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二十七章 甄宓倾心

    第二天,天色微亮,李牧吃了早饭,辞别了赵云、赵风夫妻,骑着赤龙,只带了游龙剑,一路朝中山无极赶去。

    李牧走了约莫两刻钟过些,就来到了中山无极县。李牧经过一番打听,便牵着赤龙,来到甄府。李牧打量了一番甄府,这甄府修的奢华而又不张扬。想必这甄家拿事的,也是个有学问的人。

    就在李牧思忖着的时候,只见一门仆走上前来,恭敬道:“不知道壮士怎么称呼,小人也好通报一声。”

    李牧笑着说道:“那就麻烦你了,你就说,并州代县李牧求见。”

    那门仆听了,给李牧施了一礼,便转身小跑着进了大门。

    此时,甄府前院中,一红衣女子,正轻移莲步去往大厅。那女子见门仆从大门处小跑着进来了,问道:“王五,你这急急忙忙的干什么去?”王五恭声回道:“五小姐,门外有个自称是并州代县李牧的壮士,要见老爷。”

    那红衣女子,心下一顿,连忙问道:“那壮士是并州代县来的?他叫李牧?”王五赶忙回道:“五小姐,那壮士,确实是这么说的。”那红衣女子说道:“我知道了,你快去给爹爹通报吧。”

    王五离开以后,那红衣女子轻提裙摆,朝着后院跑去。

    李牧等了一小会儿,只见四个男子在那门仆的指引下,从甄府走出来。一位年岁约莫四十一二,慈眉善目的中年男人走在前面。他的身后跟着三个年轻人,李牧认得甄豫,甄俨。心下便知,这中年男人,应该就是甄豫他们的父亲甄逸。那个后面十七八岁的少年应该是甄豫的三弟甄尧。

    只见,在四人距离李牧还有三四步的时候。甄豫快步上前走到李牧跟前,笑着说道:“李兄大驾光临,令寒舍蓬荜生辉。”

    李牧笑着说道:“多日不见,甄大公子倒是学会打趣我李牧了。”话音刚落,只见,两人相视一笑。

    甄豫指着身后的三人,笑着说道:“李兄,这位是家父,甄俨你见过了,这位是我三弟甄尧,和你年岁差不多,也喜欢舞刀弄枪的。”

    李牧笑着点点头,上前一步,朝着甄逸施了一礼,笑着问道:“李牧见过甄老爷,叨扰了。”李牧又向甄俨和甄尧施了一礼。

    甄逸看着李牧,不住地点头,笑着说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李壮士一表人才,端的是一位少年英雄。李壮士,快快里边请。”

    李牧笑着说道:“甄老爷谬赞了。甄老爷,请!”

    甄逸和李牧走在前面,甄豫,甄俨还有甄尧走在后面,一行人进了甄府大门,朝大厅走去。

    却说,那红衣女子,小跑着到了后院,来不及歇口气,就跑向前面的一个凉亭。

    只见,那凉亭中,坐着一个年岁约莫四十的端庄妇人,还有四个年岁相差不大的妙龄女子。这五人中,那端庄妇人,正是甄逸的结发妻子张氏。其余四个妙龄女子正是甄逸和张氏的四个女儿,甄姜,甄脱,甄道,甄荣。而那红衣女子,便是甄逸和张氏的小女儿,甄宓。

    张氏突然看到甄宓跑过来,面色严肃的说道:“宓儿,娘给你说了多少遍了,一个姑娘家,要有淑女样子,你看你现在的样子,成何体统?”

    甄宓顿时停下脚步,低下头做了个鬼脸,回道:“娘亲,宓儿知错了,下次不敢了。”只见,凉亭中,甄姜四人皆是掩嘴偷笑着。

    张氏转身看了一眼甄姜那四人,甄姜四人连忙低下头。张氏看着甄宓,柔声说道:“宓儿,你不是给你爹爹请安了么,怎么慌慌张张的跑来了,难道是你爹的腿…”

    甄宓连忙说道:“爹爹好着呢,就是,就是家里来了一位客人。”

    张氏笑着柔声说道:“家里来客人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难不成,是来咱们甄家闹事的?你给娘说清楚,究竟是什么样的客人?”

