。”

    众人这才安下心来,盼望着赵风再次醒过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