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二十六章 巅峰对决

    李牧见外面日头正大,此刻正是人乏马困的时候。想着这是赵风和刘璃的屋子,刘璃和樊娟又有些私房话要说,便和赵云走出了屋外。

    李牧刚走到屋外只见,赤龙看着他,嘶叫着,打着响鼻。赤龙的旁边拴着一匹白马,通体雪白无杂毛。

    李牧和赵云走到院门外,赵云绕着赤龙走了一圈,笑着说道:“大哥,此马真乃绝世神驹。我原以为,我的白龙已经是这世间少有的宝驹了,没想到和大哥的神驹相比,还是差了点。”

    李牧仔细端详了一会白龙,笑着说道:“子龙,谬赞了,我看这白龙也是绝世神驹。”李牧话音刚落,两人对视一眼,朗声笑起来。二人又给赤龙和白龙填了些草料和水。

    李牧从赤龙的身上,解下破虏枪和游龙剑,准备拿到屋子里,以免被人盗了去。赵云看着李牧手中兵器,笑着说道:“大哥,你莫非是天上的神仙下凡的,你这枪和剑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神兵啊。”李牧笑着说道:“子龙,这枪叫‘破虏’,这剑叫‘游龙’。这两件兵器确实是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若是时机成熟,我会告诉你这其中的故事的。”

    赵云笑着说道:“好。大哥我能看下这两件兵器吗?”

    李牧笑着说道:“当然可以。”

    赵云将破虏枪拿到手里,从枪头到枪缨再到枪杆都婆娑了一遍,然后开始挥舞起来,只见赵云周身的枪影,若舞梨花,又似飘雪,端的是好枪法。赵云舞完之后,将破虏枪递给李牧,连连称赞道:“大哥,这破虏枪真乃绝世神兵。”

    李牧笑着说道:“我当手持破虏,扫平天下狼烟,不会埋没了它。”

    赵云又拿过游龙剑,看到剑柄上刻着‘游龙一出’‘万剑臣服’,直觉得阵阵杀气传来。赵云猛的将游龙剑从剑鞘中拔出来,直觉得一股剑气磅礴而出,一阵低亢雄浑的龙吟声传来,赵云心下一惊。赵云强忍着阵阵杀气和那磅礴而出的剑气,看到剑身两侧刻着‘护佑华夏’,‘威武不屈’。赵云心下知道,这游龙剑是一柄王者之剑,是认主人的。除了主人,其他人都驾驭不了它。

    赵云将游龙剑放回剑鞘中,语气敬重的说道:“大哥,这游龙剑杀气好重。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它应该是一柄王者之剑,它会认主人的,我自负有些勇力,但是完全驾驭不了这游龙剑。”

    李牧笑着说道:“子龙,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如今游龙剑已经认可了我这个主人,我必然不会让它失望。”

    赵云点点头,心道:既然游龙是王者之剑,那大哥必定是王者之人,一柄宝剑尚且能挑选出它的主人,他赵云果然没有跟错人。

    晚上吃饭的时候,赵风果然醒了过来,脸上已经能看到明显的血色了。李牧又给赵风把了把脉,告诉赵云和刘璃,脉象正在趋于平稳,二人自然是一阵欣喜。刘璃又给赵风喂了半碗米汤,还陪赵风说了会话。赵风这次醒了一个时辰,才慢慢睡去。大家都知道,这一夜将是赵风最关键的时刻,谁也不愿去休息,一直等到卯时,见赵风没有异样,三人各自休息了会。

    李牧和赵云皆是习武之人,一个时辰便可以恢复体力。李牧见赵云要出去练枪,笑着说道:“子龙,昨天我看了你的枪法,自知你是用枪高手,我想和子龙对练一下枪法,也好知道我的极限在什么地方?”

    赵云笑着说道:“大哥所言甚是,所有的武技都没有完美无瑕的,只有不懈的精益求精!”

    二人来到院中,站定,互施一礼。

    李牧说道:“子龙,请。”

    赵云回道:“大哥,当心了”

    赵云话音刚落,便提枪直刺,李牧持枪相接,两枪相撞的瞬间,二人同时觉得,对方似有千斤之力。二人自然不敢怠慢,皆使出十成功力。只见,赵云手中的龙胆枪,婉若游龙,翩似惊鸿,无数枪影纷纷如飘雪,点点似梨落,直将李牧包围的密不透风。李牧毫无惧色,手中破虏枪,上下翻飞,前据后挡,浑身两尺之内,有如打伞相罩。赵云才攻破一处,李牧瞬间又将赵云压迫回去。终于,三百回合之后,李牧大吼一道:“子龙,当心了!”只见,李牧手中的破虏枪,如怒龙出海,快如闪电,又似和风细雨,连绵不绝。赵云只觉得无数枪影飞向周身,暗道一声不好,连忙退后三步,用尽全力,刺向那枪影的中心,李牧却暗道一声好,瞬间收回破虏枪,在赵云来不及收枪时,李牧用尽全力拍开龙胆枪,只见破虏直直刺向赵云的左胸。