    甄宓支支吾吾的说道:“娘亲,就是前些日子,大哥和二哥给咱们说了的,那个并州打虎英雄,给爹爹赠药的人。”

    还不等张氏回话,只见甄姜四人快步走到甄宓身旁,甄姜笑着问道:“宓儿,那客人你见到了么?他是不是真像大哥二哥说的那般丰神俊朗?”

    张氏轻叱一声,说道:“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也不嫌害臊。”

    甄宓上前一步,一双玉手拉着张氏的手,摇晃着,撒娇道:“娘亲,您就让宓儿和四位姐姐去看一看吧,我们就躲在大厅后面的后堂里。”

    张氏见五个女儿皆是神情向往的样子,柔声说道:“那娘和你们一同去,你们几个记得不许出声。”甄宓五人自然是满口应允。

    李牧和甄逸几人进了大厅,分宾主坐下。不一会儿,就有茶点端了上来。甄逸站起来笑着说道:“老朽多谢小英雄仗义赠药,请受老朽一拜。”

    李牧连忙起身,扶住甄逸,笑着说道:“些许小事,甄老爷不必客气。况且,李牧也是被两位公子的孝心感动,尽点绵薄之力罢了。不知道,甄老爷,那药管不管用?”

    甄逸笑着说道:“管用,特别管用,老朽里服外用了没几天,双腿筋骨灵便自如,现在啊,这双腿早都痊愈了。这中山国大大小小的郎中,都说这用药之人,必是神医下凡。”

    李牧回道:“世人谬赞了,能管用就好,我李牧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李牧和甄逸重新落座。甄逸笑着说道:“老朽做过上蔡令,因为这双腿,前年便辞官回家了。老朽不敢说阅人无数,也是对这相面,略知一二。老朽看李壮士面相不凡,想必,胸中定有大志吧?”

    李牧笑着说道:“甄老爷过誉了,李牧不过一介布衣,乡野莽夫罢了,何谈胸怀大志!李牧只求娶一贤惠妻子,做一平常百姓,也就知足了。”

    甄逸笑着说道:“李壮士,何必妄自菲薄。以老朽看,李壮士前程不可估量,他日必有一番作为。”

    甄逸见李牧只是笑着不答话,又说道:“老朽,愿与李壮士做一笔买卖,不知李壮士意下如何?”

    李牧正色道:“甄老爷请说,李牧愿闻其详。”

    甄逸面色忧虑的说道:“我中山无极甄家,虽然家族庞大,但像李壮士这样的年轻一辈,可堪大用的后生,却无一人。”

    李牧笑着说道:“甄老爷过谦了,以李牧看,甄家三位公子,皆是当世俊杰,李牧只能望其项背耳!”

    甄逸摇摇头说道:“知子莫若父,甄豫做生意倒是可堪一用。甄俨不过一县之才。甄尧粗通武技,一校之才。”

    甄逸见李牧不说话,又说道:“如今朝堂之内党争愈演愈烈,田野之间民不聊生。若无王佐之才,辅佐庙堂,天下恐不太平啊!”

    李牧心下思忖道:这甄逸真的是不简单,这眼光还真是长远。随即,李牧面色严肃的说道:“甄老爷,慎言!我看这大汉的天下,稳若泰山,固若金汤。”

    甄逸笑着说道:“恐怕,李壮士把这天下看的比老朽要清楚多了。甄家略有家底,老朽在朝堂也有一点门道,老朽愿意全力相助李壮士。有朝一日,李壮士若功业有成,还请照拂甄家的老老少少。这就是老朽和李壮士的买卖。”

    李牧心中思忖道:我原本想着,并州赠药,让甄家欠我人情,也好日后开口帮忙,没想到这甄逸居然投出了这么大的橄榄枝。

    李牧当即站起身来,朝着甄逸,施了一礼,正色道:“甄老爷,请恕先前李牧不能以实相告!以李牧看,三年之后,天下将变,群雄并起,民不聊生,苦不堪言!大丈夫行于世间,当胸怀远志,立地而行,尽己所能,上报社稷,下安黎民。李牧不才,愿驰骋疆场,建不世之功业。以身犯险,不负天下万民所托。我李牧愿同甄老爷做这笔买卖。”

    李牧话音刚落,甄逸抚掌大笑道:“好,好,好!老朽果然没有看错。甄家有救矣!老朽敢问李壮士眼下打算?”

    李牧笑着说道:“李牧不日将前去雁门投军,建些功业。天下有变,定当应势而起。”

    甄逸笑着说道:“不错,那老朽预祝李壮士,此去马到成功,凯旋归来!不知道,李壮士在何处安身?”

    李牧知道,甄逸这是在问自己的家庭背景,随即回道:“我乃凉州武威郡人,姓李名牧,字定国。家中也是孤身一人。数月前,游历并州,眼下借宿在代县饮马村。”

    甄逸心下思忖道:‘定国’安邦定国,不错,这表字取的好!身世坎坷了点,英雄不问出处嘛。随即,甄逸笑着说道:“不知道,定国可曾婚娶?老朽膝下有五个闺女,皆已及笄,也是贤良淑德,样貌端庄之女子。若定国有意,可从中挑选一个。”

    李牧起身,施了一礼,正色道:“李牧多谢甄老爷抬爱,李牧虽未曾婚娶,但并州已有一房未过门的妻子。李牧与她,家世相当,伉俪情深!”

    甄逸笑着说道:“大丈夫三妻四妾,寻常之事。若定国娶了甄家闺女,让并州那女娃儿做妾便是,实在不行,做一平妻也行。”

    李牧面色微沉,正色道:“我与貂蝉相识相知,一路相扶,生死与共,感情甚笃!不管我李牧以后会不会再娶妻纳妾,不管娶的是皇亲国戚还是富贾千金,貂蝉都会是我李牧的正妻。还请甄老爷,恕李牧的不识抬举!”

    只见,甄逸脸上并无半点介意之色,朗声笑道:“定国,真丈夫也!糟糠之妻不下堂,有情有义!真英雄也!老朽果然没有看错。唉!只可惜,甄家闺女福薄!”

    李牧笑着说道:“甄老爷不必忧心,天下英雄豪杰何其多。甄家女儿贤良淑德,国色天香,必能觅得佳偶!”

    突然,一道婉转若黄莺般的女音传来,“那李公子,你为何不娶甄家女儿?”

    李牧转头看时,只见是一位约莫十五六,身着红色留仙裙,身材婀娜的妙龄女子。只见那女子面若桃花,肤若凝脂,一对柳叶眉,一双杏核眼,鼻若瑶琼,樱桃小嘴点点红,肩若削成,腰若约素。端的是倾国倾城的美人!就连见过三国第一美人貂蝉的李牧,有几个瞬间,也被惊艳到了。

    却说,甄宓五姐妹和张氏来到大厅后堂的时候,正好是甄逸和李牧刚进大厅的时候。

    正好李牧站起来扶甄逸的时候,甄宓可以看到李牧的样貌身材。甄宓看了一眼李牧,只见这打虎英雄,身材高大挺拔,面若冠玉,目若朗星,鼻若悬胆,唇若涂朱,两道剑眉直插入鬓,眉宇间正气凛然,端的是丰神俊朗,英武不凡。

    甄宓久在深闺,何曾见过这般英武不凡而又有英雄气概的年轻男子,直觉得心如小鹿乱撞,满脸绯红,恰似小女儿家见到情郎的样子,甄宓心下已是倾慕李牧。

    当甄宓听到,李牧豪气干云,雄心壮志的时候。便已经倾心李牧。

    当甄宓听到,李牧权势不能移其志,富贵不能动其心,糟糠之妻不下堂的时候,虽然有点遗憾,但一想到李牧对那位貂蝉姐姐的情深义重,甄宓早已倾情李牧。

    甄宓心道:像李牧这样胸怀大志,有情有义的男子,若能嫁给他,做妻也好,做妾也罢,她都甘之如饴。甄宓知道,若是错过了李牧,其他男子都将入不了眼,更何况入心?

    当甄宓听到,李牧说天下英雄豪杰何其多,甄家女儿必能觅得佳偶的时候。直觉得心下一片苦楚,一片幽怨。李牧,你知道吗?甄宓想要嫁给你,做妻做妾,都甘之如饴。

    当下,甄宓也顾不得淑女不淑女,轻移莲步,走出后堂。这才有了那一声婉转如黄莺般的女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