    只见,赵云并无半点沮丧之色,朗声笑道:“大哥,痛快啊,我好久没这么痛快的一战了,上次还是一年前,我离开封龙山的时候,和我师傅童老先生的那一战。难怪师傅常说,百鸟朝凤枪法被破的时候,就是新枪法诞生的时候。”

    李牧心下思忖道:难怪赵云会在百鸟朝凤枪法的基础上,创出七探蛇盘枪法,像赵云这样的武学奇才,永远都在进步,都在创新。李牧笑着说道:“子龙,百鸟朝凤枪法虽然已经趋于完美,但正如你所说的,没有完美无瑕的武技,只有不断的精益求精。我觉得你可以在百鸟朝凤枪法的基础上创出七探蛇盘枪法。”

    赵云一脸欣喜的问道:“大哥,你快说说,你的理解。”

    李牧笑着说道:“这具体细节还要你来参悟,我给你说几点我的理解。”

    一连五天,赵风的病情越来越好转,刘璃和赵云悬着的心慢慢落到心窝里。这五天李牧和赵云除了看一会赵风,不是在研究枪法就是探讨兵法。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天时间,李牧和赵云直觉得两人的枪法又有了精进,对兵法的理解更加深邃。李牧特意把兵法一十三篇默写出来,交给赵云学习,也好让二人共同研究。

    第六天卯时刚过,李牧和赵云二人正在院子里对练枪法。只见,刘璃一脸欣喜的跑出来,喊道:“子龙,定国,你们快来看,阿风可以下床了。”二人扔下手中的兵器,几步便奔到屋里。只见赵风一个人扶着墙,慢慢往前走着。

    赵云走过去,将赵风扶着坐到枰上,笑着说道:“大哥,你终于要恢复了,你不知道这些天,都快吓死我们了。”

    赵风轻声说道:“子龙,让你和阿璃担心了。你一定要好好谢谢定国,定国虽然是你义兄,但是人情不可混为一谈。”

    不等赵云回话,李牧笑着说道:“赵大哥,我与子龙义结金兰,他的兄长自然是我的兄长,帮助自己的兄长,份当所为的事,又何谈感谢!”

    赵风笑了笑,轻声说道:“定国,那你就接受我的一拜,我心里也好受些。”

    李牧正色道:“赵大哥,你太见外了,你这不是折煞兄弟我吗?要是,赵大哥你真要感谢我,那就尽快养好身体。子龙那件事,你说给赵大哥听吧。”

    赵云看着赵风和刘璃,神色严肃的说道:“兄长,嫂嫂,我已经答应定国兄,要随他驰骋疆场了。正好这段时间,朝廷在招兵,准备用兵塞外,我准备和定国兄一同前去雁门投军,建立功业。”

    赵风点了点头,说道:“子龙,去吧,大哥我支持你。有朝一日,我也会去投军,我今年才二十一,建立功业还是有机会的。不要挂念我和你嫂嫂,定国不说了嘛,我再有十天左右,就可以生龙活虎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

    赵云回道:“朝廷说在九月初一之前到达雁门报道,我看我就八月二十三动身,顺便去并州拜访一下义兄未过门的妻子。”

    刘璃神色忧虑的说道:“子龙,战场上刀剑无眼,你千万要注意了。”

    赵云笑着说道:“嫂嫂,不要替我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只见,李牧从挎包中拿出八千钱放到桌子上,赵风夫妻和赵云皆是一顿。赵云说道:“义兄,你这是…”

    李牧笑着说道:“我刚才给赵大哥把了脉,脉象已经正常了,之所以还有点虚弱,是因为这几天只能吃米汤和稀饭。从明天开始,赵大哥就要用食疗调理身体了,要多吃菜多吃肉。子龙过不了几天就要投军,赵大哥还不能干太重的活,大嫂又得照顾赵大哥,这点钱,就当是我这个做义兄的一点心意。你们若是推辞,就是拿我当外人。”

    三人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将钱收下。

    李牧笑着说道:“既然赵大哥病情稳定了,我明天早上便去中山无极县甄家,快则一天,慢则两天,就会回来了。不知道咱们这儿距离无极县有多远?”

    赵云回道:“二十多里路,义兄,明天你出了村口,沿着东边的那条路,一直走就到了。”

    这一天,李牧和赵云,除了陪赵风说会话,又开始琢磨枪法,探讨兵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